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现金贷监管:牌照与杠杆,一切“金融创新”的

文 / 维胜金融2017-12-11 10:29

发生了什么? 野蛮生长的现金贷引来了重磅监管。 上周五,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

发生了什么?
“野蛮生长”的现金贷引来了重磅监管。
 
上周五,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中,不仅对受监管的现金贷做出了明确定义,强调了36%的利率上限,更对现金贷的牌照和资金来源提出了明确要求。
 
监管部门抓住了现金贷的两个“命门”,就相当于牵住了牛鼻子,未来,现金贷的野蛮生长或将停止。
 
监管如何进行?抓住这两个关键点就可以
对现金贷来说,其实最关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获得小额贷款牌照,另一个是资金来源。
 
首先,牌照不用多言,早在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下发通知叫停新增网络小贷,对牌照管理开始收紧。此次《通知》,再一次提到了牌照的重要性:
 
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
 
虽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但目前存续的现金贷平台总数在2000至5000家之间,其中真正持有网络小贷牌照的仅有几十家。对于绝大多数没有牌照的平台来来说,未来或将难逃被清退的命运。更何况,部分平台存在暴力催收、高利率、利滚利等现象,不仅引起了社会关注,也对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不利,这些平台也早已进入监管者的“法眼”。
 
目前政策对现金贷平台的处理方式是,停止新增牌照,同时对已有的平台数量进行压缩。面对如此严格的监管,如银行、信托等持牌金融机构对现金贷的合作,哪怕是同有牌照的现金贷平台的合作,也会更加谨慎,相关业务的开展也不会如此前那样雷厉风行。
 
除了牌照,现金贷更重要的问题在于资金来源。
 
首先,我们有必要搞清楚现金贷平台的资金都是哪里来的。通常来说,现金贷平台的资金不过来自于这几类:
 
第一,现金贷平台的自有资金。这部分资金一方面是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另一方面是从银行获得的资本金0.5-3倍的融资。
 
第二,是来自P2P网贷平台上投资者的资金。
 
第三,助贷资金。这些钱主要来自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等持牌金融机构。这些机头作为资金方,通过助贷模式为现金贷平台提供资金,再由现金贷平台发放贷款、贷后管理和清收。
 
第四,来自于资产证券化的资金。现金贷平台将贷款分层打包后卖给投资者,通过这种方式回收资金,之后继续放贷。
 
不难看出,前两类资金对现金贷的杠杆率影响有限,但是第三和第四类资金则可以极大地增大现金贷平台的杠杆能力。此次《通知》明确了这四类资金,相当于为那些给现金贷平台输血的银行机构上了紧箍咒,同时,也为包含现金贷的资产证券化敲了警钟。下文也着重分析第三、第四类资金。
 
《通知》称:
 
银行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应严格按照《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等有关监管和风险管理要求,规范贷款发放活动。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这部分内容直指银行等金融机构为现金贷平台提供的助贷。
 
何为助贷模式?简单来说,由于现金贷平台资金有限,往往需要借别人的钱去从事经营活动。这个时候,现金贷平台想到的自然是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
 
这些金融机构自然清楚现金贷的风险所在,可是为什么还要把钱借给现金贷呢?
 
原因很简单,现金贷平台和银行等金融机构签订了这样的“君子协定”:如果现金贷赚钱了,那么银行等金融机构可以从中分得一杯羹;但如果现金贷亏钱了,所有风险由现金贷平台一家独立承担,银行等金融机构是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
 
有这么好的事情,这些金融机构干嘛不做?于是都想着从现金贷的发展中分到一部分利益。
 
可是,风险也就在这时埋下了。没错,现金贷和其他金融机构在签订这样协议的时候,是规定了风险自担,甚至一些现金贷公司还把实际控制人、CEO的个人身家放在了连带责任里。但是,毕竟现金贷公司的资金实力有限,真正可以用来承担风险的资本金也不多,收入也主要来自于利息收入。如果多家现金贷同时出现大面积坏账,现金贷赔了身家性命也赔不起这些钱,那风险最终还是会传导至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而可能影响到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
 
这种潜在风险引起了监管部门的警觉。央行副行长潘功胜称,助贷机构应回归本源,助贷机构不得再向借款人代收助贷息费,不得将助贷变成放贷。
 
而在放大杠杆率方面,现金贷的第四类资金则更明显。近年来,小额贷款的资产支持证券(ABS)发展迅猛。根据万得数据,2015年、2016年、2017年前11个月,小额贷款的ABS发行规模分别为144亿元、726亿元和2421亿元,每年增幅达数倍之多。
 
