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重度发推上瘾者”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大梳理

文 / 维胜金融2017-03-17 00:00

距离1月21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已经过去快两个月。 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论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还......


距离1月21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已经过去快两个月。


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论是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还是打击墨西哥非法移民,再或是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无限期停止接受叙利亚难民,特朗普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引爆舆论。本期扑克投资家想说的是特朗普的能源政策。


作为一个推特狂魔,他在能源方面有过许多惊人言论,我们暂时整理了一下:


Trump on wind 风电


It's Friday. How many bald eagles did wind turbines kill today?They are an environmental & aesthetic disaster.今天周五。今天风机弄死了多少秃鹰?它们真是既无美感又戕害自然。

— Donald J.Trump(@real Donald Trump) August 24,2012


Trump on fracking 压裂技术


Fracking will lead to American energy independence.With price of natural gas continuing to drop,we can be at a tremendous advantage.压裂技术将引领美国能源走向独立。如今天然气价格持续下滑,我们有绝对优势。

—DonaldJ.Trump(@realDonaldTrump)May3,2012


Trump on solar and Solyndra 光伏


Another solar company@Barack Obama funded with our money has filed for bankruptcy 奥巴马用我们的钱来扶持光伏,你看又一家光伏企业破产了。

—DonaldJ.Trump(@realDonaldTrump)April3,2012


Trump on global warming 全球变暖


It's really cold outside,they are calling it a major freeze,weeks ahead of normal.Man,we could use a big fat dose of global warming! 外面真冷,他们说是难得一遇的大霜冻。全球变暖来得猛烈些吧!

—Donald J.Trump(@real DonaldTrump) October19,2015


The concept of global warming was created by and for the Chinese in order to make U.S. manufacturing non-competitive.“全球变暖”这一概念就是中国人炮制出来用以打击我们制造产业的。

—Donald J.Trump(@real Donald Trump) November6,2012


This very expensive GLOBALWARMING bullshit has got to stop.Our planet is freezing, record low temps, and our GW scientists are stuck in ice.应该禁止“全球变暖”这种扯淡言论。地球在变冷,气温创新低,我们的气候变化科学家还在冰里。

—Donald J.Trump(@realDonald Trump) January2,2014


Trump on coal 煤炭


Obama’s war on coal is killing American jobs, making us more energy dependent on our enemies & creating a great business disadvantage.奥巴马对煤炭的抵制造成失业,使得美国能源更依赖敌国,造成极大商业损失。

—DonaldJ.Trump(@realDonaldTrump)June3,2014


特朗普的能源取向清晰地反映在其新内阁组成上。下面几位能源大佬先后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宣布任命著名的EPA反对者斯科特·普瑞特(Scott Pruitt)来接任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署长。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要求所有的煤电发电厂要降低碳排放的45%,很多电厂达不到这个要求,很多州提出反对,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就是他发起了反对美国环境保护署所力推的《清洁电力法案》的诉讼。普瑞特从2002年就开始接受能源公司的支持,其中有一半的资金用来提供给特朗普参加竞选活动;


宣布将提名毫无从政经验的油气巨头埃克森美孚CEO蒂勒森(Rex Tillerson)担任新一届国务卿。美孚为竞选提供了1800万美元的支持,其中的91%都流向了共和党;


提名前德克萨斯州州长、石油行业的坚定支持者佩里将出任能源部长,他曾因呼吁撤销美国能源部而出名。油气公司前后支持佩里的总统竞选资金也高达260万美元。


提名内政部长莱恩·辛克(Ryan Zinke),他背后的财团大部分是煤矿出身,所以他支持在美国进行煤炭开发,希望扩大对燃煤发电厂的税收优惠。


特朗普化石能源捍卫者的名号已经坐实。


他曾经夸口:美国的石油储量是所有欧佩克成员国石油探明总量的1.5倍;美国的天然气资源超过了俄罗斯、伊朗、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的总和;美国的煤炭资源是俄罗斯的3倍。


有这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油气资源,特朗普意欲如何开发?


“美国第一能源计划”(AmericaFirstEnergyPlan),是否能重新奠定化石能源在美国经济活动中的核心地位?


