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坚定看多大宗商品 真正的原因在这里

文 / admin2016-11-22 16:17

程定华,人称股市白巫师,如今也加入了唱多大宗商品的行列。 这位常春藤基金经理之前是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程定华,人称“股市白巫师”,如今也加入了唱多大宗商品的行列。

这位常春藤基金经理之前是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因多次准确预判A股拐点而名声大噪,包括2008年看多、2009年看多、2010年看空,人送外号“股市白巫师”。

程定华近日在上海社科院金融开放论坛上发表时旗帜鲜明地表达了看多大宗商品的立场:(以下阴影部分内容为程的演讲,文字来自于公众微信号“市场观察家”)

在供给端通过周期自身的力量,中国产能过剩问题已得到很大改善,是这一轮大宗商品暴涨的主要原因。

但由于需求端目前还不知道新的需求点,所以,大宗商品未来的上涨,时间上会比市场预测的更长一些,但最终的涨幅又比大家期待的又小一些。

商品上涨的四个核心疑问

这波商品强劲上涨出人意料。即使三大期货交易所频频提高交易手续费,国家发改委甚至一周数次召开紧急会议试图遏制价格飞涨,但并未有效阻止期货市场的疯狂。这是为何呢?

对此,市场主流解释主要有货币超发等四种。然而,程定华并不赞同。

货币超发说——

2011年到2015年,大宗价格跌了有三分之二,那个时候货币超发比现在更严重,因为11年、12年、13年、14年、15年,按大家的标准都算货币超发,那为什么之前差不多连跌了有5年的时间?

汇率压制说——

一般美元强势的时候大宗商品会不行。但今年美元大概是最近20年最强势的货币,美元没有什么时候比今年更强。但是大宗比今年的美元更强,大宗今年涨幅远远超过了美元,所以这跟我们的想象是不一样的。

避险说——

今年贵金属涨幅非常非常小,黄金大概从去年的最低点到现在涨了20%不到,煤炭的涨幅大概是黄金的5倍。如果要避险,为什么不买黄金而要买煤炭?

供给侧改革说——

大宗涨价其实跟这个关系不是特别大。因为如果只是讲供给侧改革,那么理论上说应该是煤炭和钢铁涨,别的不是供给侧改革主攻领域的品种就不该涨。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今年大宗价格的平均涨幅在30%左右,上涨的品种范围非常广泛,比如棉花和白糖,PVC、烧碱、纯碱,没有供给侧改革,它照样涨得很好。

所以,程定华认为,供给端的变化不完全来自于国家供给侧改革这样的一个变化,一定是有它背后的一些原因。那么来源于什么呢?

主要来源于周期的力量,是来自于一个自然的力量。

而“所谓周期的力量,自然的力量”,程定华将其指向了过剩产能,并提出了与公众认知不太一样的产能过剩,即“实际有效的产能远比想象的少”:

实际的情况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在微观这个层次里面实际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你以为还有很多公司在里面、还有过剩的产能,但其实它没有那么多,因为在过去三四年里,他们都死掉了。

为何商品涨幅这么大?

那么,又该如何理解幅度惊人的上涨呢?程定华认为,主要是行业集中度提高了:

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所有的传统行业都在出现行业集中度的上升,行业集中度上升的速度极其得快。也就是说,在很多的产业里面,它实际有效的产能也就只有排在前10名的公司了,排在前10名以后的公司虽然它还有产能,但它已经不怎么生产了,所以在我们很多的传统产业领域,产能过剩的情况没有大家想象地那么严重。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同时固定资产投资,特别是私人投资出现了崩溃式的下跌。

在所有民营企业为主的传统制造业里面,都出现了我所说的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只有排在前10名、前20名的产能才是实际有效的,所以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的一个过剩在那个地方。

行业集中度提高……就是今年大宗价格在没有任何需求的刺激下,独自能够大幅上涨的原因。

程定华还强调:

宏观的很多问题是和中观、微观相关联的,但如果你没有搞清楚微观和中观领域发生的变化,然后就去判断宏观领域的一个问题的话,有时候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偏差。

微观层面的向好迹象

此时,新的问题来了:大宗商品价格已经涨了这么多,为什么产能不恢复?程定华认为:

大宗价格跌了5年,它破坏掉了绝大多数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现在整个大宗的价格才刚开始涨,距离他们资产负债表修复还很远,这就是为什么对于大企业来说,他们不愿意扩产能,就是因为它没有修复资产负债表,原来的窟窿没有填好,所以它不愿意做这个事情。对于小企业来说,在过去四五年里,实际上已经失去了生产能力。如果现在想重新开始,根本就不会有人借钱给你。所以小企业现在也没办法去恢复产能。

在程定华看来,中国的微观层面出现了一些好的现象,这会带动大宗商品行情:

当行业集中度提高了,当小的企业死掉了,你突然发现上市公司的企业盈利都出现了巨大的好转,所以今年8、9月份以来你看传统行业公司,工程机械也好,煤炭也好,造纸也好,全是出现了排名靠前的企业的盈利水平出现了很大的好转,这个我认为是一个很大的改善。

我对整个产能过剩的判断是,在需求没有明显变化下,中国的整个产能过剩要不了两三年就会彻底解决掉,所以它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大的问题。

总体而言,在供给端通过周期自身的力量,产能过剩问题在中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需求端目前还不知道新的需求点在哪里,所以对大宗商品的看法,我认为会维持比大家想象得更长一点的时间,它最终的调整也比大家想象得要小。

下一篇:不到1成的人,掌控着世界上50%的财产 上一篇:央行可能在12月上演人民币“冬季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