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中国真能收回在巴基斯坦的投资吗?

文 / 维胜金融2017-08-14 10:34

巴基斯坦是中国重要的受援国,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中重要的资金接收对手,对此,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提醒道:......

巴基斯坦是中国重要的受援国,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中重要的资金接收对手,对此,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提醒道:“我们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是否能够把钱赚回来、把本收回来,是值得我们慎重考虑的。”
  余永定是在8月12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开发性金融及一带一路建设”论坛上做出上述表述的。据其介绍,中国海外投资结构已发生较为积极的变化,这跟“一带一路”的发展密切相关;其中,中国在巴基斯坦已投资200亿美元,总投资将达到460亿美元,海外投资规模已经不小,因此需要衡量这些投资的整体效益。
  “‘一带一路’倡议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举措,我们应该积极推进;但是在推进‘一带一路’投资的时候,从纯经济的角度,我们要非常小心谨慎。”余永定说。
  “现在很多企业非常聪明,不管其在海外投资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都要跟‘一带一路’挂上钩;因为如果挂上钩了,银行还不批准或者某些机关还不支持(这笔海外融资),可能就政治不正确了。”余永定还提醒道,在“一带一路”的融资建设中,坚持必要的商业原则,有助于规避和防范资本外逃风险。
  资本外逃跟外汇储备下降有一定关系,余永定也认为,要重视外储下降的问题。“国外的一些受援国,之所以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很大程度是看上了我国的外汇储备,如果外储下降,可能这些国家的积极性也会有所下降。”
  在巴投资的经济风险
  “上一次我去巴基斯坦的时候非常恐怖,(该地)随时都可能有炸弹,酒店门口都是端着机枪的士兵;但是这次去的时候情况好多了。”余永定指出,目前巴基斯坦形势较稳定,经济增速改善明显。从1961年到2011年,巴基斯坦的平均经济增长速度是3%;2017年该国经济增速为5.2%,世界银行预测2018年可能达到5.5%。
  但令人较为担忧的是,据世界银行的研究,巴基斯坦的潜在经济增长速度是下降的。据余永定介绍,过去30年来,巴基斯坦的人均收入增长速度非常缓慢,只有2%左右;在2005年以后逐年下降,甚至在2009年的时候出现了负增长。这意味着该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风险在加大。
  同时,巴基斯坦近年来经常项目逆差对GDP占比提高较快,这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据余永定介绍,从1979年到2017年这近40年,巴基斯坦的年均经常项目逆差是5.5亿美元。2017年该国经常项目逆差是121亿美元,“这不奇怪,因为巴基斯坦经济形势好转了。一般来讲,经济增长速度高了,该国的经常项目逆差会增加。”在2016年,巴基斯坦经常项目逆差对GDP的比值是1.7%,不算太高;但到了2017年,该比值上升到了4%,“如果上升到6%,那就可能会发生危机,东南亚经济危机就是这样的,到了6%以上就要出现问题了”。
  因此,余永定指出,虽巴基斯坦的经济形势有所改善,但长期还是不太乐观。“再考虑到国内阶级冲突、民族冲突、宗教冲突、地区冲突,以及严重的恐怖袭击活动,我们在巴基斯坦的投资是否能够把钱赚回来、把本收回来,是值得我们慎重考虑的。”
  应承认存在较严重的资本外逃
  “我们应该承认,在过去几年里,中国存在着比较严重的资本外逃现象,我觉得这是事实。”余永定说。
  他认为,在2015年以前,国际收支存在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而官方统计的“误差与遗漏项”规模太大,这一现象或跟资本外逃有关。他的这一观点在多个公开场合均有提出。
  据余永定分析,第一,从2011年第一季度到2016年第三季度,国际收支平衡表里的“误差与遗漏项”累计额是6200亿美元。“这里面肯定存在很多跟资本外逃没有关系的因素,但是反过来说,误差与遗漏项已经这么大了,是不是也反应了资本外逃比较严重的现象?”他认为,经济学家把“误差与遗漏”作为资本外逃的一个代表变量,从1970年代就用这个标准研究一个国家资本外逃到底严重不严重。
  第二,据余永定测算,中国累计的经常项目顺差对海外净资产缺口过大,约1.3万亿美元。“我国在过去7年中一直在输出资本,有大量的经常项目顺差。既然如此,海外净资产应该上升,可现实反而有所下降。除了统计问题,我认为肯定有资本外逃的问题。”
  除此,余永定还提出,中国的海外净资产大致是在1.5万亿到2万亿美元之间波动,现在约1.7万亿美元。“既然是净债权国,那么投资收益就应该是正的。但过去十几年来,中国在大部分时间的海外投资收益是负数,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下一篇:热点城市首套房利率上浮越演愈烈,刚需族忧心 上一篇:国内媒体:比特币泡沫来袭,堪比郁金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