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巨额财政补贴,还是无法抑制低效电机?

文 / 维胜金融2017-06-09 09:29

电机系统运行效率低,节能技术和装备水平相对落后,造成了中国电力大量浪费。虽然政府采取了财政补贴等众多政策......

电机系统运行效率低,节能技术和装备水平相对落后,造成了中国电力大量浪费。虽然政府采取了财政补贴等众多政策推动节能,但是受制于市场的需求,高能效产品占比仍然较低。

“2016年,中国电机容量是20亿千瓦,用电量3.6万亿千瓦时左右,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60%。2016年,电机系统的能效水平平均提升了近20%,累计节电约8000亿千瓦时,相当于节能2.7亿吨标准煤,为全国节能顺利完成目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尽管如此,中国电机能效的整体水平比国际先进的电机水平仍低10%左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国家发改委资环司副司长王善成在“推动节能之未来:结合国际能源署的观点——电机及水业系统节能潜力研讨会”上表示。

提高电机节能势在必行

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能源消费大幅度增长和低效利用导致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破坏加剧。

“每年仅煤炭开采破坏地下水资源就达80亿吨以上,采煤沉陷区累计达100万公顷左右,未来10年,每年还将新增4-5万公顷左右,煤矸石堆积大量占用土地、污染土壤。”国家发改委环资司能评处调研员金明红在上述会议上表示。

近些年中国采取的节能减排措施已经取得显著成效。2016年单位GDP能耗强度比1980年下降了76%,比2000年下降了36%,能源消费总量得到了控制。

“按照1980年单位GDP能耗强度水平发展,2013年我国能源消耗总量需要136亿吨标准煤(TCE),是目前实际能源消费总量的3.6倍。按照2000年单位GDP能耗强度水平发展,2013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需要50亿吨标准煤,是目前实际消耗能源总量的1.3倍。”金明红表示。

但是那些低能效的工业设备、家用设备以及崛起的建筑业、交通运输,又再次挑战节能的推进。

据金明红介绍,目前中国终端用能产品中,电冰箱市场保有量约4.2亿台,新增销量3200万台,节能产品占比约30%;空调市场保有量3.6亿台,新增销量5100万台,节能产品占比约20%;电机市场保有量20亿千瓦以上,新增销量约2亿千瓦,节能产品占比约25%。

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电机保有量约17亿千瓦,总耗电量约3万亿千瓦时,占全社会总用电量的64%,其中工业领域电机总用电量为2.6万亿千瓦时,占工业用电的75%。国家节能中心推广处副处长辛升表示,“在用的这17亿千瓦存量电机,基本上是低效电机。”

辛升介绍称,中国的电动机和被拖动设备效率低,电机系统运行效率低,节能技术和装备水平相对落后。“特别是系统匹配不合理,‘大马拉小车’现象严重,设备长期低负荷运行。系统调节方式落后,仍有很多风机、泵类采用机械节流方式调节,效率比调速方式约低30%。电机系统就运行效率而言,要比国外先进水平低10~20个百分点。”

根据美国、欧盟电机挑战计划和上海电科院、上海能效中心等在进行的大量电机系统节能测试评估和节能改造项目经验,空气压缩机系统的节能潜力多在10-50%,风机系统的节能潜力约为20-60% ,泵系统的节能潜力约为20-40%,上述三个系统占了全国耗电量的40.7%。

“变频调速节能技术应用范围广,节电率10~50%,适合流量调节范围大、频率高的场合。系统匹配,解决大马拉小车,解决重载大惯量起动。” 辛升表示。

可是金明红表示,在当前的空调中,不变频的空调占比高达50%。

“目前在用的高效电机市场占有率仍然很低。”国家节能中心副主任徐志强表示,“有数据显示,工业领域电机能效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年节约用电高达260亿千瓦时。因此,提高电机和水业系统节能势在必行。”

政策受阻于市场需求

虽然当前仍然有大批的低能效设备在运转,我们仍然不能忽略中国政府为节能付出的代价。

“电动车这一块的补贴就上百亿。之前对于空调的补贴量,甚至达到当年企业的利润的一半。”辛升表示。

这累补贴始于2009年,虽然是阶段性的不同产品的补贴,但政府也是攒足了力气。

据金明红介绍, 2009年开始实施节能惠民工程。采用财政补贴方式推广高效节能产品,共推广节能家电、小排量汽车、绿色照明产品、电机等15类产品。2010年,对低压中小型电机补贴15-40元/千瓦,高压电机12元/千瓦,稀土永磁电机60元/千瓦。2011年,对低压中小型电机补贴31-58元/千瓦,高压电机26元/千瓦,稀土永磁电机100/千瓦。截止到2017年,共推广约1亿千瓦的高效电机。

“这块的财政补贴要几十亿。”金明红表示。

除了补贴之外,国家同时出台了众多相关的节能政策。中国出台了《节能法》,节能监督,强制性标准;利用经济手段,包括政府补贴、税收激励、价格政策等,同时实施必要的行政手段,节能审查、节能考核、节能监察等。同时推动1.6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这1.6万家重点用能单位能耗占到全社会能耗总量的60%以上。另外制定了严格能评制度,提高新上项目能效门槛,新上高耗能项目能效水平要达到国内先进水平,采用的用能设备能效要达到1级能效标准。

“国家政策突出‘引逼结合’。通过一些政策进行引导,比如节能节水专用设备企业所得税优惠;节能产品认证和节能产品政府采购目录;工业节能产品惠民工程——电动机;节能技术改造奖励;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奖励;合同能源管理项目免税。同时用一些强硬的措施进行‘倒逼’,比如电动机能效标识;三相异步电动机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节能评估和审查;高耗能产品淘汰制度;淘汰落后产能电费加价制度。”辛升表示。

但是这些政策仍然受阻于市场的需求。

“财政补贴只能引导培育市场,市场的真正需求决定了高能效产品的占比。比如空调,高能效产品的成本肯定高于低能效产品,但是由于它使用时间短,即使浪费了电量,可能也不如它多出的成本。所以高能效产品的市场占有率仍然跟市场需求以及经济发展水平有关。”辛升表示。

而这在国际能源署可持续能源政策和技术部门负责人Kamel Ben Naceur看来却并非如此:“如果安装一个高能效系统,可能需要你多支付300多亿,但是它未来可以为你节省450亿,你觉得哪个更合算?”

虽然如此,但大多数的中国企业仍然在纠结当下成本与未来。

下一篇:中国新周期开始起步? 上一篇:金融市场大翻天,股债和黄金一起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