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融创和乐视的爱恨情仇

文 / 维胜金融2017-05-24 14:32

乐视变局 乐视的故事在一季季上演,似乎总没有结尾。今年1月融创中国驰援资金链紧张的乐视,然而,这一重大利好......

乐视变局

乐视的故事在一季季上演,似乎总没有结尾。今年1月融创中国驰援资金链紧张的乐视,然而,这一重大利好并未能消除乐视接踵而至的风波。5月21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只担任乐视网董事长,成为这一季“故事”的高潮。资本的进入和人事的变动,带来的是乐视整个体系的变局,乐视的业务正在发生变化,贾跃亭就表示乐视今后聚焦在上市公司和汽车两大体系,非上市公司在孵化成功后,第一时间考虑纳入上市公司或独立上市。另外,乐视过往一直主张不同生态体系之间的融合,但是以后或更多地进行不同体系之间的隔离。

导读

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外界所看到的变化,大部分仍是融创入股乐视时,谈判筹码的陆续兑现:从分离上市、非上市公司业务,到乐视网总经理一职任命、增派多位财务管理人员,也因此,这一阶段乐视管理过程,给外界留下了融创强势之感。

融创试图剪断乐视系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间的“脐带”,目前初见成效。

5月21日,乐视网公布了包括总经理、财务总监在内多项职务的变动,其中乐视致新负责人梁军取代贾跃亭出任总经理。人事变动之外,一项更为深刻的改变发生在过去四个月的乐视身上:乐视系各业务线和子公司呈逐步割裂之势,这一趋势在乐视上市、非上市业务之间尤为明显。

 

 

而乐视非上市业务被推向更为孤立状态,对外获取融资成为唯一的渠道。与此同时,乐视电视、影视所代表的优质、离盈利更近的乐视旗下资产,在乐视体系内的话语权和地位得到进一步提升。总体来看,乐视不复过去两年的激进态势。

乐视去“生态化”

“每个生态子公司均互相寻找合作,将自己的优质资源优先拿出来和乐视生态下的子公司分享,不断尝试寻找共赢的方式。”5月22日,一位在乐视控股任职两年的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

尽管乐视上述做法,由于子公司不同的KPI,存在执行层面的压力,但当时乐视内部形成的风气是,“但凡有了一些可和公司内部合作的事情”,就会去找集团内部的公司合作。

上述举动导致的结果是,整个乐视体系在多个业务层面进行打通,包括乐视会员、影视内容、手机电视等硬件、网约车服务甚至酒类产品的在线销售。这种做法带来极高的关联交易,尤其存在于乐视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体系之间,而乐视内部则将这种做法称为“生态化反”,贾跃亭和他的乐视也将“生态”话术发挥到了极致。

在去年11月发布那封反思信后,贾跃亭彼时对乐视布置了一些调整,但这些调整还未彻底落地,携上百亿资金而来的融创中国入股,乐视再度迎来新一轮的调整。这些调整,完全推翻了乐视此前的组织架构和模式。

融创入股后,乐视在硬件产品上游供应链上进行了区隔。例如乐视电视和乐视手机,以往在存储和屏幕两块业务上是重合的,但在融创入股后,孙宏斌推动上述重合业务进行了彻底区隔。

仍是针对乐视电视业务,近日乐视致新方面正式宣布收回销售职能。以往这一职能归属专门的硬件销售平台,归属销售平台的还有乐视线下加盟销售业务LePar,当日还有一个消息是,彼时还未被公布担任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已接手LePar业务。

乐视视频CEO高飞此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乐视所谓“生态化反”目标实现来自两个层面,一是大量分配乐视控股股权,确保大家在“一条船上”,其次则是通过日常的顶层会议,保证信息流转。高飞告诉记者,每周一总裁会上,超过160人同时参与。

上述员工也坦承,尽管在业务拓展期,新的业务能够背靠整个乐视系获得资源,但一旦某项业务遭遇困境,被其影响同样是全盘受损。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乐视在去年11月那场风波最初的导火索,其实是归属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手机业务,但影响很快波及上市公司股价。

此举带来的另一个影响,是子公司之间的互相输血,且不够透明化。过去一年,关于乐视在业务间挪用资金的传言不绝于耳。

但在乐视自去年11月公布危机以来,乐视已逐渐告别上述协同机制。无论贾跃亭抑或是孙宏斌,均指出乐视短板在于缺乏精细化的管理机制。

上市、非上市业务隔离

上述调整意味着,贾跃亭近年所打造的一个各自专攻、互相协同的乐视体系架构,正被彻底打碎并重构。目前来看,这一过程中发生的两个变化,一是乐视不同业务公司,尤其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区隔,二是非上市业务面临生存困境,乐视七大子生态布局难以为继。

尽管贾跃亭仍在5月21日那场沟通会上称,乐视七大子生态缺一不可,与此同时他也提到:乐视考虑放弃非上市业务子公司的控股权。贾跃亭此前曾表示不会考虑出让子公司控股权。此外,贾跃亭称,乐视手机业务目前处在“准休克”状态。

融创将乐视上市业务和非上市业务之间建立起了防火墙,这也意味着乐视非上市公司业务若想持续发展,需要对外寻求独立融资。

与架构调整同步的,还有乐视非上市业务中的人员优化。一位乐视控股员工告诉记者,乐视控股在内的多家公司品牌市场部门,被指令裁员75%,此外乐视商城业务也是裁员部门。一位乐视手机中层则告诉记者,乐视移动在此次裁员中同样背负指标。

考虑到乐视致新已将销售职能收归,这也意味着乐视商城可承担的销售职责被大大削弱,裁员也在情理之中。

并购专家王世瑜告诉记者,其认为与乐视前两年的激进做法相比,目前乐视的调整可谓是“纠偏”。这代表了目前不少资本分析人士对于乐视此次调整的看法:乐视此前鼓吹的所谓“生态协同”并不完全可取。但记者同时也注意到,部分乐视网投资者颇为关心,失去生态概念的乐视,未来的成长性和空间性存疑。

贾跃亭去职总经理,由梁军接任一事,早在4月底即由孙宏斌在融创投资会议上透露。但此番贾跃亭卸任乐视网总经理——尽管其在过去两年间的第一头衔是“乐视控股董事长”,仍旧引起了不小波澜。

一位接近乐视的人士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外界所看到的变化,大部分仍是融创入股乐视时,谈判筹码的陆续兑现:从分离上市、非上市公司业务,到乐视网总经理一职任命、增派多位财务管理人员,也因此,这一阶段乐视管理过程,给外界留下了融创强势之感。

下一篇:世界气候治理,少不了中国的一份力 上一篇:茅台能到600元?这赌局有人开了1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