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国储局VS国际基金:铜期货的巅峰对决

文 / 维胜金融2018-10-11 04:25

不到最后一刻,无法断言孰胜孰负。毕竟国储局方面也公开表示“抛出的铜将大大超出市场的预期”......

不到最后一刻,无法断言孰胜孰负。毕竟国储局方面也公开表示“抛出的铜将大大超出市场的预期”

国储局VS国际基金:铜期货的巅峰对决

神秘失踪的中国交易员

华尔街在形成初期就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卖空者要么赔本买进,要么不买去坐牢。”而今天,游戏似乎还有一种玩法,就是“人间蒸发”。

近一段时间,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期铜基准价格屡创新高。自9月中旬以来,铜价上涨超过了600美元。

被认为推高这一轮铜期货上涨行情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关于一位来自中国的铜交易员,突然从LME铜期货市场上失踪的消息。市场传言,这位名为刘其兵的交易员,在伦敦金属交易所的铜期货市场上,建立了10万至20万吨的巨额空头头寸。也就是说,刘其兵在赌铜价下跌。

但以目前铜价屡创高点的走势看,这又是一次出了大错的赌博,刘其兵的交易恐怕将造成巨亏。在交割日到来之时,他要么以更高价格买入铜合约以履行其交易承诺,要么把相应数量的铜交到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仓库中去。

这是国际铜期货市场自1996年“住友事件”以来,再一次因为一位交易员的动向,而如此吸引外界的关注。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开始走下坡路,其对基本金属的需求明显放缓,从事铜贸易的住友商社在LME期铜交易上有很大影响力,被誉为“5%先生”的首席交易员滨中泰男控制了全球铜交易量的5%。当时这个“期铜大鳄”手中却持有大量多头头寸(即赌未来铜价上涨)。于是,他拉高现货价格,从而带动期货价格,对空头形成挤压,希望逼迫空头止损离场来达到令自己全身而退的目的。

但“金融大鳄”索罗斯在深刻洞察了铜供需的基本面之后,联合了一家欧洲的大型基金及加拿大的矿业大王在市场上猛烈抛空、大力打压铜价,与住友展开了一场“多空大战”。最后导致住友从1996年5月31日起的短短34个交易日里亏损了40亿美元。

而刘其兵是中国大宗商品库存管理和交易机构──中国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进出口处负责人。中国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负责调配国内大宗商品的供给,隶属国家物资储备局(以下简称“国储局”)。这正是刘的个人动向,能够在国际期铜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原因。

国储局管理着中国大宗商品的战略储备,而中国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则代表国储局进行金融市场操作。

如果刘其兵真如市场传言所说,其作为中国国家物资储备调节中心的交易员在LME市场上,以3000多美元/吨价位附近抛空了近20万吨期铜,这批合约的交割日在12月21日,那么据目前LME铜价已经超过4000美元/吨测算,就意味着国储局的浮亏已达两亿多美元。同时,市场还预测,中国恐怕不得不购买大量的铜以满足实物交割。这进一步推高了铜价,也增加了损失再度扩大的可能性。

颇具戏剧性的是,刘其兵身份的证实。

先是国家储备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局在职员工中并没有叫刘其兵的。接着又是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有关负责人指出,刘是在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工作,但和国储局没有任何关系,由于工作调整刘正在放假休息。然后国家储备局一名官员又对《中国日报》表示:“就我所知,这些损失是他(刘其兵)个人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与政府无关。”接着又有消息称,发改委在进行初步调查后发现,“此次损失应归咎于刘其兵一人”。

记者为此采访了国内多家期货交易商,谈及此事大家都颇为谨慎。他们表示,现在期货交易都通过网络进行,也很难证实对方的身份。但作为一位交易员,其虽有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赚取一些利益的机会,但这样大的交易不可能通过个人账户的买卖,一定会在其代表的机构账户上进行。

“按照正常渠道,这样的交易是要走相应的程序,必须通过公司的核准。但也不排除交易员自作主张的情况。”中国国际期货公司金属事业部负责人温勇对记者说。温勇有超过10年跟踪国际期铜市场交易的经验。

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以及国储局方面目前的表态,可以理解为刘其兵是个“流氓交易员”,在常规管控之外进行操作,而不是在执行上级的指令。这又让国际市场猜测,中国国储局可能不承认刘其兵进行的交易,到期将不履行合约。

实际上,此前刘其兵一直被认为是一位经验丰富、非常成功的交易员,否则他也不可能被提升为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的主管。据称,正是刘其兵牵头负责建立了连接伦敦金属交易所和国储局的电脑网络。两年前,刘其兵先人一步看涨期铜,使他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一举成名,“也为国储局物资调节中心赚了不少钱”。

下一篇:2003年5月份铜期货交易提示 上一篇:国内外铜期货市场价格的引导性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