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全球三大铜矿山罢工停产,当前情况及影响如何

文 / 维胜金融2017-03-23 00:00

近期南美智利埃斯康迪达(Escondida)铜矿和秘鲁塞罗贝尔德(Cerro Verde)铜矿接连罢工的消息仍然牵动着全球铜市场的......

近期南美智利埃斯康迪达(Escondida)铜矿和秘鲁塞罗贝尔德(Cerro Verde)铜矿接连罢工的消息仍然牵动着全球铜市场的神经,毕竟以智利和秘鲁在世界铜矿供应中绝代双雄的地位,行业对此极度敏感自然就不足为奇了。而在此之前,印尼已经正式实施铜精矿出口禁令,无限期停止美国自由港麦克莫伦铜金矿公司及其它在印尼的铜矿商的精矿出口,印尼格拉斯贝(Grasberg)铜矿被迫暂停铜精矿生产,遣散工人。

智利Escondida铜矿罢工

先是智利Escondida铜矿罢工自2月初开始罢工,目前已经持续一个多月。

Escondida铜矿是世界最大铜矿,位于智利北部的安托法加斯塔大区。必和必拓持有其57.5%的股份,力拓持有30%,以三菱公司为首的两家日本企业持有余下的股份。该矿提供了1万多全时制工人就业,2016年Escondida铜矿产量为100万吨,预计今年产量约110万吨,大约占世界矿山铜产量的5%。但是,由于罢工,Escondida铜矿今年产量将无法达到预期。该矿工会初步估计,罢工已经给必和必拓公司造成7.12亿美元的损失。但是,必和必拓公司已经设法复产。而智利政府则预计,受到罢工影响,2月份智利铜产量将下降12%,使得其经济下降了一个百分点。

罢工工人指责必和必拓公司没有给工人增加工资,而是试图减少分红,取消自愿加班费,改变换班时间等。Escondida铜矿则谴责罢工工人损坏设备和设施。上个月,必和必拓公司甚至宣布矿山进入紧急状态,使得铜矿价格创下2015年5月以来的最高价,但是伦敦和上海金属交易所库存意外增加抑制了铜价进一步上涨。据悉Escondida铜矿上一次长时间罢工还是在2006年,前后共计25天,目前的工资协议是在4年前签署的,当时铜价还高达3.40美元/磅。

秘鲁Cerro Verde铜矿罢工

真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紧接着便是秘鲁Cerro Verde铜矿工人因自由港麦克莫伦公司未能满足其要求的条件,已经从3月10日开始无限期罢工。Cerro Verde铜矿是秘鲁最大铜矿,位于秘鲁南部阿雷基帕地区。自由港麦克莫伦公司持有该铜矿53.56%的股份,住友持有21%,布埃纳文图拉持有19.58%,其他公司持有5.86%。2012年12月份秘鲁政府批准该公司斥资46亿美元进行扩张。当时Cerro Verde铜矿表示,这项扩张项目将带动该公司铜日产量翻两倍,将使其跃居全球五大铜生产商之列。而在2015年底扩产完工之后,Cerro Verde铜矿于2016年连续两个月超越安塔米纳铜矿(Antamina)成为秘鲁最大铜矿。2016年其铜矿产量为49万吨,主要出口亚洲市场,少量出口北美、欧洲和原油期货价格南美。

Cerro Verde铜矿共有矿工约1,650人,约1,300名矿工举行罢工。工人要求公司改善工作安全条件,提高分红。公司则称,已经满足了工会要求的各项条件,包括分红。Cerro Verde铜矿上次罢工是在2011年。过去一年里,秘鲁的许多矿山都发生了罢工事件。Cerro Verde铜矿是秘鲁今年以来第一次罢工。据悉,现在该铜矿只有一半产能在运转,公司已经雇佣了另外的工人来维持生产。公司称,仍在同工会进行进行建设性会谈,罢工未对矿山生产造成太大影响。

