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高盛表示,特朗普的政令发生效果需要等到2017年

文 / 维胜金融2016-12-09 14:35

大多数市场参与者似乎都认为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将会出现在明年,但对这一转变具体时机的预期尚不清晰。 对此,......

大多数市场参与者似乎都认为更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将会出现在明年,但对这一转变具体时机的预期尚不清晰。

对此,高盛的初步预期是,更为宽松的财政政策将集中在2017年第四季度和2018年上半年发挥出推动增长的效应。

高盛表示,有三个因素会影响财政刺激的时机。

首先,立法过程至少需要几个月。那么,如减税这样的优先事项也可能被推至2017年下半年。

第二,政策实施可能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尤其是涉及到新的项目,比如基础设施建设。

第三,一旦制定并实施了新政策,经济活动也需要时间去适应。消费者可能一开始会把因减税获得的意外之财存起来,而不是用来消费;基础设施建设开支可能会在合同签订后的好几个季度里逐步完成。

在高盛看来,关键的变量是,新的税收方案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成为法律,以及国会是否会立法在第一年实施全面减税或延长至分阶段完成。例如,1981年和2001年的税收减免就是在多年内分阶段进行的。

另外还有基础设施建设开支和联邦支出。

高盛认为,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尤其关注基础设施建设开支,但相关滞后通常相当长,将资金分配到相应的基础设施需要好几年时间。高盛预计这笔开支将极少发生在2017年,原因如下:

第一,不太清楚与基础设施相关的立法程序将在明年如何展开,但看起来不太可能会在明年年中前建立新方案并通过成为法律。

第二,不太清楚将是什么渠道获得新资金,但一个涉及到税收抵免、债务税收优惠、贷款担保或其他机制的新的融资计划似乎最有可能。

第三,将合同转换为支出也需要时间。下图就显示了《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RRA)颁布后交通基础设施资金拨给各州的义务生效时机,以及发生实际支出的时机。

gs infra spending

而对于联邦支出,高盛认为,相比金额,其组成比例会有更大变化,并且这也只能提供极小的直接刺激。国防支出的增长可能会发生在2017年第二季度与第四季度之间,但可能被同一时间发生的非国防开支减少所抵消。

立法者将需要决定是否将2011年的预算控制法案中支出限额提高。在2015年底达成最新协议提高了2016和2017财政年度的可支配性支出限额,但到2018年,支出限额将降低。我们的预期是,2018年降低限额将会被避免。但由于许多共和党的国会议员支持维持限额和并在限额内重新分配资金,因而在大选后,如2013年或2015年那样提高限额将不会发生。

GS

 

下一篇:商务部:请求WTO成员国12月11日停止在对华反倾销 上一篇:华尔街经典指标重现,美股估值再现崩盘前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