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乐视新总裁梁军答记者问,表示新一轮融资资金

文 / 维胜金融2016-12-21 09:56

紧急停牌13天后,乐视终于对外公布了关于乐视致新融资的最新进展。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透......

紧急停牌13天后,乐视终于对外公布了关于乐视致新融资的最新进展。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透露,关于乐视致新的融资,已经有投资人进来,并且钱已到账,但正式对外发布还需要看公告。

他并未对记者透露本轮融资的具体金额,不过,梁军透露了与此相关的数字,“我们的投前估值300亿以上,你们可以猜测一下5%是多少钱,10%是多少钱。”

谈及乐视的资金压力,梁军表示,乐视致新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对于电视业务来讲,受到的冲击是小的。乐视现在遇到的资金压力,主要在于造车的大量投入和手机供应链的资金问题。当被问及乐视致新是否担心汽车的资金缺口会波及超级电视的业务时,梁军回应称,“我愿意支持老贾来做车,核心目的是这个。至于说的资金支持,只是一个比喻。所有的资金在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之间调动是有法律控制的”。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致新还公布了2017-2019年超级电视业务的战略及目标,梁军表示2017年只能做到扭亏为盈,2018、2019年再做到大规模的盈利。其中2017年将适当的放缓一些节奏,让整个团队从高歌猛进的获取用户变成精细化的获取高价值用户和做生态运营。“我们有个激进的销量目标,现在稍微往后退一点。”

记者:之前贾总说过乐视致新公布融资和销量,目前进展如何了?

梁军:我们正在陆续引入投资,钱已经到账了,后面还会有,具体的情况我们会有正式的公告。我可以透露一下跟这个相关的数字,就是我们的投前估值300亿以上,,你可以猜测一下5%是多少钱,10%是多少钱。

记者:乐视的资金链问题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乐视致新超级电视业务会受到哪些影响?资金问题有没有解决?

梁军:至于说到乐视目前遇到的这些问题,贾总在他的邮件里和我们后面一次专门跟所有投资人召开的会,信息都是公开的,里面有详细的回答。我要说的是,我们把问题分成两半,乐视致新是属于上市公司体系的,对于电视业务来讲,这部分受到的冲击是小的,现在遇到的资金压力,主要在于车的大量投入和手机供应链的资金,大家也知道,贾总在两周前也提到了,我们会在3到4个月之内,逐渐让业务恢复正常,或找到解决的方法。

超级电视受到的影响,是大家的担心,毕竟都是乐视,实际上业务一切正常。今天我们能够发布新品,圣诞节、元旦、春节,我们还会大量的供应,这证明了在整个上市公司体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记者:您会不会担心资金板块的调动,比如汽车需要非常大的资金,它会不会影乐视对超级电视的投入?

梁军: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在财务上是严格隔离的。

一个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我支持老贾造车,我现在眼前看到的,就是要改变今天雾霾的情况。我们去国外出差,每天都是蓝天白云,我们有责任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我愿意支持老贾来做车,核心目的是这个。至于说资金支持,只是一个比喻。所有的资金在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之间调动是有法律控制的。

记者:你们的活动请来了很多投资人,来的投资人的构成是什么样的?

梁军:今天来的投资人是少数,请他们过来很简单,正常情况下,我们的发布会很少请一批投资人进来,核心是最近乐视的风波和大量的负面,掩盖了很多乐视做的好的地方。我们还有健康的业务,我们还有未来,遇到问题我们会认真对待,超级电视依然要大发展,我们主要是想让未来潜在的超级电视的投资人、乐视网的投资人等能够知道,超级电视将代表乐视率先尝试开放战略,告诉大家,开放战略是有足够魅力的,我需要用实际行动让它变成现实,给我们的投资人传达一个积极的信号。

记者:乐视致新三年扭亏的目标怎么实现?