印尼Grasberg铜矿停止出口

1月12日,印尼能源与矿业部的煤炭及矿务事务署长BambangGatot称,按照相关规定,无限期停止美国自由港麦克莫伦铜金公司及其它在印尼的铜矿商的精矿出口。而实际上印尼早在2014年就曾宣布禁止原矿出口,旨在借此推动国内冶炼行业发展,镍矿和铝土矿早就实施,但铜精矿出口当时因为受到激烈反对,所以才在今年宣布实施。

受此影响,自由港麦克莫伦铜金公司(Freeport McMoRan Inc)驻印尼项目发言人Riza Pratama在2月14表示,上周五已经暂停印尼项目的铜精矿生产,并开始遣散Grasberg铜矿工人。据悉,印尼Grasberg铜矿项目是全球第二大铜矿。自由港此前表示,铜精矿出口被叫停,意味着Grasberg项目每月将削减铜产量约7,000万磅。

自由港早先曾表示,已警告印尼政府,由于存储能力有限,若在2月中期之前没有拿到出口许可的话,就得将产能削减至全负荷产能的40%。但自由港铜精矿在印尼国内的唯一买家PT Smelting遭遇罢工,且可能至少持续至3月,限制了自由港的生产选项,Grasberg项目的仓库目前已满满当当。

根据印尼新的矿业规定,自由港必须将承包合同换成特殊采矿许可,之后才能申请新的出口许可。2月10日自由港收到了特殊采矿许可,新许可包括更大比例的资产转让要求,印尼项目最多51%的股权将移交至印尼政府手中,而此前的要求是30%。

与此同时,力拓对自由港在印尼Grasberg铜矿的兴趣正逐渐消退。据路透2月9日报道,在Grasberg铜矿未来运营前景不明之际,力拓正考虑退出在该铜矿的权益。报道提及,力拓将在未来几周至几个月内,将决定是否出售其在Grasberg铜矿持有的股权做出决定。根据力拓与自由港1995年签有合资协议,2021年前,Grasberg产量超过特定水平的部分,力拓可拥有40%的份额,而在2021年后力拓则拥有全部产量的40%。

尽管美国自由港印尼分公司的发言人Riza Pratama本月9日称,该公司计划3月21日恢复印尼Grasberg矿铜精矿生产,但目前该矿的铜精矿出口依然没有恢复,这样该公司的铜精矿产出料调整至印尼主要冶炼厂PT Smelting能消化的水平。

对国内铜市场影响如何

就我国而言,铜精矿的进口主要是来自智利和秘鲁,从印尼进口的量并不是很大,所以印尼即便宣布停止美国自由港麦克默伦铜金矿公司及其它在印尼的铜矿商的精矿出口,短期内对于国内铜行业的实际影响也不大。因此最近铜市场进入回升通道,价格大幅上涨,行情似有回暖向好之际。要知道,在去年的有色金属中,铝铅锌锡镍等产品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弹上涨,唯独铜的表现最弱,现货均价38084万元/吨,同比下跌6.5%,不过2017年前两月均价则为47165万元/吨、较2016年均价增长23.8%。

一方面是随着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回升,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明显加快加大,业界对今年的铜需求预期明显增强,看涨情绪不断凸显;另一方面则是上述智利和秘鲁两座超大型铜矿的罢工影响,铜矿供应受阻,自然推动铜价上涨。而早在年初,媒体就有报道,由于2017年全球将有较多铜矿山的劳工协议集中到期,或面临比往年更多的薪资谈判及罢工的可能性,市场因此对今年的铜矿供应预期有所下降,这将会对国内铜价形成支撑作用。

不过铜矿罢工并不是罕见突发事件,回顾全球铜矿罢工历史,其发生频率十分频繁。结合中银国际期货和金瑞期货统计数据看,从2006年以来,除了2010年、2012年和2016年,其余年份每年都有铜矿发生罢工。,用“一言不合就罢工”来形容十分恰当。分析人士指出,近期海外铜矿罢工,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资源国通胀压力抬升、铜价回暖后工人涨薪预期增强与海外铜企降本增效战略未改的矛盾,预计这种矛盾将贯穿2017全年。根据SMM统计,全球今年合同到期的铜矿有11家,其中5家集中在下半年的10月份和11月份,一旦劳资双方无法达成一致,铜市就或掀起“罢工潮”。

