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暴涨暴跌中的巨变:化工行业的未来在哪里?

文 / 维胜金融2017-03-23 00:00

今年2月9号,我曾写了一篇文章讲到中国化工行业正在产生巨变,作为专业文章高达几十万的阅读量,表明大家跟我一......

今年2月9号,我曾写了一篇文章讲到中国化工行业正在产生巨变,作为专业文章高达几十万的阅读量,表明大家跟我一样的担心被暴炒的中国化工品市场,我当时不认为这种被暴炒的价格具备可持续性,暴跌即将到来!


结果呢?才一个月的时间丁二烯从26500元/吨的市场价暴跌到现在的16500元/吨的市场价暴跌到现在的16500元/吨附近;纯苯从9000元/吨暴跌到今天的7000元/吨;还有甲醇、还有PTA、还有聚丙烯。可以这么说,除了 “被高度控盘“的MDI、钛白粉和貌似非常缺的MMA以外,中国大部分的化工品在过去的一个月都是一个字:跌!并且大跌!



我不知道目前这些化工品的价格是否“已跌到底了“,只是相对于油价而言大部分化工品的生产企业盈利仍然非常的不错;短期内我们仍然看不到去年一季度那么低的市场价格,但今年中国化工品市场将处于剧烈的波动之中已成定局。就像我在以前的文章里所讲的那样,我们化工品的生产者们开始彻底的抛弃以量换市场的低价营销模式,也开始渐渐的抛弃注重低价出口国外市场扩展的模式。经过过去五年的洗牌,很多的化工品落后的产能实际上被彻底的淘汰(尽管它们还时不时出现在很多专家的报告中)。


作为上游的基础原料,你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中小企业,因为他们早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迅速提升的产业集中度让这些有影响力的大佬们互相使个眼色就把价格拉了上去,追求利润成了他们营销的首选。一个月前,有生产MDI和丁二烯的大佬告诉我他们的产品市场的售价基本上与成本无关。


不管什么价格只要定出来有人买就行,想不通钛白粉的大佬们在过去的半年为什么会十几次扭扭捏捏的涨价,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像某些产品的企业那样一次每吨涨几千元,毕竟占钛白粉用量70%的涂料现在根本找不到替代品。我们现在不谈今天,我们来谈谈三年后的中国化工品市场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一:新一轮凶猛的产能,扩张正在迅速的铺开


我们以基础化工原料丙烯为例,2016年产能已高达2760万吨,其中最近10年才冒出来的MTO贡献了828万吨,更新的PDH同样贡献了460万吨;今后的四年,计划新建和正在新建的丙烯产能应该超过了1600万吨,如果考虑到下游的需求年均增长是个位数,四年以后没有人认为产能会不严重过剩;我们再来看看乙烯,经过过去五年迅速的发展,2016年产能已高达2100万吨,请记住2017-2018年度新增加的乙烯产能将高达1050万吨;


我们不认为主要乙烯下游的年需求增长会超过10%。还有更多的乙烯丙烯装置正在规划或申报中,如果有人讲乙烯的产能4年以后不会过剩,绝对会是一个笑话;连万华化学都上100万吨乙烯,早已获批的华锦化工,1500万吨炼油配套100万吨乙烯刚刚落实了沙特作为合作伙伴,动工在即。请记住不少的乙烯和丙烯装置都配套它们的主要下游聚乙烯和聚丙烯,所以三年以后聚乙烯和聚丙烯都会陷入严重过剩的状态。



现在我们看看环氧乙烷,2016年产能已经超过了407万吨,曾经高额的利润导致2012-2016年间环氧乙烷产能保持年均增长140%,更要命的是2017-2018年还有55万吨产能落地;环氧乙烷最大的下游是生产乙二醇,占了环氧乙烷用量的49%,现在煤制乙二醇以更低的成本和迅速提高的品质正严重冲击油制乙二醇,如果油制乙二醇对环氧乙烷的需求不能保持与环氧乙烷的扩张同步增长的话,环氧乙烷产能过剩是明摆着的事情了,在这么迅猛扩张的产能面前,你要靠其他下游例如乙醇胺和减水剂来拉动需求的增长绝对不现实。


环氧丙烷是否会好一点呢?2016年环氧丙烷的产能是311万吨,开工率大约在81%附近,陶氏化学在泰国所建的环氧丙烷工厂天天指望着中国发财;今后的四年,正在建的环氧丙烷装置产能高达340万/年,并且全部是先进的共氧化法和HPPO法,我们看不到占它用量需求最大的聚醚多元醇有这个本事承接这么凶猛的产能扩张。