ABS实际上为现金贷提供了一种增加杠杆的路径,不仅可以成功将资产从表内转向表外,同时也躲开了监管,还能顺理成章加杠杆。上文提到,根据各地情况,互联网小贷表内融资要求是不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5至2倍,最低为上海,仅可融资0.5倍,湖南则最高,可以融资3倍。此次《通知》,实际上从两个层面变相紧紧限制了消费金融场外ABS的模式。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暂按当地现行比例规定执行,各地不得进一步放宽或变相放宽小额贷款公司融入资金的比例规定。
 
首先,现金贷平台不能利用ABS在表外增加杠杆了:
 
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暂按当地现行比例规定执行,各地不得进一步放宽或变相放宽小额贷款公司融入资金的比例规定。
 
其次,《通知》限制了现金贷平台ABS的买家,未来银行业金融机构将不能再购买这类金融产品:
 
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管理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直接投资或变相投资以“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等为基础资产发售的(类)证券化产品或其他产品。
 
由此一来,受打击最大的莫过于互联网金融平台,蚂蚁金服受到的冲击最大。截至今年8月,包括蚂蚁金服等在内的八大互金平台ABS累计发行规模2083.80亿元。其中,蚂蚁金服旗下关联企业累计发行ABS规模1822.81亿元,远远领先于其他互金平台。按照这次《通知》的要求,未来蚂蚁金服动辄通过ABS融资数千亿的好景或将不再。
 
例如,注册地在重庆的蚂蚁商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是18.09亿元,按照2012年发布的《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规定,该公司各类融资比例上限是公司资本净额的2.3倍,也就是41.607亿元。然而实际上,该公司通过大规模发行ABS的方式获取资金。目前,该公司存续的ABS规模达1252亿元,是注册资本金的大约70倍。
 
未来,随着《通知》内容的执行,背靠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也难以再通过ABS在表外进行融资。
 
除了这两类资金来源被切断,关于第二类资金,此次《通知》实际上也切断了小贷公司与P2P平台的资金合作。
 
回过头来看现金贷平台的四种资金来源,仅仅有第一类资金依然可以使用。按照2008年银监会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说法:“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发展之后,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回到了原点。
 
一切“金融创新”的命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包括P2P、现金贷等在内的一切金融创新,都离不开牌照和资金来源这两大关键点。监管部门也对此了如指掌,才能在每次治理中都直击要害,将野蛮生长的新金融产品驯服到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不过, P2P、现金贷等产品的确有一定的市场,一禁了之并非长久之计。P2P主要面向的是中小微企业,而现金贷则面向收入不高的群体。放在以前,这些机构或者个人从银行借贷都有一定困难,如今的金融创新则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融资和借贷平台。如果监管更加完善、现存的乱象得到整治,未来,这些金融产品依然会这些人群和企业提供服务。
 
未来怎么看?
短期来看,《通知》给了现金贷一定的过渡期。《通知》明确要求“各地应加强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牵头,明确各类机构的整治主责任部门,摸清风险底数,制定整顿计划”,对现金贷行业而言,紧箍咒没有立刻生效,算是有个喘息的机会。
 
同时,《通知》中的规范对象指的是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这一范围比此前市场的预期大一些。不过可以预见的是,目前存续的现金贷平台转型将会朝着有场景依托、有指定用途的方向进行,已经满足这两个条件的现金贷平台受到的打击并不大。
 
不过,对于那些一直游走在合规与不合规边缘的现金贷平台来说,此次《通知》如同雷霆一击。
 
对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影响大吗?首先,从这些金融机构自身的业务上来说现金贷并非主业,同时这些持牌机构受到监管限制,其现金贷业务受到的影响有限。而关于通过助贷和现金贷平台合作的业务,恐怕未来难以进行。然而对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说,这部分业务本身规模不大,也不是核心业务,只不过是少了唾手可得的肥肉而已。
 
对于下一步的监管,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下一步监管部门正在考虑修订此前运行多年的小贷公司监管规则;不同业态的金融市场应该具有相当的公平性,网络小贷的业务面向全国,而管理却是地方金融机构,存在严重监管套利。

下一篇:硅铁套利机会来袭,主力席位净多单增近3万手 上一篇:Cboe比特币期货新开盘,小涨至1.6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