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信用债利率突破9%,6月资金面仍吃紧

文 / 维胜金融2017-06-05 10:03

今年以来债券发行成本节节攀升,近日更是有3年期信用债发行利率突破了9%。机构认为,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企业无......

今年以来债券发行成本节节攀升,近日更是有3年期信用债发行利率突破了9%。机构认为,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企业无论是发债还是贷款,都将面临更高的融资成本,去杠杆也正在从金融部门传导至实体企业。

3年期信用债发行利率破9%

近日,“17金一03”3年期公司债发行利率高达9.3%,成为继1月“汇通9次”、2月“16太保1B”之后,今年第三只发行利率超过9%的信用债。其也是自去年7月以来,发行的3年期信用债品种中,利率最高的一只。

企业发债成本是否已经普遍达到了如此高的水平?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债券市场利率上行是事实,但是这么高的发行利率还是与发行人自身资质有关。

记者发现,这只债券的发行人是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其主体评级仅为AA,而回顾金一文化的发债历史,此前发行的“17金一01”票面利率就已经高达8.5%,甚至在2015年债券牛市时发行利率也高达8.8%。从企业自身盈利能力来看,金一文化经营现金流已经连续三季度为负,流动资产周转率也创下上市以来新低。

Wind数据显示,五月债券市场发行利率整体呈现上行态势,公司债、企业债、中票、短融平均发行利率分别为5.26%、6.58%、5.71%,4.90%。整体来看,短融中票的总发行占比也有所上升。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员吕品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发债成本在整体攀升。第一,二级市场利率上行,企业发债成本必然上行;第二,新债的投资需求也在降低,监管驱动银行资金从表外回流表内,会抽离信用债的配置需求。

吕品告诉记者,过去每个月都有新增资金进场来配置债券,所以信用债发行也不断创新高,而目前不仅新增有限,很多委外到期都赎回了,全市场对信用债需求自然降低了,所以未来信用利差仍要走阔。至于能继续上多久,还看基准利率的走势。

融资成本攀升,资金面难言乐观

随着发行成本不断上升,今年以来,大量信用债也因成本过高和需求不足而最终取消发行。据记者统计,今年弃发的债券总规模已经超过3000亿元,净融资量更是持续为负。另外,此前4月新增贷款环比增加超出预期,机构普遍认为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企业发债成本上升,使得部分直接融资需求向间接融资发生迁移。

吕品还提到,近期其团队在走访时发现,很多过去能以基准利率贷款的企业,今年贷款的利率都已经上浮20%到30%。在银行资金成本提高的背景下,未来加权贷款利率也面临上行。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利率数据中,一季度已经比去年四季度提高了一些,未来银行业二季度和三季度加权利率预计会进一步上升。

在企业发债利率上升的同时,金融部门负债成本也在上升,此前,一年期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已超过了LPR(贷款基础利率),一度备受市场热议。吕品认为,LPR作为商业银行对其最优质客户执行的贷款利率,2015年末以来一直维持在4.3%的水平。有机构近期指出,中长期来看,LPR可能随着银行资金成本的上行而走升。

回顾本周利率市场,不难发现节后资金面并不平静,周三(5月31日)交易所回购利率盘中达到了19.5%,Shibor利率也全线回升。展望6月的资金面,机构普遍认为,在银行面临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考核以及自查的情况下,流动性因素和监管因素仍将使债市腹背受敌。

央行旗下《金融时报》此前透露,央行拟在6月上旬开展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并择机启动28天逆回购操作,搭配好跨季资金供给,保持流动性基本稳定,稳定市场预期。

华创证券固收分析师周冠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6月资金面仍将保持紧平衡,资金价格中枢也将上移。

周冠南认为,6月在保持资金面整体紧平衡的情况下,央行续作MLF是可以预期的。但仅流动性投放无法避免债市波动,6月份将面临的不仅是资金面的压力,另外更大的压力来自MPA考核,包括广义信贷增速和LCR(流动性比率)指标。除了流动性,监管因素也是影响债券市场的核心因素之一。

金融去杠杆向实体传导

金融监管和去杠杆对实体经济影响几何,以及金融去杠杆向实体传导的利弊判断,是学界和业界当下正密切关注的话题。尽管很多观点存在分歧,但一个普遍的共识是,去杠杆正从金融部门向企业部门传导。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吴晓灵认为,任何一个经济活动没有杠杆是不可能的,中国经济的整体杠杆率在全球是中等的、可控的,但是杠杆率的结构是不合理的,中国的居民杠杆率最低,政府的杠杆率尚可,而企业的杠杆率在全球最高。如果企业不能从沉重的债务中解脱出来,对于提高经济效率没有好处。

关于金融去杠杆和实体去杠杆的关系,吕品对记者分析,若没有金融去杠杆的政策的配合,实体经济去杠杆也是缘木求鱼。在此前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和“金融大爆炸”的背景下,要降低银行体系内的信用创造实在难上加难,这也是目前控表外、查理财、降杠杆的内在逻辑。但是实体经去杠杆是需要时间的,最好用企业部门负债或者替代的贷款类指标来看。目前企业的融资成本正在上升并将继续上升,但上行速度会比债市当前的调整速度慢很多。

天风证券近日在报告中提到,在融资成本上升的背景下,更应关注”经营性现金流下降+筹资性现金流上升的企业”。一方面,这些企业本身在经历依靠外部融资补充自身资金不足的过程中,融资成本上升会进一步损害其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当盈利能力下降至某一水平时,企业可能会出现外部融资难度显著上升融资渠道断裂的情况。

而对那些融资难度本身已经很高的企业亦可以从两方面衡量,一是短期有息债务占比高,二是更多依靠债券市场融资而银行融资(长期借款)在下降。目前来看,中下游行业现金流有所下降。如果对比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会发现钢铁、汽车、纺织服装、商业贸易、公用事业、交通运输行业企业出现了长期借款下降和应付债券上升的情况。因此,交通运输和公用事业可能受融资成本上升影响更大。

下一篇:金融大咖们在惠普金融创新会议谈了些啥? 上一篇:棚户区改造能带来哪些经济价值,有何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