我们来看看PX,过去的五年,PX一举一动赚足了老白姓的眼球,2016年,中国PX产能大概在1400万吨差一点点,产量大约在1000万吨,表观需求大约在2000万吨附近,这中间的差额大部分被美丽的日韩企业“吸收了”,有人会讲随着中韩两国关系趋于一般化我们PX会不会在今后的三年趋于紧张?我还真的不担心,你晓得吗?仅山东一个省新上的PX项目就高达1000万吨,这还没有包括浙江的石化企业在上炼油装置的时候配套的PX项目,如果算上全国今后三年计划上的装置,1500万吨/年的新增产能应该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不要低估山东人和浙江人的决心,他们决定要上的项目从以往的记录上看都是言出必行的,三年后韩国怎么办?新加坡怎么办?要记住他们PX超过6成指望在中国销售。我们看看PX的下游PET—一个因为产能过剩而价格涨不起来的品种,2017年,又有450万吨新增产能砸了进来,你知道吗?到2020年,会有5500万吨总产能,我弱弱得问一句,我们需要这么多PET吗?


面对新一轮凶猛的产能扩张在上游基础化工原材料领域的铺开,我真担心三年后会不会一地鸡毛。


第二,“好大喜功”、“嫌贫爱富”会严重的冲击我们的产业


现在的各级地方上项目首先问你投资规模有多大,例如郭台铭在广东项目的投资有几百个亿,政府的一切审批手续都为了它展开,从宣布计划投资到动工,时间短得让你怀疑人生;但如果你的项目投资也就是几千万或者个把亿,你就慢慢等吧,至少环评这一关会慢得让你怀疑人生。



如果你要投资的这种典型的投资少见效高的项目是位于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又带上“化工“两个字,你一定会被审批等待逼疯的,我帮一家企业上一个项目,位于华东地区,项目投资大概就是一个多亿,按目前的产品市场价和投资规模,一年收回成本没有悬念,并且主导投资的是一个化工上市公司,结果呢?审批已经过去了一年,上个月听说环保部门以过了时效为由退了回来让他们重新排队。要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环保项目,产品和采用的技术极具竞争力,生产的产品用于完全不含溶剂的粉末涂料!作为传统的化工企业太需要这种经济效益好并且真正环保的项目了。上市公司上项目都这么难,小企业怎么办?我们可以离开化工吗?当然是不可以的。


你有一个好项目,想投资几千万建厂,你就别指望在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建厂了,从拿地到项目审批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真担心三五年后中国化工行业站得住脚的都是傻大粗,而靠创新和技术吃饭的专业化学品和化工新材料都因为无法落地而变得稀缺。


我们知道世界上牛逼的化工企业都是靠专业化学品和新材料赚钱,例如过去一年股价翻倍如何炒股指期货的科思创、例如牛B的路博润、又例如碳纤维龙头日本的东丽,而生产这些产品对环境的影响比那些傻大粗的装置不可同日而语。


最后有可能会形成一种怪现象,我们耗费大量的煤和石油,甚至靠大量的进口天然气生产出基础化工原料、不得不低价出口换取可怜的外汇,再用相当高价钱进口我们必需的专用化学品和新材料,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只能无语。


第三、今后三年 我们与国外同行在化工领域的差距还会变大


不要看到我们千万吨级上炼油、百万吨级上乙烯/PX、几十万吨级上环氧丙烷、聚乙、聚丙烯就认为咱们的化工行业达到世界级了,如果只是规模,有价值吗?


你晓得吗?我们超过460万吨PDH装置用的是谁的催化剂?除了污染严重的氯醇法,我们正在运行的、正在建设的共氧化法、HP股指期货行情PO法技术买了谁的?催化剂呢?UOP、巴斯夫、鲁姆人民币期货斯们在偷笑,他们捏着咱们呢,因为我们这些装置的催化剂都是向他们买的。


外国同行不怕咱们上基础化工原料,那些“高、大、上”的装置重投资,对环境不可能无影响,你进口原料,生产时又不得不买他们的催化剂,两头捏着你,他们买你的制成品,深加工后再以更高的附加值卖回中国,可悲吧。


我们真正的差距在高性能产品、下游产品、新材料领域。以涂料为例,超过40%的助剂为国外公司把控,全在中高端;我们是造船大国(世界前二),船用油漆绝大部分与中国企业无关;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国,国外涂料品牌基本上垄断了四大车企。中国政府在科研上的投入的确不少,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不属于企业)的各级科研机构,结果呢?对高性能产品、下游产品、新材料领域的研发在哪?至于国外,具备商业价值的新技术基本上由企业开发并拥有。


下一篇:豆粕期货具有开展期权交易的比较优势 上一篇:繁华犹在 2017你不可错过的大宗商品投资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