梁军:过去致新是亏损的,未来三年要盈利,只不过2017年只能做到扭亏为盈,2018、2019年要做到大规模的盈利。

挣钱从两个角度谈:开源和节流。我谈的节流不是人的事,而是过去我们在硬件上,用比较低的价格,让产品具有极强的体验价格比冲击市场,未来我们的定价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只是用非常低的价格进入市场,因为我们已经拥有足够强的品牌,拥有了足够的市场影响力,在这方面我们会做适当的调整。当然我们也不会一下子变成非常高的溢价,具体怎么做,团队还要不停的磨合,但有一点,我们会逐渐减少硬件的亏损,这叫节流。

真正的开源是生态运营的收入,生态运营在2013、2014、2015年做业务的时候,考虑得比较少,考虑更多的是怎么获取用户。2016年年初开始做一些尝试,来探索到底在电视上怎么做运营,经过一年的探索,我们有了足够的心得,形成了足够的团队支撑,包括今天演示的系统,这都是2016年我们开发出来的。我们已经具备了互联网运营的能力,未来的开源部分来自于这儿。综合开源和节流综合治理,我们有机会做到大规模的盈利,我对这个事情非常有信心。

记者:这和今年面板价格上涨是不是有一定的关系?

梁军:这件事促进了我们做价格调整,假设我们还保持2016年的策略,面板涨价我也依然要涨价,因为我们是成本定价法。未来有一天面板降价了,我们也会降价,随着成本的高低动态调整我们的价格。但我们给用户最高品质的产品,让用户享受我们高服务的时候接受我们新的价格体系。

大家不要认为,中国的消费者就是买便宜货,其实不是,我们经过长期的实践发现,中国的用户是有钱的。为什么不买某些产品,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产品不够好,他们其实想要好的东西。我们希望成为这个行业里受人尊敬的最好的产品,从开始的用户不认知,用极具价格竞争力的模式,到今天我们拥有了市场影响力,获得了一定的用户认可,我们的价格政策就会有一定的调整。

今天我没办法回答哪个机器卖多少钱,这是一个磨合的过程,但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在硬件挣钱。

记者:乐视致新提到硬件大屏生态运营收入未来三年累计超200亿元,您能把非硬件之外的运营收入做一下分拆吗?200亿是不是也有一个三年的阶梯表?这对于乐视致新整体的估值很重要。

梁军:我今天写的200亿,绝对不是一拍脑袋写出来的,全部都是经过我们详细的测算,包括2017年每一项生态收入的来源,以及2018、2019两年加在一起,包括了会员、广告、游戏、创新服务等等,细节上今天不方便透露,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今天讲的是真实的故事,三年以后用事实告诉你们。

记者:今年整个电视行业是被提前放量了,您之前跟媒体透露过,要2017年的销量计划稍微减弱一点,具体是如何调整的?

梁军:我们做产品的原则,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是第一,现在我在做技术准备,而且我做出了一代4K级别的激光电视,但我们废掉了,我认为还不够极致。我们不再像那些懵懂的少男少女一样,急于在某一个地方出手。等我发布产品的时候,一定会看到具有本质不同的产品,敬请期待。

坦率讲,销量快速的梦想有很多版本,其中一个版本就是2017年直接获得中国绝对意义上的销量冠军,而且是中大尺寸和高端产品。今天我讲的不是2017年,是三年内,什么意思呢?适当的放缓一些节奏,让整个团队从高歌猛进的获取用户变成精细化的获取高价值用户和做生态运营。我们有个激进的销量目标,现在稍微往后退一点,我要冲中国第一和不做中国第一,在准备上和资金的投入上有很大的差异,所以,我们把战略调整为了三年之内要达到这个目标,而不是2017年。未来我们会讲目标,今天主要跟大家讲清楚,未来三年我们要做什么。2月下旬会有一个发布会,会讲2017年怎么做。

记者:您对乐视最新发布的超级电视uMax85有没有销量预期?

梁军:我们在这款产品上,有可能把中国一半以上的销量全拿下,我现在害怕的是供不上货,因为等待这个产品的人非常多,自从在美国发布以后。我们在美国市场,目标就是要拿到这个市场的一大半的销量,从目前来看,是非常有希望的。

记者:大屏生态运营的用户规模,您觉得多少可以达到平衡的期望?

梁军:不用说2017年盈亏平衡,2019年要大幅度盈利。今天不谈目标,因为我们在合适的时间会谈2017年到底卖多少台。有一点,今天我们之所以能开这个发布会,核心的要点是我们所拥有的数量级的用户规模,已经能够让我们做到定义新的三年计划,这是个重要的里程碑。而且我们在技术的准备,生态开放能力的准备,团队的准备上,也做到了可以进行新的三年战略,而且新的三年战略,就是从亏损到盈利,到大规模盈利,未来每增加一台电视机,都是让我这个目标得以快速实现的更好的基础。

下一篇:时尚运动鞋跟防雾霾口罩有什么关系?口罩造型 上一篇:墨西哥首都发生烟花爆炸,受伤人数已达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