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金融周期天网周金涛去世

文 / 维胜金融2016-12-27 16:52

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因胰腺癌去世,享年44岁,天妒英才。有财经媒体人对此消息表示震惊:太突然。 中信建......

周金涛

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因胰腺癌去世,享年44岁,天妒英才。有财经媒体人对此消息表示震惊:“太突然”。

中信建投内部人士表示,受病魔缠身,周金涛已于2015年卸任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董事总经理,仅担任首席经济学家一职。

周金涛,1972年7月出生于天津,2016年新财富最佳策略分析师第五名,2008-2012年连续5年新财富策略研究最佳分析师。其在2007年因为成功预测了次贷危机,即所谓的康波衰退一次冲击而声名鹊起。2015年之后,其成功预测了全球资产价格动荡,并在2015年11月预言中国经济将于2016年一季度触底,大宗商品将出现年度级别反弹,目前来看,全球资产价格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运行。被称为“中国证券宏观策略研究领域结构主义学派的开创者”。

2009年,周金涛从长江证券来到中信建投证券,发展和实践他的结构主义分析理论。2013年,当全民陷入房地产热之时,他提出房地产周期将现拐点的观点,在2014年推出《中国地产周期大拐点》、《当爱已成往事》、《城镇化已成支持房价继续上涨伪命题》、《地产投机盛宴,曲将终人正散》、《地产周期大拐点的投资策略》等系列研究报告。

周金涛生前曾预测,中国另一个财富机会,将出现在2018年到2020年之间,这会是一个中周期的低点,也是中国房地产周期的低点与库存周期的低点。三个周期低点重合共振。

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金融工程博士生导师房四海在朋友圈悼念他时表示:我2008年带学生徒弟的时候,说过,不要学预测,泄露天机。干我们这一行,干的好的,要么走的早,要么就是和尚命。一下子走了三个部下和师弟,内心难以接受,我昨天半夜惊醒,五点才睡,心里还是有预感。

周

以下为周金涛最近的一篇研报,于9月14日发布:

2017后半年现大底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5月份之后就一直在休病假,又经历了人生的感悟。

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5月份之后就一直在休病假,又经历了人生的感悟阶段,现在病情已经有所好转,所以和大家聊聊近期的想法。现在第一位的问题是四季度怎么布局2017年的问题,我今天核心就是讲这个问题。四季度中国的资产会如何,这是一个短期的问题。同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就是2017年的系统机会是什么。在2015年底的时候,我提出来《宿命与反抗》,指出2016年的系统性机会是商品,这确实是2016年最大的机会,2017年是否存在这样的机会,如果存在是什么。

先谈谈四季度的问题,2015年底我提出,2016年一季度是中国资产和商品反弹的最佳时刻。原因在于,2016年一季度中国第三库存周期启动,而那时美国和欧洲仍处于库存周期的回落阶段,所以,库存周期给与中国一二两个季度的好时间。但是,凡事都是轮回,到2016年四季度的时候,情况正好反了过来。四季度到2017年上半年,有可能是中国资产最差的时间。2016年四季度中国的第三库存周期可能渐渐接近周期高点,从2017年初开始,中国的库存周期开始回落。而此时,美国的库存周期仍处于上升阶段,这才有了美联储要加息的预期,按照全球库存周期时差,欧洲在2016年三季度开始进入库存周期的好转阶段,所以,欧美库存周期在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都是上行期,而中国恰好是回落期,这样的组合对中国的资产应该是不利的。

在这个组合下,有两个问题会带来资产价格的较大变化,内部而言,就是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会如何,由于一线城市房地产库存的下降,而开工跟不上,不能排除房价再次拉升的可能性,显然这对资产价格不是一个利好。以当前的社会对房价的分歧而言,我相信新开工不会好转。外部而言,美元虽有升值压力,但由于欧洲的好转,我们认为美元的升值可能是温和的,但中国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却是肯定的,因为中国进入了相对最差阶段。所以,房价和汇率贬值是超越单一资产价格的大问题,但会如何组合,目前看不好判断,如果汇率先跌,房价可能就会受到抑制。如果房价先涨,房价和汇率的关系就有点复杂,应该是房价先涨后跌,随后触发一定的系统风险。不过这些情景我也暂时没想太清楚。

对2017年全年而言,目前我仍然没有找到类似于2016年商品这样的机会。从周期的角度看,2017年应该是美欧等发达经济体库存周期的高点,我的库存周期研究经验是,全球会发生滞胀,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现有条件下如何发生通胀的路径,货币宽松解决不了全球通缩问题,应该是货币体系出了问题。但第三库存高点将呈现出通胀还是通缩,无非就是在走向衰退的路上形式的区别。全球2009以来的中周期,2017年结束是大概率事件。房地产周期的问题我在《康波中的房地产周期研究》这篇报告中已经说了结论,2017年到2019年是中美房地产周期共振下行期。这个问题当然不一定在2017年表现的非常严重,但有可能能够出现趋势性特征。

商品周期实际上我早已经做出了结论,如我所预测的,2016年商品如期出现年度级别的反弹,那在我的商品周期框架下,这就意味着2017年至2019年商品将二次探底。与中国相关的黑色有色等工业金属可能将在四季度结束反弹,而原油等商品,将能够与美国的库存周期一起继续维持强势到明年上半年,最后是黄金的再度表现。2017年之后,商品将再次下探,其二次探底的价格当在2015年的低点附近。所以,从周期的角度看,2017年应该是风险释放之年的开始。

我判断四季度到上半年中国的风险集中释放之后,可能是短期资产配置的时机,但感觉大部分资产的全年应该波动率会大于2016年,所以2017年很难做出绝对收益,而相对收益方面,黄金一定是首要选择,黄金的配置时点应该是在美元强势终结的时候,大致判断在2017年二季度。

股市方面,目前我认为A股依然没有机会,主要还是等待风险释放后的超跌反弹,如上所述,周期的角度应该没有机会。从创新的角度看,技术创新我认为大方向是处于技术泡沫的消灭阶段,也不会有系统的行情,其他方面暂时还无法判断。

简单总结,就是我从周期的角度认为四季度到明年初对中国资产是个风险释放阶段,到了下半年才可能有超跌反弹的机会。

下一篇:上交所国债期货尾盘突然上涨33% 上一篇:“中国外储操盘手”殷勇升得到提拔,任央行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