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李克强: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安全 不会发生系统性风

文 / 维胜金融2017-03-17 00:00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大会发言人傅莹的邀请会见中外记者......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大会发言人傅莹的邀请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


中美合作的前景是广阔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特朗普总统一直对华发表一些批评性言论,表示中国偷窃了美国就业岗位,批评中国汇率政策以及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上做得不够。我们还了解到,最早就在下个月,中美两国元首可能会实现会晤。我们对于美国希望从中国得到什么已经有了一些概念,我想问,中国希望从美国那儿得到什么?中国对于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中美关系的底线是什么?您是否有信心实现这样的中美关系的发展?还是觉得前路比较艰难?


李克强:你的提问让我回想起去年9月份,我去联合国出席联大系列高级别会议期间到美国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当时美国总统大选正在白热化阶段,就有人向我提问,如果新的总统当选,中美关系会不会有大的改变?我的回答是,不管谁当选美国总统,虽然中美关系经历过风风雨雨,但会一直前行,我对此持乐观态度。特朗普总统当选以后,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两国元首都表示要共同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新政府的高官也都明确表示,要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不是风云变幻能够动摇的,也动摇不得。有了这样一个政治基础,中美合作的前景是广阔的。


我们之所以对中美关系前行持乐观态度,是因为中美建交几十年了,已经有了广泛的共同利益。当然,我们之间也有分歧,比如你刚才提到的在就业岗位、汇率等问题上有些看法不一,或者在安全问题上也有不同认识。我们双方都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加强沟通,坐下来谈,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现在两国外交部门正就两国元首会晤进行沟通。我想,中美关系不仅关系两国利益,而且事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稳定,我们要维护它前行。


至于贸易问题,我在两会参加代表团讨论时,有来自外贸企业的人大代表跟我说,虽然中方是贸易顺差,但是企业生产的产品利润90%以上是美国企业拿走了,中国的生产企业拿到的利润最低只有2%-3%。据有关统计,光去年一年,中美的贸易、投资给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过百万个。当然,各方的统计方法可能不一,没关系,我们坐下来谈,总是会有共识的,即便一时达不成共识,可以搁置分歧。智者的办法是扩大共同利益,分歧点所占比例就会越来越小。


我想起前两天看到国际上有一个权威智库发表文章,他们认为,如果中美发生贸易战的话,首先受损的是外资企业,首当其冲的是美资企业。我们不希望看到打贸易战,贸易战带不来贸易公平,而且双方都受损。现在全世界都比较关心中美关系,中方希望,中美关系不管有什么样的坎坷,还是要向前走、向好处走。中美两国人民都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有智慧来管控分歧,我们有需要也有条件来扩大共同利益。


增长6.5%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我们注意到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持续放缓,今年又把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下调到6.5%左右,这是否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不利的影响?另外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存在很多风险,特别是在金融方面的风险,中国是否能够在世界经济疲软这个大背景下继续扮演世界经济推动者的角色?


李克强:我们把今年经济增速定在6.5%左右,我看到有外媒报道说中国是温和下调了增速。其实,增长6.5%这个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我曾经在中国少林寺陪同外宾看过武僧表演,几岁的小武僧一口气翻十几个跟头不费劲,而练过十几年武功的青年武僧翻三五个跟头就了不得了,主要是块头大了。如果今年中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增量比去年还要大,因为这是在我们经济总量已经超过7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1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而且可以带动1100万人以上的就业。我们这样做符合经济规律,也可以使注意力更多地放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会低。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情况下推动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至于说到风险,今年世界经济政治不确定的因素很多,这是很大的外部风险。对中国来讲,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


我们保持中高速的稳定增长,本身就是在为世界稳定做贡献。当然,我们自己也有一些不可忽视的风险,像你刚刚提到的金融领域。对于这些风险点,我们是高度关注的,发现了会及时处置,“靶向治疗”,不会让它蔓延。当然,我还必须强调,中国金融体系总体是安全的,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因为我们有很多应对工具,储备政策许多还没有用。我们的财政赤字率没超过3%,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在13%,拨备覆盖率176%,这些都超过许多国家,特别是国际上所确定的相关标准。所以我们是有能力防范风险的。当然,我们在中高速行进当中也会系紧“安全带”,不会让风险“急性发作”,更不会发生区域性或者系统性的风险。


准备今年在香港和内地试行“债券通”


凤凰卫视记者: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您首次提到了“港独”问题,指出“港独是没有出路的”,这是否意味股指期货交易着政策上会有什么变化?比如在落实“一国两制”这个原则问题上是否会更加强调“一国”而弱化“两制”?或者以后中央对香港的支持会减少?


