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离心的欧洲,伤心的欧元

文 / 维胜金融2017-03-16 00:00

全球投资情绪将再度转向避险模式 ? 欧洲大选盘点:昔日核心,渐行渐远 荷兰大选:欧洲大选年“前哨战” 3月15日的......

全球投资情绪将再度转向避险模式

? 欧洲大选盘点:昔日核心,渐行渐远

  荷兰大选:欧洲大选年“前哨战”

  3月15日的荷兰大选成为今年欧洲政治周期的“前哨战”。荷兰大选指的是每四年一次,于3月举行的二院议员选举。二院选举中由获得席位最多的政党进行组阁,如果该政党能在指定期限内组阁成功,该党党首将成为首相;若是未能组阁成功,则可由第二大党进行组阁。

  荷兰大选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这是今年首场欧洲大选,更是因为荷兰是“二战”后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创始国”之一。为了防止“‘一战’结束只不过是‘二战’的准备期”在欧洲大陆再次上演,荷兰等六国参与了1951年《巴黎条约》成立欧洲煤钢共同体,以及1957年《罗马条约》成立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希望通过经济利益的高度绑定来消除战争隐患,而1965年《布鲁塞尔条约》的签订将这些机构合并成为欧共体,即欧盟前身。因此,作为“创始六君子”的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也成为“二战”后欧洲一体化的中坚力量。

  此次荷兰大选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自由党领导人基尔特·威尔德斯,他主张强硬抵抗伊斯兰教,并且主张退欧。他曾表示将关闭与欧盟的边境、把交给欧盟的会费收回到人民手中,并承诺一旦当选将举行退欧公投。支持自由党的民众表示,越来越多的移民来到荷兰,他们不仅抢走了当地人的工作机会,蚕食了荷兰的高福利,还给社会安定带来巨大威胁。

  大选前,各大民意机构皆显示反移民反欧盟的民粹主义在荷兰大肆抬头,威尔德斯领导的极右翼自由党支持率与执政党自由党支持率仍不相上下。我们认为,无论结果如何,荷兰大选都将成为接下来欧洲大选中民粹主义的“先驱”。如果新当选的政府在反一体化的道路上走得更激进,则可能为后续的欧洲各国大选产生强烈的示范作用。

  英国退欧倒计时:硬退欧恐难以避免

  2月初,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退欧议案获得下议院压倒性多数票通过,这意味着英国3月启动正式退欧谈判迈出关键的一步。3月14日,英国议会正式授予特蕾莎·梅启动脱欧进程的权力。虽然具体的时间表仍未公布,但根据特蕾莎·梅的计划,英国将在3月底以前触发退欧流程——这意味着在退欧公投9个月之后,英国正式退欧将进入运行轨道,这也将重启市场的担忧,并引发英国国内的一系列矛盾。

  今年1月,特蕾莎·梅公布了退欧路线,称英国不会寻求欧盟的部分成员国身份,不应当“半退半留”,不会延长在欧盟单一市场的成员国身份。但是她称将寻求与欧盟达成新的自贸协定,希望能继续以零关税贸易,以避免硬退欧给英国带来的断崖式冲击。但是,自英国退欧公投结果公布后,欧盟成员国态度空前一致,对英国态度极其强硬,一副势要让英国付出惨痛代价的气势。否则,英国不付出任何代价轻松退欧,将会使其他有意向退出欧盟的成员国纷纷效仿,最终导致欧盟迅速瓦解。按照欧盟英国退欧事务首席谈判代表Michel Barnier的要求,预计在今年圣诞节之前,欧盟只会讨论英国从欧盟退出的问题,包括600亿欧元的退出费用以及外籍公民权利问题,而不会与英国进行任何贸易谈判。

  从英国与欧盟的贸易情况来看,英国对欧盟的进出口贸易占其全部进出口贸易额的50%左右,也占到欧盟成员国之间进出口贸易额的10%左右。从目前状况来看,被欧盟视为“叛徒”的英国在退欧后恐难以再获得优惠的贸易条件,或面对欧盟关税的重重壁垒,双方贸易的萎缩将对欧盟以及英国自身经济造成巨大影响。