石油行业


在北达科他州的能源峰会上,特朗普第一次系统性地阐述了自己的能源政策方案:“石油是美国能源独立的核心,美国政府应停止过度监管,努力加大对自身油气资源的开采力度。”


共和党一贯鼓吹美国需要实现更大程度的能源独立,这从尼克松时代就开始了。他们主张美国应该摆脱对欧佩克石油的依赖,但是对于环保人士敦促的美国需要戒掉石油瘾的诉求敬谢不敏。相比民主党人,他们更加倾向于取消对于油气勘探开发的管制措施。


但对特朗普来说,这显然是困难的。美国有两部近海石油开采禁令。一是国会的法律禁令,1982年颁布;二是美国政府颁布的行政禁令,1990年由老布什总统签署。只有这两个禁令都被解除,并征得沿岸各州政府的同意,石油公司才能开采石油。


我们知道,得克萨斯、阿拉斯加和墨西哥湾是美国主要产油区。其中,墨西哥湾地区集中了美国大部分石油海上钻井平台,石油产量约占美国总产量的25%。


而允许进行石油开采的,只有中、西墨西哥湾和阿拉斯加沿岸部分水域,而占全美近海水域85%的大西洋、太平洋和佛罗里达州东墨西哥湾水域全是禁地。


2010年,奥巴马宣布部分取消在美国近海开采油气的禁令,允许在大西洋海岸、墨西哥东部海湾及阿拉斯加州北海岸的广阔水域进行油气开采。2014年,政府批准了石油公司对大西洋海域石油资源进行勘测的计划。


然而,这引起了环保组织以及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美国沿海的石油勘测计划将对海洋鱼类、海洋哺乳动物以及旅游业带来严重威胁,2016年3月,政府只得宣布缩减大西洋海上钻井计划,并禁止大西洋沿岸石油钻探。


奥巴马在卸任之前,又颁布《外大陆架土地法案》,禁止美国人在大西洋和北极海域的领海进行新的石油气及天然气钻探计股指期货行情软件划。


对特朗普而言,要想争取进一步扩大近海石油开采领域,较为容易的是解除相关行政禁令,他可以采用总统备忘录形式解除《外大陆架土地法案》。但是要想解除国会的法律禁令,还需要看两党斗争的结果。


特朗普的另一主张是减少油气租约的环保限制,以降低油气开发面临的障碍。


在美国,土地地表使用权和矿产权是分开的。为了开采地下资源,石油公司需要获取地表和矿产的租约。土地和矿权由联邦政府、省/州政府、原住民群体、部分企业(比如铁路公司)和个人这些不同实体所拥有。矿权或工作权益以地理范围、地质层段及其所生产的资源类型(轻质常规油、重油、油砂、天然气等)进行进大豆期货一步细分。


2010年,美国土地管理局对油气地区租用土地进行油气开发进行了改革,强调更多的公众参与,政府部门间更有效的协调及环评时更少的漏洞。租约土地进行石油天然气勘探前,包括公众参与、跨学科的现有资料审查,以及必要时对一些地块发租前的实地访查等步骤。


如果特朗普要对2010年的油气租赁项目改革再次进行调整,环保组织势必极力反对。


于是我们看到更快实施的是第三个路径,恢复有争议石油管道建设。


2017年1月24日,特朗普签署两份单独的行政命令,以推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KeystoneXL项目和DakotaAccess项目的管道建设。


特朗普强调,KeystoneXL和DakotaAccess管道可帮助兑现其竞选期间作出的、在国内创造新的蓝领就业机会的承诺,并表示这两条管道建于美国国内的部分必须使用美国生产的钢材。


Keystone XL(“拱顶石”)是美国当前最受争议的石油管道项目,一直是化石燃料业与环保主义者之间的斗争对象。该项目计划全长约1900公里,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出发,经过美国蒙大拿和内布拉斯加等州,与美国已有管道相连接。由于担心环境污染,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前夕给予最终否决。


KeystoneXL项目如顺利建成,二期工程完工后可望向美国中西部炼油设施日输送59万桶原油,三期完工后每天向德克萨斯州的炼油厂提供70万桶原油,将极大地促进加油输美,进一步减少美国对中东原油的依赖。


同时,由于加拿大东部国土距离西部产油区地理遥远运输不便,美国东部地区生产的石油运到加拿大较离岸石油廉价,所以项目还能显著扩大加拿大对美国产原油和精炼油需求,给石油生产者和精炼商创造巨额利润。


Dakota Access是另一个被中断的项目,计划全长1886公里,从巴肯页岩区出发,运往伊利诺伊州,之后接入现存管线流向库欣地区和墨西哥湾。目前已完工95%,仅剩欧锡湖(LakeOahe)湖底需要铺设。2016年由于水污染问题,这一项目引发美国原住民的抗议,难以推进。


我们知道,这个项目是为解决巴肯原油外运成本高而产生的。以火车为例,这一产区不论是向西至华盛顿炼油厂,还是向东至东海岸炼油厂,再或是向南至休斯顿炼油厂和终端、詹姆斯港和炼油厂,运费价格均在7-10美元/桶。油价高企的时候,利润还是可以覆盖运输成本的,但是在油价低迷的时候,就失去了竞争力。美国东海岸的一部分需求,就已经转向了进口原油。


