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人民币稳中上升,个人购汇也稍许松懈

文 / 维胜金融2017-08-23 10:05

8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升至6.66上方,报6.6597,创最近一年以来新高。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走强,让此前关于人民币......

8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升至6.66上方,报6.6597,创最近一年以来新高。近期人民币对美元走强,让此前关于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担忧随之消弭,而人民币升值影响及后续走势,仍为各界所关注。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认为,在人民币上半年明显升值的情况下,个人和企业层面对结售汇策略产生了一定转变,8月和9月预计将稳中有升。中长期来看,人民币将在企稳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双向波动的局面。而人民币的企稳,也将减轻资本外流,提高货币政策的独立空间,这些将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性产生深远影响。
 
多因素提振人民币汇率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走强,相对年初的6.9666低点,升值达4.5%。至于人民币升值原因,刘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人民币今年以来稳步走强来自于内外两方面因素。
 
外部原因方面,今年以来特朗普新政一直不及预期,“特朗普交易”的逻辑持续被证伪,美元指数一路回落至93的情况下,人民币走升已经是水到渠成。
 
内部原因来看,首先是经济基本面向好。前两个季度的经济连续复苏,超出市场预期,另外,7月制造业PMI为51.4,连续12个月站稳在荣枯分界线水平之上。这些都从基本面上对人民币汇率形成了有力支撑。
 
其次,2017年上半年中美利差走阔也是人民币升值的重要因素。2015~2016年中美利差的缩窄是人民币一度走软的主要原因。此外,2016年底以来的宏微观审慎监管的持续加强,对外汇市场的供求出现了有利的改善;2017年5月26日引入了“逆周期因子”,减少了市场的顺周期行为,对人民币汇率企稳回升产生了重要影响。
 
央行在近日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对“逆周期因子”做出了明确的阐释。今年5月末,人民币中间价由原来的“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调整为“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在计算逆周期因子时,可先从上一日收盘价较中间价的波幅中剔除篮子货币变动的影响,由此得到主要反映市场供求的汇率变化,再通过逆周期系数调整得到“逆周期因子”。逆周期系数由各报价行根据经济基本面变化、外汇市场顺周期程度等自行设定。
 
央行的调整意在,“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有序运行,更好地反映了我国经济基本面和国际汇市的变化,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弹性进一步增强,双向浮动的特征更加显著,汇率预期平稳。
 
个人购汇明显降温
 
人民币升值,对于企业及跨境资本流动影响几何,无疑是业内重点关注的。汇率变动首先影响的自然是跨境资本流动,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7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延续基本平衡格局。
 
具体来看,2017年7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55亿美元,环比下降26%,其中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63亿美元,下降53%。远期结售汇签约顺差26亿美元,连续第4个月保持顺差。
 
外汇局称,境内主体涉外收支行为更加平稳有序。首先,市场主体结汇意愿保持稳定,购汇意愿继续下降,7月银行客户结汇与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2%,下降1个百分点;银行客户购汇与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3%,较6月回落4个百分点。其次,企业使用外币融资的积极性稳步提高,7月份我国登记外债余额继续稳步上升;企业用于偿还境内外汇贷款的购汇规模处于近几年较低水平,环比下降46%。再者,个人购汇有所回落。今年以来,随着市场预期进一步趋稳,个人用汇更加合理有序,7月个人购汇环比和同比分别下降35%和27%。
 
刘健分析认为,远期结售汇连续三个月出现顺差,贸易顺差连续数月稳步增长,加之季节性因素逐步减弱等,均有助于外汇占款的改善。7月外汇储备回升239亿美元,扣除汇率估值因素外,与外汇占款数据基本吻合。外汇占款与外储数据相互印证,表明资本流动逐步趋向均衡。
 
从个人购汇的角度来看,外汇分析师韩会师认为, 2014年人民币启动贬值,当年旅游项下对外支出飙升83%,而此前年份增长幅度一般不超过30%,不难看出中国老百姓对汇率波动的敏感性。2015和2016年,旅游项下对外支出绝对规模维持高位,但在高基数下,增速下滑,分别为25%和12%。
 
但2017年情况骤变,今年上半年,旅游项下对外支出同比萎缩了16%,同期对外直接投资同比萎缩了67%。与对外直接投资相比,个人购汇受到的约束很少,可以得出结论,个人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在2017年出现了明显降温。
 
后续走势备受关注
 
今年以来人民币持续升值,后市将如何演绎,也是业内所关注的。刘健分析,从短期来看,7月份的经济数据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不及预期,但对人民币汇率的负面影响有限。在人民币上半年明显升值的情况下,个人和企业层面对结售汇策略已经产生了一定转变,8月和9月预计将稳中有升。
 
他同时提到,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可能有一定的回调空间。首先是四季度国内经济数据可能比上半年有所回落;如果欧元上涨对欧元区出口产生打压,欧元的连续走强如果遇到压力,美元指数可能有所回升,但回升幅度不会很大。另外,四季度国内外市场仍可能会出现一定的不确定性,美元作为避险资产的需求可能会走高;从利差角度分析,国内利率上半年在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双重背景下有所走高,但下半年来看,国内利率进一步走高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可能有所回落。
 
从中长期来看,业内判断人民币将在企稳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双向波动的局面,而人民币的企稳,也必将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性产生深远影响。
 
这些影响包括,人民币双向波动局面的形成,将打破汇率市场的单边预期,减轻资本外流,进而有助于国内资金面和流动性预期的改善。人民币企稳回升,有助于淡化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制约,实现人民币与美元真正意义上的脱钩。与此同时,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空间将继续提高。
 
刘健称,根据“不可能三角”理论,在金融政策方面,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三者不可能兼得。从上半年来看,国内的货币政策已经主要围绕着国内经济目标展开,表明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已经有所增强。

下一篇:大家都在用脚投票不离开北上广,但那是为什么 上一篇:金属期货迎来小春天,投资价值逐渐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