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美元指数跌破100关口引抛售潮 美元资产泡沫拉响

文 / 维胜金融2017-03-24 00:00

美元指数跌破100整数关口抛售潮涌 美元资产泡沫拉响警报 本报记者陈植上海报道 面对近期美 商品期货 元跌势,一家......

  美元指数跌破100整数关口抛售潮涌 美元资产泡沫拉响警报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面对近期美商品期货元跌势,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万分感慨。截至3月23日20时,美元指数徘徊在99.72附近,盘中多次冲击100重要整数关口受阻。但在两周前,美元指数却逼近102关口,准备借助美联储3月鹰派加息效应伺机突破年内高点103.8。

  “是特朗普医改法案遇阻引发美股大跌,彻底打乱了美元上涨通道。”多位外汇交易员直言。但他们认为,这或许仅仅是表面现象。美元回调的深层次原因,是市 场对美元以及美元资产有着过高的预期——比如不少对冲基金在美联储3月加息前,就将美联储年内4次加息效应计入美元美股资产估值,如今随着美股持续下跌令 美联储年内鹰派加息预期降温,他们只能对美元头寸止损调仓,最终引发了美元指数失守100整数关口。

  “说到底,是美元汇率被高估了。美国经济实际发展状况并不支持美元指数能站稳102整数关口,汇率回调与美股泡沫破裂将不可避免。”美银美林汇市策略师Myria Kyriacou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

  美股下跌为导火索?

  多位外汇交易员直言,特朗普医改法案遇阻引发的美股持续下跌,是引发美元指数失守100整数关口的直接导火索。

  Myria Kyriacou认为,美股回调对美元指数大幅下跌的拖累效应,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美股回调令市场对美元年内三次加息的预期骤然降 温,最新调研数据显示,不少外汇交易员认为美联储年内进行第三次加息的概率只有53%,此前一度跌破50%,这导致原先押注美元年内四次加息的投机资本开 始大举撤离美元头寸;二是美股回调某种程度也导致大量资金开始撤离美元资产,导致美元面临不小的抛售压力。

  盛宝银行股票主管 Peter Garnry也向记者透露,近期美股走势与美元汇率波动的相关性的确大幅增加。究其原因,市场此前看好特朗普经济政策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拉动效 应,纷纷买入美股待涨,由此催生更加旺盛的美元需求;如今随着特朗普医改法案遇阻令市场开始担心特朗普经济政策不确定性,美股抛售潮涌同样会引发美元需求 骤降。

  记者多方了解到,近日抛售美元头寸的主要力量,来自对冲基金与大型资产管理机构。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在美联储3月加息当周,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为主的大型投资机构增持美元看涨头寸至175.9亿美元,创下1月底以来的最高值。

  “事实上,不少激进的对冲基金已经将美联储年内4次加息效应计入美股美元资产估值里。一方面近期美国良好经济数据为年内4次加息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 面随着市场预期不断靠拢美联储自身加息轨迹,美联储官员此前多次发表的鹰派加息言论也让市场对美元年内4次加息充满期待。”富拓外汇(FXTM) 首席市 场分析师 Jameel Ahmad透露,这也导致美元汇率持续“虚高”。

  在他看来,随着美股回调,不但令美联储年内四次加息预期破碎,连三次加息预期也变得朝不保夕,迫使这些对冲基金转而抛售美元“自保”。

  “如今市场另一个关注焦点,就是美股还会有多大的回调,对美元的负面冲击还会持续多久。”他直言,此次美股回调之所以不同寻常,在于资本市场开始预感到 特朗普经济政策落地不会一帆风顺,大举抛售受益特朗普经济政策预期而出现过高估值的金融、消费、原材料、能期货软件免费下载源板块美股,进而触发押注特朗普减税、放松监管 和投资基建等经济刺激政策的美元多头头寸陆续撤离,从而引发美股、美元螺旋式下跌的恶性循环。

  盛宝银行与瑞银最新报告指出,此次美股的回调幅度可能接近10%。

  “若按美股回调10%估算,美元指数则可能跌至98附近才能企稳。”美银美林汇市策略师Myria Kyriacou指出,这意味着由特朗普经济政策预期所引发的美股美元资产泡沫即将破裂。

  资金撤离美元资产

 白银期货价格 记者注意到,在美元指数跌破100整数关口之际,美元高估论再度发酵。

  Jameel Ahmad直言,其实在美元加息周期里,美元高估论一直若隐若现——每当美元升值预期升温时,美元指数就会大幅上涨甚至出现高估,一旦加息靴子落地,美元则冲高回落实现价值回调。

  “关键是大型对冲基金与投资机构如何利用美元高估论,为自身投资策略谋利。”他指出。

  多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早在1月初,高盛、摩根士丹利、桥水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等大型金融机构已经发出美元高估论的警告。在他们看来,当时美元指数触及103.8年内高点,已经大幅透支了年内3次加息的市场效应。

  他们认为,首先,在美国充分就业状态下,特朗普财政刺激措施将会触发通胀率走高与美联储加息步伐更快,但它未必能持续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其次,由于美国 人口和生产率增速放缓,今明两年美国GDP平均增速将徘徊在2.2%左右,远没有达到市场乐观估计的3%增速;最后,在美股等美元资产估值偏高、资产泡沫 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美联储表面上释放鹰派加息信号,但实际操作环节仍然会延续相对鸽派的加息步伐,让美国股市慢慢“挤泡沫去杠杆”,反之激进的鹰派加息步 伐将导致资金宽松度骤然下降,令美股失去资金支撑而大幅下跌,对美国经济增长反而造成更大负面冲击。

  因此,2月起,高盛、摩根士丹利、 桥水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等大型金融机构就开始减持美债美股等方式降低美元头寸。有数据显示,这些金融机构一度从美股撤离了约180亿 美元资金,转而投向欧洲国家高信用等级债券与新兴市场股市债市。但是,当时资本市场依然看好特朗普经济政策与美联储鹰派加息预期,导致大量海外资金纷纷涌 入美股,成功“掩盖”了这些资本大鳄的资金撤离行踪。

  “目前,这些机构依然在减持美元头寸,只不过在美元高估论的冲击下,没人再愿意成为接盘侠。”Jameel Ahmad指出。究其原因,3月底全球多数金融机构都进入年度财报公布期,为此这些机构都会抛售估值偏高的美元资产提振年度业绩表现。

  “说到底,还是此前市场对特朗普经济政策与美联储鹰派加息步伐抱有太高的期望值,导致美元汇率与美股被高估,所以在美股美元回调过程,市场缺乏足够的抄底买盘,一定程度触发了美元资产泡沫破裂。”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坦言。

下一篇:期市早茶 | 你需要了解的隔夜重要市场资讯 上一篇:2月公募规模猛增4600亿!更猛的是一季度基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