虽然目前油井投产前投入已经从几年前的1700万美元下滑到500万美元,部分优质井口的桶油成本已经跌至极低的15-17美元,但是没有管道,这些原油就是运不出去。Dakota Access项目建成后,有望日输出47万桶原油。


不过时间还是很紧迫的。现在在北达科他州,原油钻井已经基本停滞了,截至2016年底,仅有38座活跃油气钻井,而2014年同期超过200个。随之而来的是石油产量的下滑,能源经济和金融分析研究所的分析师昆克(Cathy Kunkel)预测,巴肯盆地产量会在2017年底跌至80万桶/日以下。如果到了那个地步,这条管线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意义。


特朗普表示,他会重新就项目具体条款进行谈判,但目前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这表明这两大项目依然会面临一定障碍。


2月,特朗普又挥出一刀,他签署决议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中涉及能源企业的部分条款,使得在美国证交所上市的石油公司不用披露在世界各地进行资源交易时向外国政府支付的款项。


此条款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2012年提出,2016年6月发布,原计划在2018年生效。油气业团体和行业监督组织一直争论:支持者认为,这是一个迫切需要的消除腐败的措施,特别是在尼日利亚、委内瑞拉等“资源依赖型”国家;批评者则认为,这种监管并无效力,还会适得其反,可能无意中迫使公司披露商业秘密和投标估计,使得竞争对手加以利用。


规定松绑之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石油巨头不必披露在世界各地进行资源交易时向外国政府交付的款项,因此能节省大笔支出,据估计,油气行业最初的支出在2.39-7亿美元,随后每年还要支出910万到5.91亿美元。


天然气行业


众所周知,特朗普极力支持页岩气革命的关键技术——水力压裂法,用于页岩气勘探。


水力压裂利用地面高压泵,通过井筒向油层灌注水、沙和化学品的混合液体,促使油层受压碎裂,以使天然气从裂缝中迸出。由于每次液压破碎都需要数百万吨水,灌输进地层的压裂液中需要添加大量化学物质,出油气的过程还将附带排出有害的空气污染物,所以此项技术的环境影响一直处于争议之中。


2014年,奥巴马政府从联邦政府层面全面限制使用水力压裂技术。目前,美国各州基本都存在联邦级、州级和地方政府级的压裂禁令、压裂限制和敌对决议,其数量达数百个。其中,明确禁止使用水力压裂法的有纽约和马里兰州,严格限制或提出使用禁令的包括阿拉斯加、密歇根、伊利诺伊、俄勒冈等14个州,其余地区至少提出了州级使用限制。


所以对于特朗普来说,真正的困难不是推翻奥巴马时期的联邦政府决议,而是即便推翻了联邦政府决议,也无法轻易撼动各州的限制或禁令。从这个层面看,想要通过彻底取消水力压裂限制来促进页岩气行业发展,在实践中较为困难。


此外,特朗普还欲降低天然气的开采排放标准。


2012年,美国环保局发布首个针对天然气井压裂操作的联邦空气法规,要求开发商、运营商使用气体捕捉技术,以控制天然气井压裂、钻井、抽水等环节中释放的有害气体。


此后修订的《新能源性能标准》和《有害空气污染物标准》对天然气行业捕集的主要气体——甲烷提出明确要求,进一步加大了行业成本。这些新开采排放标准于2015年正式实施,但给予行业两到两年半的缓冲时间进行设备、技术和人员调整。


新标准遭到了猛烈批评,美国天然气行业认为新标准将影响当前全美天然气蓬勃发展的势头,而西部能源联盟指责新规定的成本远远超过了行业收益。特朗普政府有可能会利用两到两年半的缓冲时间进行新标准修订,争取降低开采气体排放标准,特别是甲烷排放的标准。


煤炭行业


美国煤炭行业的生产规模在最近十年一直处于下降状态。特别是最近三年,下降尤为明显。这是因为近年来由于天然气水力压裂技术的广泛运用,推动了美国天然气产量快速攀升,天然气以低廉的价格、清洁的排放逐步替代煤炭。而煤炭行业的没落直接影响了相关就业。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数据,1979年美国有25万个煤炭采矿工作,2016年时下降到不足5.4万个。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能源计划”明确提出,高度重视清洁煤技术,此项技术将用于煤矿开采,促进煤炭行业复苏。


清洁煤技术主要通过碳捕捉与封存技术(CCS),将煤炭生产过程中的二氧化碳收集起来,并深埋地下,以达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但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这项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还未成熟到可以商业推广,而美国的清洁煤技术推广项目几乎都以失败告终。


