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帮俄罗斯真有那么容易?导致美国企业损失怎么

文 / 维胜金融2017-01-23 15:23

华盛顿下一届行政当局的政策轮廓仍在演变中,但美国和俄罗斯似乎正处在又一段开放(glasnost)时期的开端,而美国对中......

华盛顿下一届行政当局的政策轮廓仍在演变中,但美国和俄罗斯似乎正处在又一段开放(glasnost)时期的开端,而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谈不上亲切友好。

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在台湾问题和中国的汇率管理上向北京方面发起挑战,并威胁要对中国货物开征关税。北京方面则针锋相对,暗示要限制美国企业进入全球最大经济体之一的渠道。
 

风险是双重的:既有宏观风险,也有微观风险。首先,美中贸易紧张升级,是2017年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宏观风险之一。贸易战将制约全球经济增长,阻碍全球化步伐,同时会引发各类资产的波动。这不是我们预测的基准情形,但在“让我们彻夜难眠的事情”清单上排序靠前。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微观风险。把美国的政策重心转向俄罗斯而疏远中国,给美国企业带来了不对称的风险。美中金融联系的密切程度远超美俄金融联系。
 

在冷战高峰期属于相对贫穷国家的中国,如今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之一,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俄罗斯的8倍以上。就人均收入而言,俄罗斯略高于中国,但中国的人口基数约是俄罗斯的10倍。
 

俄罗斯的千禧一代人群数量(4000万)只是中国(逾4亿)的一个零头。这些年轻人推动着消费支出的增长,中国的个人消费支出几乎是俄罗斯的6倍。
 

俄罗斯的互联网普及率更高,但中国逾7亿的互联网用户数量颇为惊人。考虑到这个网民群体,难怪2015年中国电商销售额超过6000亿美元,而俄罗斯只有约200亿美元。
 

在汽车等更传统的行业,同样的差距也是明显的。2015年中国汽车销量达2500万两,超过俄罗斯15倍。
 

无论从千禧一代的消费支出、电商销售额或车辆购买量的角度看,中国的整体市场重要性超过俄罗斯的程度是指数级的。
 

美国贸易数据反映了这种动态。2015年,美国对俄商品和服务出口不到对华出口的8%。美国每月向中国出口的商品额(平均97亿美元)高于对俄的全年出口额(71亿美元)。
 

与贸易一样,美中资本联系对两国都是至关重要的。作为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人之一,截至2016年10月,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约为1.1万亿美元。俄罗斯持有的美国国债少得多,为750亿美元。结果是,中国对美国信贷市场的影响力很大,俄罗斯的影响只是名义上的。
 

最后,美国对俄罗斯的外国直接投资(FDI)规模很小,而在中国,美国企业花数十年打造起业务,地盘相当大。从总资产规模看,美国对华FDI是对俄FDI的5倍以上。单单2015年,美国企业的附属公司在中国实现的利润(近100亿美元),是在俄罗斯实现利润的15倍。结果是,中国对美国企业盈利的影响比俄罗斯大得多。
 

然而,美中关系开始进入一段不稳定时期,而特朗普跟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开始发展一段蜜月期。对于美国政策开始疏远中国,转向商业吸引力更小的俄罗斯这一事实,投资者们尚未完全意识到。
 

这种姿态对美国企业界构成的不对称风险,不仅关系到许多美国公司的未来盈利,而且会影响到一系列资产类别(包括汇率、信贷,当然还有大宗商品)的定价。
 

如果美中关系恶化,被置于风险中的,包括那些依赖中国消费者和员工来驱动利润的美国科技公司。成为靶子的,也会包括鞋类、汽车、消费品、工业用品和健康护理领域的品牌领导者。美国农场和能源企业将受到波及,引发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全球汇率波动性将显著加大,而美中双边并购交易和房地产交易将减少,从而改变全球资本流动的格局。

溺爱俄国熊而去戳中国龙——这一政策组合将带来市场不确定性和下行意外。

下一篇:让美国变得伟大,特朗普做得到吗? 上一篇:特朗普要就职了,大规模游行却在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