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结构性改革助力全球经济复苏 需警惕逆全球化风

文 / 维胜金融2017-03-20 00:00

结构性改革 助力全球经济复苏 记者 徐燕燕 “世界经济:穿越不确定性”是本次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开篇话题,来自世......

  结构性改革 助力全球经济复苏

  记者 徐燕燕

  “世界经济:穿越不确定性”是本次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开篇话题,来自世界各国的经济学家从各自的研究棕榈油期货领域分析全球经济的现状、面临的挑战以及对未来的发展提出建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余斌表示,2016年世界黑天鹅事件频发,2017年世界政治、经济领域依然存在许多风险点,比如美国政策调整以及地区热点事件,加上逆全球化思潮抬头,都对全球经济走势带来不确定性。

  “但是,不确定性不等于偶然性。”他认为,“当前全球政治、经济领域不确定性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很大程度上是长期结构性失衡的必然结果。要顺利穿越不确定性,根本在深化结构性改革。中国政策积极推进结构性改革,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也需要结构性改革。”

  全球经济复苏处在重要关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处在重要关口。经过金融危机后8年的调整,世界经济出现新曙光。从20天然橡胶期货行情16年下半年开始,主要经济体指标有不同程度改善,G20制造业PMI加权值持续位于扩张区域,大宗商品市场逐步回暖,持续多年的通缩风险有所缓解,国债收益率逆势上扬,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有所提高。当前形势下,若为了维护一时利益,关起门来搞贸易保护主义,切断资本、商品和人员流动,寻求自家独享的安全避风港,将会使世界经济复苏面临更大不确定性,而顺应全球化发展趋势,克服全球化负面效应,打造全球化升级版,推动全球化向更加包容、更加公平、更有活力、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将为全球经济开辟更加光明的未来。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认为,世界普遍采用了房地产开发的模式和思路来创造经济增长点,现在我们要反思这种模式是否正确。

  “城市大规模开发在不断进行,但要复制这样的模式就需要提高警惕,我们有可能面临一些新的突发的问题。”保罗·罗默称,新世纪以来,我们的建筑规模急剧扩张,几乎要在现有的基础设施上增加100倍。我们需要眼光长远,先把基础打好,不要急于建设。“紧急的问题往往并不重要,而重要的问题也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他表示。

  经合组织幕僚长、G20协调人加芙列拉·拉莫斯表示,尽管近年来世界经济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但挑战已经超出了预期。经合组织预计,2017年世界经济的增长速度是3.3%,2018年是3.6%,仍低于危机前的4%的增长率。但是,中国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

  她认为,当下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包括,某些经济展望和资产价格出现了脱节;因为财富的分配不均,反全球化情绪有抬头的趋势。跟中国有关的风险是私营部门信贷的过度增长,以及高负债率、高杠杆等。

  不过,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张涛看来,情况或许没有那么悲观。全球经济复苏的动力在不断增强。经济增速回升的展望让我们看到了积极乐观的什么是期货交易迹象。其中,新兴市场国家在过去几年提供了70%的增长,未来仍将会保持这样的比例。而美国的一些财政刺激手段已经就绪,欧洲尽管进展缓慢但也在不断复苏。

  张涛认为,当下较大的挑战包括金融环境的大幅收紧,尤其是美联储加息后的前景令人担忧。其次是来自政治局势的发展,或许会阻挠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此外,还要确保全球人民都可以从增长中受益。

  “所以,我们需要考虑增长在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影响和后果,我们应该有意愿做更多的工作,促进全球发展能够更包容、更加均衡。”张涛称。

  他表示,对于发达国家,我们需要刺激需求,也需要解决公司负债过高的问题,帮助它们清理资产负债表。在新兴市场,需要它们有稳健的宏观审慎的监管和金融市场,特别是在中国,中国正在转向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它的发展如果能够成功,对中国自己、对世界都是有益的。

  世界银行前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考希克·巴苏则认为,“转折点”一词可以非常恰当地描述全球经济的现状。“世界经济现在已经进入非常困难的时期,增长在放缓。但是,比放缓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国家的经济表现有一些分化,这也意味着有一些新的机会。”他认为,如果发达国家关上国门,中国在全球会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中国可以利用这样的资源大有作为。此外,印度、墨西哥等国家也值得瞩目。“这些国家都可以使用劳动力连接技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从而能够在世界面临的困难中获得更多的收益。”

  需警惕逆全球化风险

  对于全球经济而言,美国总统特朗普未来的政策走向的影响至关重要。

  对于特朗普未来的经济政策走向,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表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有两个方面会对其政策构成影响。第一是他在竞选中做出的承诺,就是经常在媒体里讲的话。第二是他所在政府里某些人的观点。在他看来,特朗普的政策是会更孤立主义、更民族主义、更多靠向保护主义这一侧。“我们能知道的是会有调整变化,只是不知道调的幅度和方向到底有多猛。”他称。

  那么,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对全球贸易构成怎样的影响?

  巴尔舍夫斯基指出,过去几十年全球化的进程中,随着GDP的上升印证了全球经济是从中受益的,包括实现了大规模的减贫。其中受益最多的国家就是美国和中国。美国过去几十年也一直在努力推动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开放。但是,目前这个趋势正在逆转,因为美国深层次还存在着对全球化的疑虑。

  她称,在此前一个调查中,加入全球经济体系对美国是否有利,其中86%的学者认为美国确实从中受益,但49%的公众答案是否定的,这说明对此问题,民意上已经出现了非常深刻的分裂,也就是保护主义的抬头。

  这在特朗普公布的最新政策中可见一斑,包括违背世贸组织协定,要提升关税、封闭边境等。“也许这些做法并不会扭转全球贸易发展的总趋势,但是我们想看的是这仅仅是一个小幅度的政策调整,还是预期着以后大规模的政策转型。”巴尔舍夫斯基表示。

  她认为,美国如果脱离这种全球化的进程,风险很高,对中国尤其如此。中美两国都肩负责任,要保证世界市场的开放,而且也有责任建立一个互利共赢的双边关系。这意味着中国需要进一步地进行经济改革和开放,减少歧视性的措施,这样才能保证全球化的活力。

下一篇:大商所:强监管 重创新 铁矿石期货发展稳健 上一篇:大商所顺利完成第四次期权业务全市场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