  调查机构Ipsos Mori此前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英国企业认为英国政府与欧盟之间的脱欧谈判对于他们公司未来发展非常重要,其中逾半数企业更关心高技术人才的自由流动问题,其次关心的是自由贸易和欧盟单一市场这两个问题。这也意味着,在退欧谈判中关于这两个问题的谈判进展将对英国经济预期产生最直接的影响。

  除了贸易之外,英国还将遭受另外两重打击——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保以及苏格兰再次独立公投。

  自英国退欧公投后,许多国际金融公司已经计划将设在伦敦的欧洲总部迁出,渣打、巴克莱、高盛、花旗等国际银行业巨头都在准备将伦敦的“根据地”迁往包括法兰克福、巴黎和都柏林在内的城市以确保进入欧盟市场的通道。这将是对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致命打击。尽管目前“逃离伦敦”只是处于早期阶段,但是一旦英国成功退欧,又无法获得欧盟市场准入身份,必将会令金融巨头们争先恐后逃离,加速伦敦金融中心的崩塌。“逃离伦敦”还将导致高技术人才、投资及就业岗位大大减少,短期内令英国经济雪上加霜。

  另外,据《泰晤士报》报道,苏格兰政府在2月下旬与英国政府会面时,提出再次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特蕾莎·梅可能同意苏格兰在英国脱欧后进行新公投,但条件是在英国脱离欧盟之后。退欧公投时,苏格兰阵营就明显倾向于留在欧盟,若英国最终退出欧盟,那么更加与英国渐行渐远的苏格兰则可能借此机会完成数百年来的独立之路。若苏格兰完成独立,又将对英国造成巨大的打击。

  退欧导致英国及欧盟经济实力双双削弱,或直接导致英镑及欧元再度下跌,加快英镑及欧元资金从英国及欧洲流出,涌入避险资产及其他保值增值资产。美元可能又将被动开启强势状态,这将给美国的经济及货币政策带来不小的压力。尽管退欧公投后涌现的避险情绪早已消散,然而一旦英国触发退欧程序,那么对于诸多不确定性的疑虑可能再度促使避险情绪回归。

  法国“特朗普”异军突起

  今年第二场大选大戏将在法国上演。法国总统拥有实权,可以解散议会和举行公投,因而,此次大选中异军突起的极右翼党派令“法国退欧”成为可能。法国总统选举为两轮制:如果4月23日的第一轮有候选人获得过半选票,就直接当选;否则得票最高的前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在5月7日举行第二轮投票选出总统。

  法国大选中最受关注也是最大的变数就是被称为法国“特朗普”的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勒庞。她主张“法国优先”,表示若当选将举行退欧公投,改变移民政策,退出欧元区恢复法郎,以及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近年来,整个欧洲经济低迷,法国也不例外,加之移民以及难民的大量涌入,伴随着频发的恐怖袭击事件,大大激化了法国民众的不满情绪。在这种背景下,勒庞激进的主张赢得了越来越多的选民的支持,相对于上一次大选中不到15%的支持率,此次大选她的支持率近乎翻倍。

  最新民调显示,在第一轮大选中勒庞、马克龙和菲永的支持率分别为26%、23%和20%。而在第二轮中,无论是对阵马克龙还是菲永,勒庞都有近4铜期货行情0%的几率获胜。尽管近期勒庞受困于“空饷门”调查,马克龙与中间派结盟,令马克龙在第二轮获胜概率上升,但鉴于此前英国退欧公投以及美国大选的“黑天鹅”,此次法国大选再出“黑天鹅”的可能不容小视。

  一旦勒庞当选并最终导致“欧元区双核”之一的法国退出欧盟,将对欧盟以及欧元区造成致命打击,“二战”以后建立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几乎可以宣告失败。在金融层面,恢复法郎的举动还可能造成法国债务违约状况发生,对欧洲及全球经济造成威胁。

  德国大选:难民政策不断减分,默克尔连任愈发艰难

  德国是目前受益于欧盟及欧元区最大的国家,加上其发达制造业支撑下,经济表现优于其他欧洲国家,受到民粹主义影响也相对较小,仅仅由于默克尔失败的难民政策才导致极右翼政党支持率有所上升,但仍不超过10%,无法撼动主流政党的地位。

