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打击减持,减持新规针对的是哪些股票

文 / 维胜金融2017-05-31 09:57

在刚刚过去的端午小长假期间,监管层向A股市场释出了浓浓暖意,减持新规便是其中之一。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

在刚刚过去的端午小长假期间,监管层向A股市场释出了浓浓暖意,减持新规便是其中之一。

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交所及深交所同日也发布了相应的实施细则。新规针对突出问题,对现行减持制度做进一步完善,有效规范股东减持股份行为,避免集中、大幅、无序减持扰乱二级市场秩序、冲击投资者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新规均自发布之日起实施。这也意味着,A股投资者今日就将享受到新规带来的“福利”。有专家指出,减持新规有助于健全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形成稳定的市场预期,对A股市场能够起到极大的提振作用。

首发限售股:减持压力骤降

今年以来,最被市场所诟病的无疑是次新股首发限售股解禁导致的二级市场巨额套现压力。在此背景下,次新股一次又一次遭到减持冲击,股价持续走低,其中5月受减持压力冲击最为明显的便是第一创业和帝王洁具。

以第一创业为例。5月11日,第一创业迎来9.8亿股首发限售股份解禁,占公司总股本的44.77%,涉及的股东达36名之多。而该股解禁市值近200亿元,远高于解禁前第一创业不足45亿元的流通市值。由于此次首发限售股东累计了超过50%以上的浮盈,巨大的套现冲动令第一创业股价在限售股解禁后的6个交易日里惨跌35.54%。更悲惨的是,考虑到其巨额限售股解禁,第一创业在5月初就曾出现过“闪崩”跌停,令投资者损失惨重。

 

 

随着减持新规出炉,次新股未来遭遇首发限售股解禁的压力会大大减少。

相较于之前的规定,减持新规的适用范围有所扩大,IPO前发行的股份、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将与大股东和董监高所持股份一样受到规则约束。同时,在原有的减持限制比例下新增大股东和特定股东三个月内集中竞价减持不得超过总股本1%,大宗交易减持不得超过总股本2%的规定。换句话说,在新规之下,次新股面临的首发限售股抛售压力会大大降低。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5月31日至12月31日,今年两市还将有涉及260家公司的343亿股首发限售股解禁。而5月31日有首发限售股解禁的为吉祥航空、东兴证券、高伟达、四方精创以及天顺股份。

以吉祥航空为例。5月31日,首发限售股东上海磐石宝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持有的2100万股限售股将解禁,占吉祥航空总股本的1.64%。根据减持新股,该股东若要在二级市场减持股份,那么5月31日减持股份上限是1280万股,这对比吉祥航空日均200万股的成交量,也算是一个天量了。但是若其直接通过大宗交易全部减持,那么受《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股份实施细则》所限制,接盘方在受让股份后的6个月内不得转让股份。换句话说,如果该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减持解禁股,吉祥航空在二级市场未来6个月内都不会受到其减持带来的影响。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减持新规是单一限售股股东在二级市场减持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因此如果涉及多个股东持股,且持股比例不高的情况,股价同样还是可能受到股东减持的冲击。

以天顺股份为例。5月31日,该股将涉及众多首发限售股股东的持股解禁,解禁总规模为74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在限售股股东名单中,皖江(芜湖)物流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白炳辉、朱希良分别持股450万股、300万股、250万股以及1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均超过1%。

那么,这些限售股解禁后在二级市场3个月内减持上限均为74.68万股,仅四位股东累计减持上限就达到近200万股,这对目前天顺股份日均80万股的成交量来说,也是会形成一定压力。但若按照之前规定,该股限售股股东解禁后3个月内的抛售规模可以达到总股本的10%,因此如今的解禁后减持量已是大打折扣。

定增限售股:减持规模“减半”

“在股东减持新规升级的十大措施中,完善大宗交易过桥减持监管安排是政策中最大的看点,之前大股东通过过桥减持途径侵害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此次新规有望堵上这个明显的漏洞。”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如是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的确,今年大宗交易市场极其活跃,大股东和一些定增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市场过桥减持股份对上市公司股价造成恶劣影响,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菱石投资趁雄安新区概念热炒期间,在大宗交易市场巨量减持了冀东水泥。

资料显示,2010年,冀东水泥以14.21元/股的价格向菱石投资定向增发1.35亿股,融资19亿元。增发完成后,菱石投资持有冀东水泥10%的股权,成为冀东水泥前三大股东之一。在其限售股解禁后,菱石投资一直未减持,直到今年一季度才减持了1000万股。不过随着雄安新区概念炒作兴起,菱石投资开始加大了减持力度。

4月13日晚间,冀东水泥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菱石投资自2月22日至4月12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累计减持公司股份6737.62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数量的比例约为5%。而在4月12日当日,冀东水泥在大宗交易市场就成交了5737.62万股。受到第三大股东、同时是定增股东的大幅减持影响,冀东水泥股价一路下行,自减持公告发布日起,截至5月26日,冀东水泥累计跌幅达到30.88%。

深圳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经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次减持新规我认为影响最大的还是定增限售股(的相关规定),因为有一条是直接令定增限售股解禁12月内减持不得超过50%。换句话说,整个定增限售股解禁的实际解禁流通数量(在解禁后一年内)就少了一半,而且很多定增股东账面有较大浮盈的,一般会选择在大宗交易市场一次性减持完毕。如今大宗交易接盘方减持也受到约束,6个月内不能卖出,这对大宗交易市场是很大的冲击。对二级市场来说,则是极大的利好。”

记者通过WIND数据统计发现,从5月31日至今年底,两市还将涉及500只个股的868.12亿股定增限售股解禁。按照减持新规折算,在解禁后一年内,实际能减持进入流通的限售股为434亿股,解禁规模“砍半”。此外,目前定增限售股累计浮盈较大的个股有宝硕股份、世纪华通、印纪传媒、八菱科技、柘中股份、双林股份、新开源等51只,参与定增机构账面浮盈均超过100%。这些限售股解禁后,股东套现意愿可能较强。

如5月31日将有2425.97万股定增限售股解禁的富春环保,涉及解禁股东包括上海力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力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及马雪峰等风投公司与自然人。根据Wind数据计算,目前这些参与富春环保定增的投资者,账面浮盈为151.55%,有较大的获利空间,解禁后减持意愿可能较大。

不过,根据减持新规,这些股东所持股票解禁后,一年内减持上限已经“减半”,而在3个月内在二级市场减持股份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可以说,相比之前的冀东水泥遭遇单日巨量减持,富春环保定增限售股解禁后的短期减持压力已经大大降低。

宋清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就目前的减持新规和交易制度本身而言,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协调了散户和公司股东之间的利益关系,起到了公司上市、并购、定增之后的股价在一定阶段内稳定的作用,让参与的股东可以在未来实现价值变现。但就执行方面来说,可能交易制度还是存在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例如,有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减持超过5%却没有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证监会给予的处罚相比其套现的资金仅是九牛一毛,上市公司股东的违规成本太低了。对于投资者而言,监管层只有进一步加大监管、加强处罚力度,才能真正有效地堵住制度中存在的各种漏洞,才能让违规者做到无法肆意违规套现。也只有处罚力度大幅提升,才能震慑住上市公司重要股东肆意减持套现的冲动,才能确保A股市场更长远更健康地发展。”

下一篇:增值税发票新规,企业报销需要填纳税人识别号 上一篇:可还记得中国银河证券?经纪业务太重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