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全球化只剩最后一口气

文 / admin2016-11-22 16:15

特朗普的当选是否意味全球化已经死亡?还是说这被极大地夸大了?如果全球化只是局部出了问题,而不是绝症,我们......

特朗普的当选是否意味全球化已经死亡?还是说这被极大地夸大了?如果全球化只是局部出了问题,而不是绝症,我们应该担心吗?它会使贸易增长下降多少?

即使特朗普没有当选,全球贸易增长也会放缓。贸易增长在2016年一季度已经相当平缓,贸易增长在二季度更是下跌了近1%。这延续了此前的一个趋势:自2010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长已每年大概2%的速度增长。而全球商品和服务每年增长速度超过3%,这意味着贸易占据GDP的比例正在缩小,逆转了前些年稳步增长的态势。

全球化的专家认为,这令人不安的轨迹说明,贸易保护主义的复苏。这体现在对于TPP和TTIP的广泛反对中,也反映在最近特朗普的胜选中。这意味着开放和专业化的优势都被浪费了。

经济学的因果关系总是扑朔迷离的,但在这里却是明确的。目前为止,贸易增长放缓是GDP增速放缓的结果。

这在投资支出上是尤其明显的。投资支出在金融危机中快速下滑。投资支出是与贸易密切相关的,因为许多国家不成比例地依赖着少部分厂商,如德国依赖着技术精密的资本品。

而且,贸易增长放缓反映了中国经济减速。在2011年以前,中国以两位数增速增长,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增长还要更快。中国的增长如今已经放缓了三分之一,导致中国贸易放缓。

受益于占据了全球总额1/5的人口,中国的增长奇迹是上世纪后25年以来,最重要的经济事件。但这可能只会发生一次。如今,中国的赶超阶段已经过去了,全球贸易增长引擎将会放慢。

贸易增长的另一个引擎是全球供应链,贸易部分得益于运输成本的降低,这反映了集装箱化和相关物流的发展。但运输的效率提高不太可能快于被运输的货物的生产的提高。

所以我们应该担心,贸易增长更加缓慢吗?是的,但这一担心就像是医生对于发烧病人的担心。发烧不太可能威胁生命,它是人目前身体状况的一个反应。对于全球贸易增长而言,这样的状况就是全球经济放缓,也被称为所谓的滞涨。这受到投资放缓影响,并反过来反映了金融问题和政策不确定性。

这才是现在的状况。贸易协议如TTP和TTIP(遇到的阻力)只是间接地反映了这个问题。通过政府基建增加支出,来直接促进投资和增长,才是问题所在。但是特朗普管理层和美国国会是否会设计和执行高效的基建投资还是一个问题。

政治共识对于促进增长的政策是需要的,这样投资才不会因政治争斗而停滞。但这能够在特朗普政府下实现是另外一个问题。

金融资本的跨境流出更引入注目。总资本流动不只是增长得更慢了,它相对于2009年的绝对水平有了很大下降。但这并不足以令人担忧。事实上,这大部分反映的是跨境银行借贷的下降。外国直接投资,还是保持在危机前的水平,股票和债券市场的跨境流动也是这样。

这一区别反映了监管问题。跨境银行贷款风险较大,监管机构限制银行的国际业务。因此,很多银行都缩减了他们的跨境业务。不过,相比于将其视为一个担忧,我们或者更应将其视为一个再保障,因为这使得国际金融风险最高的形式被限制在更加稳定和有效的外国投资中。

我们现在面临着美国政府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回到此前的金融改革前的环境中的问题。金融监管的减少,或有利于于国际资本流动的复苏。但是我们要清楚我们想要的是什么。

下一篇:绵石投资披露终止万达借壳后一字涨停 万达称纯 上一篇:若特朗普税改方案获批 2017年美企回购规模或创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