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特朗普政府啥时候恢复正常

文 / 维胜金融2017-02-24 11:45

狂躁易怒、闹剧不断的特朗普(Trump)政府有可能安静下来,变成一个传统的美国政府吗?HR麦克马斯特中将(Lt General H.R......

狂躁易怒、闹剧不断的特朗普(Trump)政府有可能安静下来,变成一个传统的美国政府吗?H•R•麦克马斯特中将(Lt General H.R. McMaster)被任命为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为那些期待特朗普政府“正常化”的人带来了希望。

麦克马斯特中将在华盛顿广受尊敬,他的任命得到了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热烈欢迎。在这方面,他与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麦克马斯特将接替他执掌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形成了鲜明对比。弗林是一个阴谋论者,以前担任国防情报局(Defenc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时就被解职过。他显然不适合掌管国家安全委员会。就连资深共和党人都曾向我做出这样的推测:弗林在这个位置上待不了一年——结果他只待了三周就被迫辞职。

弗林下台并被麦克马斯特取代,可能是特朗普外交政策制定的一个转折点。外交政策三大关键职位现在都由理性专业人士担任,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在五角大楼(Pentagon),麦克马斯特中将在国家安全委员会,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这三人并肩携手,或许能减少一些在竞选时期攀附上特朗普的次要人物造成的冲击与影响。

最后,或许连特朗普身边那些最激进的顾问都可能靠边站,甚至被迫离开白宫,比如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和凯莉安妮•康韦(Kellyanne Conway)。到那时,特朗普政府才可能实现“正常化”,总统将成为一个名义上的人物,他依然可以大吼大叫,胡说八道,但不做出重要决定。

即便是在特朗普上任后混乱的头几周里——任命麦克马斯特中将之前——也已经有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表明特朗普的对外政策还是有可能正常化的。最初的两个提法——美国可能承认台湾,或在南中国海实施海上封锁,这两项政策都可能导致与中国的战争——都已被悄然抛弃。

关于特朗普政府将迅速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的想法也在逐渐淡去。美国没有无条件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立场。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近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强烈重申了美国对北约(Nato)的支持。美墨长城可能最终变成一道围栏。到目前为止,关税和边境税更多是纸上谈兵,没有落到实际行动。

一些现实的理由也令人怀疑特朗普政府是否可以真的正常化。最有说服力的反对意见是,无论谁来坐上那些主要的幕僚职位,政府仍将由特朗普领导。这位总统反复无常、暴躁、消息闭塞、不诚实、迷恋Twitter——还是三军总司令。这些往往意味着他的政府总爱招惹灾难。像这位美国总统的许多批评者一样,我也被特朗普政府“正常化”的想法纠结着。一番基于谎言和霸凌的政治事业不应因成功而受到肯定。事实上,如果“特朗普式政治”在美国扎下根来,那么美国民主将永远沦为末流。

但如果特朗普政府的正常化被视为道德上有缺陷、政治上没有说服力,那特朗普的对手们就又会抱着希望,认为他的总统宝座坐不长,会发生内爆。问题在于,发生内爆的情况既不大可能,也极为危险。

尽管有很多关于弹劾总统的言论,但事实是,国会两院都在共和党控制之下。从目前情况看,共和党人与仍深受该党基层选民欢迎的特朗普翻脸的可能性仍微乎其微。美国和整个世界都无法承受迫使特朗普下台可能带来的长达两年的政治混乱。而且,如果被逼至绝境且只求为政治生存而战,特朗普及其最激进的追随者做出真正危险之事的可能性定会大增。

让我们对正常化抱着期待的理由是,当一个反复无常的总统有一帮缺乏经验的空想家(如班农和康韦)担任顾问时,就更加迫切地需要让他身边出现温和且富有经验的声音。由不受任何约束的特朗普掌管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也是极其危险的。这非常有损美国作为民主世界之模范的威望。

因此,理智上我不情愿地接受了如下观点:我们能寄予特朗普政府的最好的希望就是“正常化”。但情感上我仍希望看到其发生内爆。然而,在现实中,我担心的是,特朗普政府或许既不会正常化,也不会内爆。即使白宫里有麦克马斯特中将,我们仍面临漫长而危险的四年。

下一篇: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美财长表示我们可以改规 上一篇:京津冀一体化政策三年了,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