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A股投资者在期待什么

文 / 维胜金融2017-05-22 09:26

二季度以后市场走弱,对于未来的市场反弹,大家都喜欢用等待二字;今年以来对消费龙头股的抱团特征明显,对于抱......

二季度以后市场走弱,对于未来的市场反弹,大家都喜欢用“等待”二字;今年以来对消费龙头股的“抱团”特征明显,对于“抱团”瓦解的时间,大家也喜欢用“等待”二字。

但是“等待”的内涵是什么?究竟要等待什么样的信号?就此问题,我们的看法是:

1、对经济数据的等待——到底是“复苏证实”对股市好还是“复苏证伪”对股市好?——我们认为“复苏证伪”反而对股市更有利。在今年一季度股市表现较强的时候,当时大家的共识是:二季度的股市表现要看经济数据的验证——如果数据验证“复苏证实”那股市还能涨,如果“复苏证伪”那股市就会跌。而近期发布的宏观数据已开始走弱,股市也跌了不少。这表面看起来是“复苏证伪”的逻辑凑效了,但实际上真正经历了这段时期股市波动的投资者心里应该都清楚,其实二季度以后的股市下跌和“复苏证伪”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更主要还是受到金融监管突然加强的负面冲击。而接下来经济数据的验证还重要吗?我们认为还是重要,只不过逻辑要和一季度大家的共识颠倒一下——接下来经济数据并不是越强越好,反而是越弱越好。原因在于:首先,受统计规则的影响,目前大部分的宏观经济数据反映的还是传统产业的景气状况,如果“复苏证实”那意味着是“旧经济的新周期”,但其实A股投资者已经对传统产业的周期性改善失去了兴趣,更关注是其长期结构调整的效果(去年讲“供给侧改革”长期逻辑的周期股表现较好,但今年出现短期业绩改善的周期股表现却不好);其次,如果宏观数据比较好,对监管层来说意味着“金融去杠杆”有了更厚的安全垫,反而可能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进而冲击到全市场的流动性。反过来再看,如果接下来经济数据超预期回落造成“复苏证伪”,一方面这才能倒逼传统产业真正去落实“供给侧改革”,另一方面这还会动摇到今年“稳是主基调”的调控目标,又能倒逼监管层再出台一些“稳增长”的措施,缓解投资者对政策收紧的恐慌,反而对股市环境有利。

 

 

 

2、对监管政策的等待——到底什么时候才算监管政策“靴子落地”?——我们认为是在从“督查”到“整改”过渡的阶段。对于金融监管政策,大家总有一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都很关心这个“去杠杆”究竟要去到什么程度才算完成?根据银监会的要求,目前正处于商业银行“自查”阶段,因此我们本以为正在“自查”的商业银行应该对这些情况最为了解。但当我们与他们进行交流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清楚目前已经发的产品哪些是合规,哪些是不合规的,结果现在只好“一刀切”,对一些委外投资不管合不合规先赎回再说,对一些难以界定的理财产品到期之后也不敢再续作。这说明“可怕的不是去杠杆,而是对去杠杆的恐惧”,在这种“恐惧”下,商业银行容易“矫枉过正”,导致目前出现持续的资金紧张和利率上行的局面。而要消除这种“恐惧”,就需要监管层进一步制定细则,明确划分“合规”和“不合规”的界限。根据银监会的要求,在6月12日商业银行“自查”结束之后,还有一个“督查”阶段,“督查”结束之后是“整改”,而相应的细则应该就会在从“督查”到“整改”过渡的阶段出台,这才能算是真正的“靴子落地”,届时应该能有效缓解市场对“去杠杆”的恐惧心理。

 

 

 

3、对“抱团瓦解”的等待——到底出现什么信号才会看到对消费龙头股“抱团”的瓦解?——我们认为是看到上文的“两个等待”发生之后。对于消费龙头“抱团”究竟什么时候瓦解的问题,我们在前期已经出了系列报告进行阐述,尤其是上周周报我们和A股历史上三次“弱市抱团”进行比较之后发现,这一次“抱团”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过去三次“抱团”大家抱的是“高成长性”,即那些不同时代背景下最强的“成长股”是大家“抱团”的对象,因此过去三次“抱团”瓦解的根本原因都在于对这些板块高成长性的预期被打破;而这一次“抱团”大家抱的是一种“高确定性”,即当宏观环境和政策环境面临高度不确定性的时候,那些稳定增长的龙头公司反而获得了“确定性溢价”,因此这次“抱团”的瓦解可能不会是因为龙头公司业绩的证伪,而是因为宏观环境或者政策环境的不确定性降低。那什么情况才算“不确定性降低”呢?本文的前两部分阐述的“两个等待”刚好一个是针对宏观经济环境,一个是针对政策环境,在这“两个等待”发生之后,应该就能显著降低中长期的宏观不确定性——总而言之,我们认为“确定性溢价”已经使消费龙头股出现了“估值泡沫化”,但是要在短期内看到泡沫的破裂似乎又很难,需要上文的“两个等待”发生之后,对消费龙头抱团瓦解的“等待”应该也就会兑现。

 

 

下一篇:房企靠海外发债融资行不通了 上一篇:民间投资增速时隔7个月再次出现回落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