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年末流动性大考验,场内货基集中度迎强监管

文 / 维胜金融2017-12-04 10:32

尽管流动性新规从10月1日起开始正式实施,监管对新规的落实及执行仍在进行中。 日前,上交所向部分基金公司下发了......

尽管“流动性新规”从10月1日起开始正式实施,监管对新规的落实及执行仍在进行中。
 
日前,上交所向部分基金公司下发了《关于加强场内货币市场基金持有人集中度管理函》(简称“《管理函》”),旨在加强在上交所上市交易或者申购、赎回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风险管理。
 
“这个文主要是针对场内货币,即ETF,不涉及场外货币基金。感觉更像是对流动性新规的补充,亦是害怕出现大额赎回等类似情形进而造成对流动性的冲击。”北京一位货币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表示,“流动性新规之前对场内未充分明确,这次更为明确,毕竟每个公司的指标不尽相同。”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基金管理人需在12月4日前将场内货币市场基金情况、前端控制指标设立情况及流动性风险管理方案提交给上交所。
 
强调集中度管理
 
据管理函,上交所要求基金公司全面梳理场内货币市场基金集中度情况,加强场内货币市场基金的持有人集中度管理和流动性风险管理。
 
“具体的文件还没有看到,应该还是关于流动性新规的落实情况的问题。”深圳一位公募固定收益基金经理表示。
 
今年10月1日起,证监会发布的《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简称“《流动性规定》”)正式实施,其中针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风险管控也有做出专门的规定。
 
上交所指出,为更好地落实《流动性规定》相关要求,近日向部分基金公司下发了《关于加强场内货币市场基金持有人集中度管理函》,旨在加强在上交所上市交易、申购、赎回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风险管理。
 
某场内货币基金经理在12月3日受访时表示:“我觉得可能更像是统一各个管理人标准,上交所的这个文更像是执行落实流动性新规。可能各个基金管理人的应对方法和进度不太一样,交易所可能也是为了防范个别基金管理人在没有按流动性新规落实而做出的规定。”
 
“上交所提前给大家做出要求,口风跟之前证监会培训整体思路差不多,提前做好流动性风控指标准备,在这个期间内要求肯定会很严。增量无疑是按照新规执行,存量则面临后期会有资产到期情形,便需要整治。有交易所要求管理人稍微加快、按时执行的意图在里面。”该场内货币基金经理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今年以来,货币基金规模一路高歌猛进。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货币基金规模达到6.5万亿,相比二季度增长了1.25万亿,增长率为23.5%,创了近两年单季度货币基金规模增长的新高。
 
与此同时,监管层对货币基金可能引发的风险相当重视。9月中旬,基金业协会在北京举办了公募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专题培训班,协会指出“流动性风险是现阶段我国公募基金行业稳健发展所面临的突出问题”。
 
“传统货币基金由基金公司垫资的问题,因此对基金公司的流动性要求会非常高。因为没有垫资的问题,货币ETF这个不会算集中度的问题。”当时,一位与会的货币基金经理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但令其没有想到的是,对场内交易型货币基金监管同样“一视同仁”。
 
管理函亦提出,对于不满足《流动性规定》相关要求的场内货币市场基金,限时明确整改方案,确保在流动性新规要求的期限内予以调整。
 
谨防恶性循环
 
据管理函,上交所要求加强场内货币市场基金的持有人集中度管理,科学设计包括但不限于“当日基金净赎回总额度”、“当日单个账户净赎回额度”、“当日单个账户净申购额度”、“当日基金申购总额度”等前端控制指标的指标体系。
 
“对风险的监控一直在进行,但不同主要是两处。一是监控设置的阈值可能不同,二是触碰到阈值后各个管理人的处理方式会不太一样。”上述场内货币基金经理也认为,“现在的管理函感觉没说太清楚,后面可能需要跟交易所进一步沟通具体的指示。如果交易所统一设置阈值的话,可能就是要按照交易所的要求;如果不是,那就还是依照各管理人既有的风控指标,只是须做好风控应对、及时报备等措施。”
 
Wind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日,场内交易型货币基金共有30只,共计1613.3亿份,其中华宝添益为738亿份,排名第一,占比高达45.8%。
 
“场内基金大的就那几家,其他小的交易量很小,整个流动性也较为一般。对市场影响不大。大的场内货基每天申购赎回很多,可能更多是聚焦在这些货基上。”上述场内货币基金经理分析称。
 
此外,上交所要求基金公司加强场内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完善管理人内部控制,建立健全以压力测试为核心的流动性风险监测与预警机制,建立健全以压力测试为核心的流动性风险监测与预警机制,加强信息披露管理,不断丰富流动性风险管理工具,对于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研判处理,并向上交所报告。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在第三季度,场内交易型货币基金遭到不同程度上的赎回,以华宝添益为例,三季度当季净赎回53.2亿份,汇添富旗下的现金添富也赎回了16.8亿等。
 
去年第四季度,资金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恐慌,货币基金遭到了机构投资者的大量赎回,负偏离也开始出现,货币基金的流动性风险被充分暴露,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系统性的危机。如今,货币基金规模的迅速扩张或加速了流动性新规的出台。
 
相对于普通的货币基金,场内交易型货基由于投资者以机构为主,因此更容易出现流动性问题,场内货币基金出现暴跌通常与机构短期赎回有关。Wind统计也显示,机构持有人颇为偏好货币ETF,以今年中报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货币ETF中,机构持有占比超过6成。规模排名前三的华宝添益、银华日利、建信添益中,机构投资者比例分别为79.4%、61.3%和73%。
 
而巨额赎回一旦发生,形成“价格下跌—集中赎回—抛售资产—价格下跌”的恶性循环,就容易引发全面的流动性危机。
 
流动性年末大考
 
今年6月末以来,R007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大幅上升,反映出市场资金面持续偏紧,特别是非银机构的资金压力较大。
 
与此同时,在流动性覆盖率等风险考核标准收紧后,流动性压力也在随之提高。
 
《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规定,流动性覆盖率在2017年和2018年底达标,需分别达到90%和100%,三季报披露显示,部分股份行的流动性覆盖率下降,而城商行的流动性覆盖率则普遍下降。
 
在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看来,流动性覆盖率的考核压力一方面来自于2017年底达标标准收紧至90%,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小银行流动性覆盖率的下降。
 
其也指出,11月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和各种货币政策组合工具投放的节奏未变,依然是月中较多、月初和月末较少,但净投放量有所下降,在债市加速调整时打击市场信心。
 
“我们了解下来发现,各家货币基金管理人沟通之后觉得在年底之前流动性收缩的趋势是非常明确的,货币基金的利率基本上会维持在4%以上。目前的收益率点位看,市场普遍觉得有较大的配置价值,但是收益率很难往下走,主要是配置力量的不足,中期如果要看到债牛需要看到较高的收益率对实体经济的损伤,导致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下滑。”上述深圳公募固收基金经理进一步坦言。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三季度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二季度的提法保留“‘削峰填谷’维护流动性的基本稳定”,新增“密切监测流动性形势和市场预期变化,加强预调微调和与市场沟通”、“把握好保持流动性稳定和去杠杆之间的平衡”。
 
“虽然央行点名批评滚隔夜的做法,但从表态来看央行并未改变流动性中性适度的总基调,甚至在去杠杆的阶段,更会注意流动性的稳定。”谢亚轩亦表示。

下一篇:江南嘉捷开盘跌停 复牌后最大涨幅已超5倍 上一篇:国内原油期货即将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