具体到智利和秘鲁这两大铜矿生产国的地位来看,罢工对市场带来的震动效应自然是不可小觑。据智利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其全年铜矿产量为557万吨,虽然同比小幅下降3.8%,但然牢牢占据全球第一铜矿生产国的位置。秘鲁政府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得益于新建和扩建矿山产量增长,2016年该国铜产量创历史新高,较上年的170万吨大幅增长38.4%至235万吨,一举超过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铜矿生产国。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铜精矿产量为185万吨,同比增长10.9%。

从我国铜精矿进口来看,智利和秘鲁也是最重要的两个来源地。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中国铜矿砂及精矿进口总量约为1696万吨(实物吨),同比增长约27.6%。其中从智利进口474万吨(实物吨),同比增长26.7%;从秘鲁进口453万吨(实物吨),同比更是大幅增长70.7%,从智利和秘鲁合计进口927万(实物吨),占总进口量的5股指期货培训4.7%。因此,智利和秘鲁铜矿罢工,对国内外铜市场的影响就不言而喻了。

铜矿罢工最新情况

据外媒最新消息,智利圣地亚哥当地时间3月17日,全球最大铜矿必和必拓的Escondida铜矿资方称,已接受罢工工会提出的谈判提议。Escondida铜矿的工人自2月9日开始进行罢工,已经持续37日,因预期供应趋紧,从而推动全球铜价上涨。

但罢工工会称,如果公司书面保证只讨论工会的三个主要诉求,工会将重回谈判桌。工会重申,除非必和必拓同意不削减当前合同的福利、给予新员工与老员工相同的待遇等条件,否则工会不会返回谈判桌。Escondida铜矿总裁Marcelo Castillo称,今天已经就提议进行了答复,周一可能进行会面。他称,公司已经提供新的薪资、奖金和福利。但他未提供更多细节。

按照智利劳工法律,工人罢工15日之后,资方可以雇佣临时工人来维持运作,但资方必和必拓此前称放弃该权利,等待工人罢工30日之后再做出是否雇佣临时工人。Castillo称,Escondida不会重启矿山或港口运作,给予工人考虑新待遇的机会。对此,工会并未立即予以置评。

而对于全球最大上市铜矿企业自由港麦克莫伦公司旗下的Cerro Verde矿罢工,据外媒消息3月14日消息,一位工会领导人周二稍晚称,按照秘鲁法律,如果该国矿业部裁定自由港麦克莫伦铜金公司(Freeport-McMoRan Inc)旗下位于秘鲁的Cerro Verde铜矿罢工为“非法”,则该矿工人罢工下周就可能会结束。

此前该矿工会和资方自由港公司的磋商无果而终,工会方面称,资方并没有满足工会方面的要求。该矿劳资双方的主要分歧在于工人家庭期货平仓健康福利和是否给予工人更大幅度的铜矿利润分成。秘鲁矿业部在针对工会的要求的初步裁决中不同意该矿停止生产。这意味着,如果政府最终裁决仍不支持工人罢工,则该矿工人罢工只能维持一周时间。

因自由港雇佣了合同工来操作主要区域,该矿目前产量仅为正常水平的一半左右。不过截止目前,自由港麦克莫伦公司同工会的谈判仍未能获得成功。

由此可见,南美智利和秘鲁铜矿罢工事件尚未得到真正的解决和处理,全球铜矿后期供应依然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因素。而美联储加息进程仍在继续推进,与此同时,中国方面也在调结构,降金融杠杆,房地产调控调控措施不断加码升级。

因此铜市场当前可谓是利空利好共存,不过在行业人士此前预估了因减产罢工影响100万吨的产量后,认为铜的基本面并未摆脱宽松的局面,所以今年铜价恐怕很难走出整体直线上升的行情,宽幅震荡有可能是主基调。而从的行情来看,如果近期铜矿罢工很快结束,铜矿供应将恢复正常,届时铜价走向如何将更多的取决于具体的宏观经济引导以及电力等终端消费领域需求是否会有较好的表现。


下一篇:硅锰价格持续上涨 部分地区开工率偏低 上一篇:铁矿石仓单解读五:设置信用担保和违约处罚 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