  由于难民政策饱受诟病,默克尔在连续执政10年后,遇到了继续连任的最大挑战。2月12日,社民党人、前外长施泰因迈尔当选新任德国总统,让社民党对今年9月的议会选举更为乐观,并且,自舒尔茨宣布竞选以来,社民党支持率迅速上升,赶上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

  目前,德国大选的风险在于,默克尔这个致力于维护欧盟一体化及难民政策的总理无法连任,新总理对政策的改革对于难民态度以及欧盟一体化仍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金融市场风险激增

  相较于去年年中的英国脱欧公投,今年欧洲各国大选对于欧洲一体化的长期影响更为深远,对于金融市场的冲击可能更为致命。

  一方面是因为今年举行大选的国家都是欧盟创始成员国,它们在一体化进程中的影响和作用远超英国这种始终持有“欧洲怀疑论”的“半路货”。这些核心国家的离心,将直接导致“二战”后欧洲一体化进程的终结。

  由于经济增长到达瓶颈,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全球化以及移民问题都对普通民众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冲击,导致民粹主义情绪不断抬升。加之欧元区及欧盟自身存在较大缺陷,不同国家的竞争力和生产力发展速度不同,却共享同一种货币及货币政策,在各种制约下财政政策通常难以发挥效用。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各国竞争力的差距还会逐渐拉大,一旦经济遭遇困境,缺乏支柱产业、竞争力低的国家将受到更大的冲击。在种种矛盾之下,欧洲的反全球化、反一体化的力量仍将有增无减。

  一旦欧盟分裂,欧洲一体化的政治经济格局将被打破,欧洲整体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将显著降低,各个原成员国之间甚至可能开始出现政治及贸易方面摩擦。而各国贸易政策的重新协商也将耗时耗力,并且该进程及结果都有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冲击,甚至给全球经济格局带来巨大变革。

  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今年举行大选的国家都是欧元区成员,它们退出欧盟将重创欧洲经济一体化并导致一体化货币机制的瓦解——即欧元的终结。

  欧元是全球第二大储备货币和第二大结算货币,以欧元计价的金融资产规模更是天量,毫无疑问地说,欧元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市场发挥着基石性的作股指期货交易时间用。一旦欧元本身的存废出现问题,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冲击将是灾难性的。

  我们认为,欧元失败后金融市场最直接面临的问题就是,现有的欧元资产如何重新计价?各国回到本币时代,各国资产如何计价?可以预见的是,一旦欧元失败,各国回到本币时代,将面临一场大规模的金融混乱。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各国一定会想办法压低自身的货币价值,以增强本国贸易的竞争力。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欧洲区域的货币混战。此外,欧元区崩塌带来的各国债务违约问题也值得高度关注。一旦欧元区各国不再使用欧元,各自恢复本国货币,将会带来一系列的债务违约风险,而在低利率及欧元区不断QE的背景下各国高企的巨额债务一旦发生违约将造成不可估量的风险冲击。

  下表是上世纪80年代末欧洲货币一体化诞生之初,各欧元成员国的货币计价比例。

  [

  \&1欧洲货币单位包含的各国货币量\&美元汇率\&德国马克\&0.719\&0.5432\&英国英镑\&0.0878\&1.7685\&法国法郎\&1.31\&0.1590\&意大利里拉\&140\&0.000742\&荷兰盾\&0.256\&0.4802\&比利时法郎\&3.71\&0.026\&丹麦克朗\&0.219\&0.1393\&卢森堡法郎\&0.14\&0.026\&爱尔兰镑\&0.00871\&1.4265\&希腊德拉克马\&1.15\&0.0065\&]

  当然,上述恐怖的景象只会在欧元正式失败的场景下才会发生,而且和欧元的诞生经历了很长的过渡期一样,欧元的废止一定也会有一个过渡期。随着时间的推移,金融市场会慢慢恢复并适应一个没有欧元的a50指数期货时代,但在事件爆发的初期,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迎来一场金融海啸。仅从今年的时间维度来看,欧元区的政治风险在逐渐上升,欧洲大选年可能成为欧洲分裂的起点,或者说是一个由加速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随着欧洲风险的日益显露,全球投资情绪将再度转向避险模式,届时美元、日元、人民币资产和贵金属都将成为“逃离欧元”的选项。

下一篇:中钢协:后期钢价难以大幅上升 上一篇:国内菜粕市场供应趋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