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麦肯锡认为中国的国企改革已经提速

文 / 维胜金融2017-05-27 10:00

三中全会以来,国企改革更多表现出等待、观望的情况,改革的畏难和避险情绪较重。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0月发表《......

“三中全会”以来,国企改革更多表现出等待、观望的情况,改革的畏难和避险情绪较重。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0月发表《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企》的讲话。这之后相对此前来说,取得了“巨大进展”,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黄河对财新记者表示。
  黄河分析称,“真正执行起来原则很对,但碰到具体矛盾该怎么处理?在落实层面,各个部委应该做的是分解、细化,面对压力,国企改革开始加速。”
  5月23日,麦肯锡发布题为《筚路蓝缕、攻坚克难 – 聚焦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改革》的报告,报告基于麦肯锡对约40家国企的调研。报告称,中央政策已明确了改革方向和要求,但试点和拟试点企业对于关键性操作细则仍处于探索阶段。
  黄河介绍,“此次改革中,我们发现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普遍面临国资监管机构的授权尚不充分、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尚不健全、党组织融入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尚待厘清、集团管控模式及总部职能设置不符合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总部‘管资本’的定位、国有企业人才体系建设等五大方面的挑战。”
  就国资监管机构授权不充分这一挑战,他解释称,部分国资监管机构存在不愿放权、不敢放权的心态,这一方面是源于过去的惯性思维,以前管资产管得较多、较细。他举例称,曾经见过某一级的国资监管机构,甚至会派人参加其监管企业二级公司的战略和预算的讨论。
  此外,也与大环境下的一些避险思维有关。他说,改革必须担当,不少人担心放权多了会不会出风险、出问题。
  不过他也表示,今年以来,各地国资监管改革加速,“我们也发现个别监管机构在条件不完全成熟的情况下,是不是放得过快了?”比如,在很多企业的“三会一层”没有打扎实的情况下,就把权力下放。
  并不是有了“三会一层”,公司治理问题就自然解决了,关键还是要坐实。
  麦肯锡报告称,理顺以下六大关系将有助于改革的推进,即:国资监管机构与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关系、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董事会与经理层的关系、加强党的领导与现代法人治理结构的关系、总部“管资本”与二级平台“管资产”的关系、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总部深化放权与强化管理/监督的关系、职业经理人体系与国企人才体系之间的关系。
  在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华强森(Jonathan Woetzel)看来,从管资产到管资本是一个极为核心的转变,管资产相当于运营管控,管资本则是以提高效率为目标,核心是抓回报、抓股权等几个最主要的方面。
  他以钢铁行业为例称,管资产模式的主要目标是保全、做大资产的价值;而管资本模式强调提高效率,可能就要考虑控制、乃至缩减资产规模。
  报告还指出,人才亦是改革过程中的重点。职业经理人体系的核心在于做到“岗位能上能下,薪酬能高能低,员工能进能出,身份能内能外”。
  就人才市场化和国企高管限薪的矛盾,黄河表示,职业经理人制度过去并没有大规模地讲,现在多有强调,核心意思是,董事长、监事长等党培养的高级干部就不必在薪酬方面有过多想法了,但除此之外的管理人员要尽可能市场化。
  他坦言,撰写这份报告的一个出发点,是让大家更好意识到,国企改革除了混合所有制,还有一些同样重要的议题。最根本性的问题还是公司治理,特别是体制机制的改革。过去的一些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践并未把董事会坐实,很难保证取得好效果。
  考虑政治因素,体制机制问题改100%不现实。但他认为,考虑到国企不错的条件,只要体制机制能有30%、40%的改革,就会有迸发出巨大的生产力,股本回报率(ROE)提升10%、20%是很容易的,结果就会非常好。

下一篇:OPEC延长减产,但规模不变 上一篇:增值税发票新规定,企业购买要填序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