美国密西西比清洁煤项目、伊利诺斯州FutureGen清洁煤计划等政府主推的示范性项目最终均以严重超预算、不能按时运行而不了了之。唯一可以算作成功的案例是NRG能源公司的休斯敦清洁煤项目。虽然按时完工、正常运行,但NRG能源公司表示,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清洁煤项目,今后将不再使用此类装置。从小布什政府开始,推广清洁煤一直属于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之一,但效果不佳也是有目共睹。


为了促进清洁煤技术推广,美国政府推出了相应的促进激励政策,包括


(1)通过“煤研究计划”(CRI)支持能源部国家能源技术实验室(NETL)进行清洁煤技术研发,例如开发创新型污染控制技术、煤气化技术、先进燃烧系统、汽轮机及碳收集封存技术等等;


(2)“清洁煤发电计划”(CCPI)主要支持企业与政府建立伙伴计划,共同建设示范型清洁煤发电厂,对具有市场化前景的先进技术进行示范验证;


(3)通过税收优惠等政策措施,对经过示范验证可行的先进技术进行大规模商业化推广,例如给予集成气化联合循环(IGCC)发电项目、非发电用的煤气化技术税收优惠等。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在油价中低位徘徊、天然气高产且价格便宜的情况下,推广清洁煤技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技术的成熟性和经济性是主要制约因素。而继续保持对清洁煤技术的研发支持投入、继续扩大商业化推广的税收优惠补贴范围和力度可能是特朗普政府主要的促进激励政策。


譬如对现有电厂进行清洁煤技术改造进行补贴,给予满足国家能源政策法要求的新建清洁煤电厂及煤气化项目税收优惠或补贴等。税收优惠及补贴力度可能在过往年度8亿-10亿美元的基础上有一定增加,但增幅有限。而对于支持企业与政府建立伙伴计划、共同建设示范型清洁煤发电厂的政策,已经从小布什政府开始就被证明并不是有效的激励促进手段,特朗普政府在此应不会有更大的调整空间。


因此,特朗普率先采取的是另一个举措:放松环保限制。


2016年2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经做出裁定,暂停执行奥巴马政府的《清洁电力计划》,预计下一步将是推翻《气候行动计划》。


凭借总统行政权力,奥巴马任期内推行通过了《清洁电力计划》以及第一份全国范围内的《气候行动计划》,旨在进一步严格限制发电、煤炭行业的碳排放水平,甚至提出到2030年发电厂碳排放目标将在2005年基础上减少32%。这对于传统发电、煤炭行业来说是十分激进的。


两项计划并未通过国会立法,即便计划重新进入立法通道,在保守派占多数的联邦最高法院也无法获得通过。


2月16日,特朗普又签署行政命令,停止实施河流保护法规。


奥巴马政府于2016年1月实施了河流保护法规,这项政策是为了减少煤矿开采对于地表水、地下水、鱼类和野生动物的损害。法规要求企业避免永久污染水体、损害饮用水资源的开采行为。开采前监控水质,在开采结束后,也要确保恢复水体的清洁和质量。


这条被特朗普称为“威胁到我们伟大煤矿开采工人的未来与生计的法规”的废除,有望使煤炭行业免于损失77000个岗位。


可再生能源


在前期竞选活动中,特朗普本人对可再生能源,特别是美国发展较好的风能和太阳能一直秉承不欣赏,甚至讽刺的态度。但竞选后期,特朗普经过一定调整,对可再生能源的态度逐渐趋于温和,提出希望发展不仅限于风能和太阳能的可再生能源,但未提及是否降低可再生能源补贴,在“美国优先能源计划”中也未提及可再生能源,总体态度仍趋于保守。


目前,联邦政府为部分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提供了通胀调整生产退税(PTC)、投资退税(ITC)和国家财政补贴计划以及税收加速折旧等推动政策。其中,PTC涵盖了风能、生物质能、地热等新能源形式。这种联邦优惠政策的特殊之处在于并不仅仅补贴美国公司,任何项目在美国境内的非美国公司也可享受同等待遇。这也是该类计划被抨击最多的地方。


特朗普可能会在联邦一级逐步降低或取消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推动政策,如将联邦通胀调整生产退税的覆盖范围缩小至美国公司的美国项目,非美国公司的美国项目不可享受;降低国家财政补贴力度,降低对联邦可再生能源研发基金的支持等。