李克强:对“一国两制”的方针要全面理解和执行,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说了,“一国两制”的实践要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


至于说支持香港发展,中央政府会不断地加大力度,继续出台许多有利于香港发展、有利于内地和香港合作的举措。比如说去年我们出台了“深港通”。我们要进一步探索开放债券市场,这是国家的需要,香港也有平台。我们准备今年在香港和内地试行“债券通”,也就是说允许境外资金在境外购买内地的债券,这是第一次。香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有利于维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利于香港居民有更多的投资渠道从而受惠,有利于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


人民币汇率会保持基本稳定


财新杂志记者:现在人民币汇率有一定的下跌压力,但是要稳住汇率,要么就是消耗外汇储备,要么就要加强外汇管制。您如何看待汇率下跌、外储下降或者外汇管制的代价?这几害相权您会作何选择?


李克强:首先关于汇率。去年因为国际货币市场动荡,特别是美元走高,许多货币尤其是主要国际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大幅度贬值,而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是比较小的。我们不希望通过贬值来增加出口,这不利于企业转型升级。我们也不希望打贸易战,这不利于国际贸易和货币体系的稳定。我们坚持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可以说在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大的情况下,我们保持了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当然,这也得益于中国经济基本面向好。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是对国际货币体系稳定的重要贡献。


至于说到外汇储备,中国是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合理的外汇储备规模到底需要多少,这有一个实践探索的过程。总之,我们的外汇储备是充裕的,是足以支付进口和满足短期偿债需要的,远远高于国际标准。


说到我们对于用汇进行真实性、合规性审查,实际上这是法律法规早就规定的。我在这里明确,企业正常的用汇、居民到国外求学旅游等的合理用汇是有保证的。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是有分量的,汇率会保持基本稳定。


已责成相关部门就不动产保护


相关法律抓紧研究提出议案


澎湃新闻记者:今年两会前夕,中国政府网联合27家网络媒体共同发起“我向总理说句话”建言征集活动,澎湃新闻和今日头条就其中与民生密切相关问题进行了网上投票。到目前,已经有2131万网友投给了“房屋产权70年到期后怎么办?”,排第一位。请问总理,国家准备怎么解决这一问题?


李克强:中国有句古话:有恒产者有恒心。包括网民在内的广大群众,对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问题普遍关心是可以理解的。国务院已经要求有关部门作了回应,就是可以续期,不需申请,没有前置条件,也不影响交易。当然,也可能有人说,你们只是说,有法律保障吗?我在这里强调,国务院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就不动产保护相关法律抓紧研究提出议案。


今年要推进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


新华社记者:我们在调研采访中了解到,现在一些企业抱怨税费负担过重,辛苦半天也挣不了多少钱。也有消费者抱怨,很多高品质的产品在国内生产不了。请问总理,您对此怎么看?有什么进一步改进的政策措施?


李克强:我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用了很多篇幅提出了许多措施来强调,今年要推进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特别是那些名目国债期货交易规则繁多、企业不堪重负的行政事业性收费。这些收费本来是有用途的,有的是用来“养人”的,减少收费,那政府就要过紧日子。我明确提出,中央政府要带头,一般性支出一律减少5%以上。我在参加代表团讨论时,许多地方政府也都有这样的表示。我们就是要用政府的“痛”换来企业的“顺”,让企业轻装上阵,提高竞争力。我们还要通过像降网费、电费、物流成本等措施,力争今年减税降费能够达到万亿元人民币。当然,根本上还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至于消费者抱怨中国的一些产品质量不优,这说明我们的企业需要让产品进入质量时代,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我们实施《中国制造2025》,就是要提升企业产品和装备的质量。国际上有一种舆论,说是不是中国会减少进口,开放有所收缩,这是误解。提高中国产品的质量,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必然要更大地打开开放的大门,更多地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产品。当然我们会严格保护知识产权,让中外企小麦期货业双赢。对于普通消费者所需要的一些优质产品一时供给不上,我们还可能考虑降低关税、增加进口。总之,要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从中受惠。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的企业下决心,通过发扬工匠精神,使自己的产品赢得消费者的信赖。

下一篇:郭树清:及时研究制订理财资管管理办法 上一篇:中基协:去年96%的投诉针对私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