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达沃斯聚焦中国金融改革,当前仍是加速开放好

文 / 维胜金融2017-06-28 09:41

27日开幕的夏季达沃斯上,一场关于中国金融改革的分论坛引人关注。 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

27日开幕的夏季达沃斯上,一场关于中国金融改革的分论坛引人关注。
 
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斯”)6月27在大连开幕,主题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
 
第一财经中国经济论坛在27日五度携手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电视专场,聚焦中国金融改革的全球影响, 聚焦中国的金融开放和改革,嘉宾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李稻葵,德意志银行首席数据官兰加斯瓦米(JP Rangaswami),渤海银行董事长李伏安、康奈尔大学教授普拉萨德(Eswar Prasad),摩根大通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地区副主席李晶。第一财经副总编辑杨燕青主持本场论坛。
 
 
 
第一财经中国经济论坛在27日五度携手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电视专场,聚焦中国金融改革的全球影响
 
从去年四季度以来,中国的金融去杠杆进程便受到全球瞩目;同时,中国的金融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令人关注。上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强调,中国应该进一步加速金融业的开放,而就在此后一天,A股就被纳入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在第四年终于“闯关”成功,这也标志着中国市场与国际接轨的新一步。
 
开放资本、金融服务业
 
出席上述论坛的嘉宾一致认为,当前仍是加速金融开放的好时机,包括适度的资本开放和金融服务业的开放。
 
李伏安在论坛期间表示,“中国金融业一直得益于开放。我在人民银行和银监会二十多年,看到外资行给中国带来的竞争和示范效应。只是因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外资行在中国发展放慢。”
 
在他看来,下一步,中国需要进一步向全球开放,并要在新一轮开放的过程中,学到一点好东西。“现在中国银行都是个头大,但在创新、专业化程度、公司治理等方面仍有差距,要通过开放来进行转型或淘汰。”
 
李稻葵则认为,金融行业和制造业有一点是根本不同的。制造业就是生产产品,产品开放就行了,但金融开放有两层含义。“第一,企业、银行是不是允许外资入股?在金融服务方面,中国是开放的,例如银监会十年前曾明文规定,中国要办银行,必须引入国外战略投资者,比例在10%以上,这是很有意思的例子。”
 
 
 
李稻葵在夏季达沃斯论坛间隙接受采访
 
李稻葵说,第二层次的开放就是资本流动是否开放。“对此中国仍然要谨慎,因为海外往往无法清晰解读中国经济,导致资本流动的波动会比较大。”因此他认为,下一轮开放的探讨重点,将是资金的开放。
 
其实,资金的开放已经在不断深化。经过了整整四年的努力,6月21日凌晨,MSCI宣布将于2018年将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以及MSCI ACWI全球指数,中国证监会对此亦表示赞赏。
 
“如果不是沪港通、深港通这一互联互通机制,这次A股也很难纳入MSCI。”MSCI主席费尔南德兹此前对记者表示了对中国互联互通机制的赞赏。
 
李晶也表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估值排名全球前五的股市,债市规模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此次,A股进入MSCI具有重要的象征性作用,会继续吸引更多外资进入中国。”MSCI预计,初步将会有17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此外,债券通也是资金开放的一个表现。6月21日,中国央行公布《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管理暂行办法》,“北向通”正式开通在即。各大机构认为,证券市场对外开放是我国经济金融发展的必由之路,沪港通、深港通以及“债券通”均加速了这一进程。
 
“如果未来成功纳入三大国际主流债券指数,将为我国债券市场带来 2500 亿美元(约合1.7万亿元人民币)的被动配置需求,运用实证手段估算这一国际资金流入对长端利率的影响,最终可能在中长期内压低我国长端利率中枢 30个基点左右。”招商证券预计。
 
普拉萨德则建议,中国在资本开放的过程中,仍需要聚焦本国经济基本面,建设好相关机制,“例如汇率其实是和经济基本面契合的,而不要强调‘维稳’汇率的概念。”
 
持续推进金融去杠杆
 
除了金融开放,金融去杠杆等金融改革议程也是各界的焦点。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央行、银监会等就合力推进这一进程。
 
去年以来,央行已经将银行表外理财纳入了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体系之中;从今年3月开始,中国银监会就对“三违反”(即违反金融法律、违反监管规则、违反内部规章)、“三套利”(即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即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等现象进行了调查和监管,银监会的现场调查仍在进行之中;今年5月,中国M2已经降到10%以下。长期来看,去杠杆政策会持续下去。
 
国际清算银行(BIS)已经用了可量化的指标监测当前的金融风险。其中,信贷比GDP缺口(credit-to-GDP gap)和债务偿还比率(DSR)是两大长期和短期的关键早期预警指标。
 
历史记录表明,信贷比GDP缺口超过10%以上,3年内银行体系将面临严重压力。当前,经BIS测算,中国信贷比GDP缺口为24%,高于其他经济体,但较去年的数值有所下降。该比值在2016年一季度升至30.1%,是BIS从1995年追踪中国相关数据以来的最高值,超过了BIS覆盖的其他41个国家以及欧元区比值,并且明显超过了东南亚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高比值,也高于2008年雷曼倒下之前美国的比值。
 
“降杠杆是为了创造更好的宏观稳定环境。”李晶表示,中国债务对GDP之比为260%,仍然过高,“且地方政府不应该通过地方融资平台融资,而应该通过发行类似市政债券的模式,且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分配也应该进一步完善。”
 
李稻葵也表示,中国的去杠杆进程已经初显成效。“一季度信贷增速低于GDP增速,这是少见的,主要归功于银监会的强效监管,因其限制了银行之间的随意拆借和过度扩张。”

下一篇:李克强总理表示要保证外企利润自由 上一篇:社会物流费用增速变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