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杨宝龙:让大豆再成为中国的骄傲

文 / 维胜金融2018-10-13 13:12

新浪财经讯9月4日消息,第三届中国大豆产业国际高峰论坛于2018年9月4日在哈尔滨举办。本次论坛邀请政府相关部委领......

  新浪财经讯 9月4日消息,第三届中国大豆产业国际高峰论坛于2018年9月4日在哈尔滨举办。本次论坛邀请政府相关部委领导、行业顶级专家、大豆产业链企业、高等院校、科研机构、金融机构、以及欧盟和俄罗斯行业专家汇聚一堂,共同研讨世界大豆产业格局变化,解析我国大豆产业面临的风险与机遇,探讨新时代中国大豆产业创新升级之路。新浪期货全程参与直播。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会长、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农垦总局)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杨宝龙出席会议并作主题演讲。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会长、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农垦总局)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杨宝龙

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会长、北大荒农垦集团总公司(农垦总局)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杨宝龙

  “从2002年开始振兴中国大豆产业的规划以来,历经了16年的时间,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大豆产业每况愈下,在振兴的口号之下,我们看到的是萎靡和衰败,这个方面值得我们思考。我们把这个产业看得那么重要,为什么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呢?”杨宝龙理表示了自己的疑问。

  他指出,2017年世界六大非转大豆生产国是中巴印美俄加。2017年中国大豆产量达到近年的历史高点。国产大豆最高数据到1900万吨,最低的时候真实数据900万吨,去年出现增长,今年又出现反复。我们今年要增加4000万亩的大豆,种子已经是买好了,有部分地区的大豆已经是播种了,我们不知道怎么把玉米和水稻和其他作物的投入品的储备变更为大豆,我们渴望政策的出台要像及时雨一样。此外,他表示,以往到美国买大豆从来不谈价格,只谈船期和数量。我们要改变,要从农民转变成资本家。贸易战给我们打了耳光,将推动中国企业快速成长。目前垦区平均单产是175公斤,增产潜力很大。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杨宝龙:尊敬的盖钧镒院士,尊敬的各位嘉宾、下面我在大豆峰会和大家做一个汇报。这个报告我想从三个方面,第一个是国产大豆的发展现状和机遇。第二个是龙江大豆产业发展的基础和优势。第三是贸易战背景之下的中国大豆产业发展的未来。我们认为在当前贸易战背景之下,中国大豆的产业发展正当其时,我们从2002年开始振兴中国大豆产业的规划以来,历经了16年的时间,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大豆产业每况愈下,这个方面值得我们思考。我们把这个产业看得那么重要,为什么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呢?这个问题不仅是我们这些做大豆的人去研究,我感觉也值得政府部门、行业协会、科研机构去思考。那先从大豆的重要地位来分析和判断,刚才盖院士已经深刻分析,大豆确实是我们亚洲人、黄种人,是中国人不可缺少的一种重要食品,从油脂、蛋白和保健方面,都不可或缺。当然我还想,现在以油脂为例,不吃会什么情况?科学早就已经发现,大豆油脂的摄入量不足会导致人的皮肤干裂,头发脆断,人的眼盲,甚至是免疫力低下,患癌概率的提高。所以,黄种人和白种人、黑种人是天生有区别的,东方人和西方人的饮食结构和几千年来形成的食品需求都是有差别的,所以大豆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国产大豆的优势有那么多,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怎么把它做好?

  现在这些优势,以吃油为例,我们常讲吃油到底是吃的什么?刚才盖院士提到亚麻酸、亚油酸、单不饱和脂肪酸,我们食用油吃的是营养和健康,不仅仅是口感,而我们现在有一种情况,大家会有一种误读,尤其是专家,就把贵的油讲得像保健品一样,譬如说橄榄油、花生油,这个世界上有些商品价格昂贵不是因为它有营养和价值,是因为它原料稀缺,原料的价格推高了产品的价格,有些中药那么昂贵,是源于它的药效最好吗?绝不是,是源于这款中药的原料产量和供给量比较少。所以说有时候我们讲起来,大豆油占食用油结构中的44%,不管怎么样在40到44之间,未来的结构会有调整。关于油的饮食,实际上就是一个地域的偏好问题,中华民族传统的不管是大豆油、花生油、橄榄油、菜籽油、胡麻油哪个区域的作物,那个区域就吃什么油。东北地区盛产大豆,就以吃大豆油为主。华北和中原是产花生,就吃花生油。西北是胡麻,就吃胡麻油。长江流域是菜籽油,就是这样,并不是哪一种油有多么好,哪一种油就不好,这个我想大家要有正确的认识。中国是世界非转基因大豆第一的国家,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占到了全世界10%以上,中国本来是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原产国,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们逐渐的在退缩,我感觉这个情况和我们的农业种植有关系,和我们的国情有关系,和中华民族的历史有关系。我们到西方看到的,非常先进的工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我们看到现在中国的农村还是农业文明,这是两个时代的竞争。西方农业以跨时代的姿态进入到中国和中国农业文明里的农业来竞争,显然我们是捉襟见肘的。刚才我们的盖院士讲到,南方要迫切发展机械化的问题,机械化代表着农业生产力水平的问题,生产力会决定生产关系,农业生产力的水平提高会改变当地的生产关系,但是我们的土地权属性质,全世界绝无仅有是集体所有,既非国有,也非私有,决定了我们华北以南劳动力密集型的农业会长期存在,散种散收,每家五亩地,两亩地甚至是七分地,全国有13亿人口除18亿人,一除是一亩多地,当然是农民逐渐在迅速的减少,过去是8亿农民现在已经是变成3亿人,那5亿人是什么?是农民工。在农民和市民之间,钟摆式的城市和乡村之间移动,所以说出现了我们的城市化进程,城市化进程的同时出现了农村的空心化,然后农村的劳动力结构在发生改变,年轻人进城了,考学的进城了,最后我们现在大约有三亿一千万的农民,有两亿五千万是中老年人,在这个背景下,这个劳动力的结构能推动中国农业的发展吗?中老年的劳动力第一是体力是有欠缺,第二对新生事物,对机械、对信息化、对区块链这块是和这个时代隔绝的,那中国的农业到底在何处?

下一篇:国家粮油信息中心:2018年8月国内大豆市场运行状况 上一篇:供需基本面暂居次席 加征大豆关税引发的几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