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余永定表示,是时候减少人民币干预

文 / 维胜金融2016-12-09 14:22

在 特朗普 尚未就任美国总统之前,是中国放弃干预 人民币汇率 的好时机。社科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 近日对财新记者表......

“在特朗普尚未就任美国总统之前,是中国放弃干预人民币汇率的好时机。”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近日对财新记者表示,市场对特朗普政府积极财政政策的预期已经让美元升了很多,短期内是否还会进一步升值很难说。市场总是要“在现实发展的曲线之前”(ahead of curve),会预先价入(price in)对未来政策的观察、预期。但人民币贬值压力进一步上升的概率应该更高些。

  在余永定看来,等特朗普上台后,不出两个月,美国的年度债务上限时点又将在3月到来。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计划,乃至说的话的力度,都很可能比现在软一点。此外,美国政府也缺乏类似中国政府雷厉风行、说干就干的能力,政策无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制定,对市场和美元走势产生新一轮影响。但中国以不能这种可能的存在来安慰自己。

  特朗普扬言要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但美国财政部反对中国操纵汇率这种说法。余永定认为,美国有经济常识的精英集团其实希望中国控制人民币贬值幅度(或者说“操纵汇率”),以期不对美国出口造成负面影响。如果中国顺水推舟,基本放弃对人民币汇率的干预,让人民币市场供求决定人民币汇率,特朗普还能说中国操纵汇率吗?“我倒是担心,特朗普上台后突然改口,要求中国操纵外汇市场,不让人民币贬值。”

  他说,日本从1995年夏季到1998年8月,日元兑美元汇率由80:1贬值至145:1的水平;本世纪初又曾大幅度贬值。日本方面强调是该国资本外流而不是政府干预造成的,美国方面一点办法都没有。

  余永定强调,为维持汇率稳定而牺牲外汇储备是十分不值得的。中国的外汇储备确实不少,确实应该用掉,但不应该是目前这种用法、不应该用于干预外汇市场维持汇率稳定。他说:“如果你有什么办法,能在不减少外汇储备的情况下,稳定汇率,我没有意见。不到两年就丢掉近1万亿美元是十分可怕的事情。外汇储备的快速损耗说明目前的汇率维稳政策是不可持续的。逐步释放贬值压力的想法有一定道理,但问题很多、代价太高。

  如果8.11汇改不是仓皇收兵,而是再坚持几天或几周,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早就释放完了。在缓慢释放压力的过程中,新的压力可能会不断生成,直到外汇储备耗尽而不得不放弃干预。理想的办法是及早释放压力,如果在2014年就停止干预外汇市场,汇率在当时可能就会出现真正的双向波动,无论升值还是贬值压力都不会积累。迟迟不肯让汇率浮动,把所有贬值压力积累到一起释放,之后的冲击更大。”他认为,由于犹豫不决,堰塞湖已经形成。怎么办?拖下去,让堰塞湖继续蓄水;还是冒个险,在溃坝之前泄洪?这确实是需要有很大勇气才能作的决定。

  近期,不少投资界人士也对资本管制收紧的趋势表达了一些担忧。余永定认为,资本管制是完全必要的,是“必要的恶”。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贸然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然后急刹车,必然会造成目前的种种问题。

  另一方面,如果现在加速汇率改革,事实上会减轻资本管制的压力。换汇明显贵了,那些算好账、觉得可以在换汇或投资中获得好的回报的个人和企业会继续换,但是纯粹出于投机的个人和企业很可能就不换了。汇率的贬值,能令贸易项目顺差有所增加,资本流入有所增加,汇率变动本身具有恢复供求平衡的功能。

  他进一步表示,对跨境资本流动进行控制的方式也有很多,有比较直接的做法,也有包涵一定的市场机制的做法,比如托宾税。“如果看供求曲线,直接的管制是一条垂线,但托宾税是增加交易成本,是一条斜线,还是有市场机制蕴含在里面。”

  对于贬值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余永定认为不应过度担心。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曾做过研究,相对大幅度的贬值主要会产生四个问题:通货膨胀;银行资产负债表币种错配;主权债务危机;企业外债危机。余永定分析认为,中国目前没有通货膨胀,或者说通胀不严重;中国基本没有主权债;银行币种错配在中国也不是个问题;只有企业外债的问题相对突出。但是,在过去一年中,中国企业外债已经大幅度减少,而且外债占比企业债总量的1/10都不到,外债问题远没有企业债总量的问题大。甚至可以认为这些借了外债的企业都是赚了钱的,回吐一些收益也并非不可接受,经济应该不会因为人民币贬值而受到不可承受的冲击。

  在余永定看来,一些相对富裕的人士想转移资产,以及一些企业基于国内经济前景和汇率走势大举海外投资。渐进性的贬值反而给他们时间慢慢想办法把钱转移出去。如果停止干预,导致人民币贬值确实会对国内百姓的出境旅游和海外购物不利。停止干预确实可能产生“超调”。但是正如高层和央行官员反复强调的那样,人民币没有长期贬值的基础,即便汇率出现暂时超调,最终还是会回到由基本面决定的水平上。百姓对于海外出行和购物的需求充其量只是暂时延迟,这对于百姓的福祉并无根本性打击。

  许多人主张现在政策的着力点应该是稳定人民币贬值预期。他则怀疑,在市场普遍认为人民币还没有贬值到位的情况下,这是否可能做到。事实上,在过去一年中,贬值预期虽有强弱变化,但从来没有消失,只需看远期市场就能了解。股指从5000点跌倒3000点自然就稳定了。跌到3000点之前的干预,都是浪费弹药。这个经验教训难道还不应该吸收吗?

  目前最为常见的一种说法是,一旦贬值会动摇信心,人民币就不知道要贬到哪里去了。对此余永定反问,世界经济史上何时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顺差国,经济增速远高于全球平均增速,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金融资产收益率高于美国的国家,这个国家的货币会贬值20%到25%?“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大幅贬值。更何况中国还有资本管制这一道最后的防线。”他说。

下一篇:2016年最差商品是黄金? 上一篇:强烈不满,坚决反对日本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