但是即便这样,或许也改变不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趋势。


首先,州级推动政策对这个行业的发展也发挥着不可小视的作用,而且州级推动政策相对独立于联邦政府,直接被调整的难度不小。


州级推动政策包括哪些内容呢?它包括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RPS)以及各种州级现金激励计划。RPS的核心是要求零售电力供应商逐渐增多对可再生能源的购买量。而现金激励计划主要是为位于该州区域内可再生能源项目或制造企业提供现金激励,最常见的激励类型是为户用/分布式太阳能发电设施提供预付折扣或基于发电量的补贴方式。


州议会有权制定及更新可再生能源目标和配额制,而城市仍旧可以控制土地使用及运输系统,并推行建筑节能规范。例如,在小布什政府执政期间,美国虽然在联邦政府层面退出了《京都议定书》,但康涅狄克州、缅因州、马萨诸塞州、特拉华州、新泽西州等美国东北部十个州郡联合成立了“区域温室气体减排行动”(RGGI),目标是在2019年前将区域内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00年的排放水准上减少10%。这不啻为在联邦政府缺席情况下各州力量“另辟蹊径”解决能源与气候问题的好办法。


其次,市场力量在政府层面力量缺席的情况下仍可主导美国的清洁能源转型。最典型的例子是天然气发电对传统煤炭发电的取代,因为科技的进步导致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而足量的天然气供应支撑了天然气发电成本的快速下降,当气电价格低于煤电时市场向更为清洁的天然气转型就是水到渠成。新能源技术的创新发展具有无限的市场想象空间,如美国SolarRoadway公司研发出的太阳能电池板已用于铺设公路,不仅实现边开车边充电“无限”续航功能,还可实现全美全部使用太阳能,并还能有富裕的三分之二电能可供出口。即便特朗普的政策支持的是传统能源行业,如果清洁能源能够保持科技进步的态势,并使其相比传统化石燃料电厂拥有更强的竞争力,那么清洁能源的发展似乎是不可阻挡的。


美国的企业也纷纷承诺使用清洁能源。谷歌对外宣布在2017年所有的电力消费都将来自可再生能源。2016年9月,通用汽车也承诺,公司将在2050年前实现100%利用绿色电力的目标。通用汽车的CEO表示,利用绿色电力可以净化空气,同时降低公司的用能成本。目前,全世界超过82家大公司已经承诺将全部使用绿色电力。


此外,绿色金融在民间的蓬勃发展使得“自下而上”式的清洁能源革命成为可能。在清洁能源发展的初期,主要依赖的是政府的高额补贴,但随国债期货合约着清洁能源商业模式的成功大规模推广,越来越多的私人及机构资金开始进入清洁能源领域,对应的典型金融产物就是绿色金融的普及壮大。例如,美国新能源银行(NRB)与光伏技术供应商SunPower合作,推出的“一站式融资”项目,为个人用户安装太阳能光伏设备提供融资。美国最大的民用光伏设备运营商SolarCity发行了首单非银行资产支持证券,截止2015年9月,该公司已经发行了美国市场共计5个太阳能光伏ABS中的4个,共计融资5.6亿美元。因此,在政府资金投入清洁能源受限的情况下,绿色金融如绿色信贷、绿色债券、气候基金等融资手段为清洁能源项目的开发不断注入新动力。


气候变化


特朗普在竞选中多次提及当选后百日内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下简称《协定》)并撤销美国对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的一切资金支持,并且要直接推翻奥巴马任内的《气候行动计划》。


《协定》承诺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的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并承诺“尽一切努力”使其不超过1.5摄氏度。如果缺少二氧化碳收集和利用手段的帮助,那么《协定》生效的直接后果就包括减少开采已探明的化石能源。


即便是采取二氧化碳捕获技术,《协定》将严重阻碍传统化石能源发展。


这对青睐化石能源的特朗普以及共和党来说是不能接受的。特朗普称,全球变暖是“骗局”,《协定》对美国的能源使用造成限制,并给其商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是“中国的阴谋”。他主张停止向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交费,将省下的资金用于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和更新。


从上述一些能源政策兑现诺言的速度和力度来看,《巴黎协定》的命运确实值得担忧。不过,奥巴马政府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属于行政协议,即不需要通过两院同意,以政府身份即可实施的国际协议。即便美国真的要退出,根据《巴黎气候协定》的退出条款第二十八条要求,特朗普政府只有三年之后即2020年1月才能发出书面通知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在提交了书面通知满一年后,也就是到2021年1月,从国际法来说,美国才算正式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


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更迅速的方法是减少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供数百万美元及对绿色气候基金(GreenClimateFund)数亿美元的资助来消极对待气候变化。


下一篇:期货经营机构服务实体经济行动纲要 (2017-2020) 上一篇:玩转镍产业链,这些是你必备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