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贾跃亭如何从“梦想”走到“骗局”?

文 / 维胜金融2018-01-03 10:30

成则征服海洋,败则被巨浪卷走。这是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曾经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所说的。 在2017年年底之际,贾跃......

“成则征服海洋,败则被巨浪卷走。”这是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曾经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所说的。
 
在2017年年底之际,贾跃亭借着员工大会释放消息称,已经敲定了10亿美元的融资。然而,融资方是谁,成为最大的悬疑。
 
根据法拉第未来内部人士的说法,融资来自香港财团,公司以私有企业为由,拒不透露投资者的身份和融资细节,但小超人李泽楷已经明确否认。后又有消息传出,泰国国家石油投资了法拉第未来,但对方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
 
到底是真融资还是“借来的”融资?在贾跃亭最新发表的声明中,他针对融资没有给出明确的说辞,只提到:“FF的融资取得了重大进展,目前有很多工作需要我来推动。”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贾跃亭是打着对外融资的幌子,实际上是在用国内股市套现的钱。但法拉第未来在这一重要关口对于融资三缄其口的做法给了外界各种猜测的空间。
 
法拉第未来目前已经债台高筑,贾跃亭个人对公司的投资暂停后,2017年早期承诺兑现的10亿美元的可转债业务至今仅兑现了4亿美元。
 
在一些人眼里,贾跃亭是个十足的“演技派”,他自导自演的这出“创业戏”丝毫不输给“庞氏骗局”的操控者麦道夫。一名已经离职的法拉第未来前高管告诉笔者:“贾跃亭很有个人魅力,说服力很强。”
 
自2017年7月4日,贾跃亭飞抵旧金山国际机场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国内露面。7月6日,贾跃亭隔空发表“尽责到底”的声明,称“恳请大家给乐视一点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和所有的欠款全部还上”。
 
然而时隔近半年,贾跃亭的还款仍然杳无音信。在有关当局的催促下,他终于打破沉默,但是表态毫无诚意。贾跃亭表示:“虽然非上市公司的债务应由股东承担有限责任,从法律上讲不应由我个人承担,但是出于感情和责任,我自愿全部承担。”字里行间,透露出自己的“委屈和担当”。
 
2017年9月27日,乐视更名新乐视,一字之别,完成了与贾跃亭的切割。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含泪向媒体诉苦称,给到乐视的150亿人民币最后只剩下50亿,贾跃亭一手好牌莫名其妙地被打烂。而直到今天,贾跃亭还在大洋彼岸信誓旦旦地为汽车梦努力,但故事越来越呈现出荒诞的底色。
 
就在所有人都揣测着贾跃亭何时归来之时,法拉第未来的另一名高管Nick Sampson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Sampson突然在年末到访中国,他的出现究竟是分散人们的注意力,还是为贾跃亭处理燃眉之急,这一切的答案,只有等法拉第未来自己澄清。
 
作为法拉第未来剩下的最后几名创始成员,Sampson是力挺贾跃亭的,他甚至被视为有望填补法拉第未来四年无人问津的CEO职位的人选之一。据法拉第未来的上述前高管透露,贾跃亭不喜欢别人挑战他,他喜欢听话的、对他忠诚的人。
 
贾跃亭这种“独裁”的风格已经让他失去了公司的多名高管和创始团队成员。这些高管离开的原因也大多是因为贾跃亭对公司过分的控制。“只要贾跃亭在,这些人就永远没有实权。”一名法拉第未来的前员工告诉笔者。
 
Krause与贾跃亭的另一个冲突是关于法拉第未来一名分管行政的女性华人副总裁邓超英的任命。Krause曾经要求贾跃亭开除邓超英,不过遭到拒绝。据法拉第未来前员工称,公司的财务大权大部分掌握在邓超英和贾跃亭以及贾跃亭的外甥王嘉伟手中。而邓超英此前是一位电影制片人,并没有任何汽车行业的从业背景。Krause离开法拉第未来后,目前已经重起炉灶,自己成立了一家电动车公司。
 
知情人士向笔者透露,贾跃亭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名下的股权转给王嘉伟。“这是他早就预谋好的,为了隐藏并偷走这部分不属于他的钱。”这位知情人士这样表示。
 
虽然刚创业时的贾跃亭可能真的怀有“初心”,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做一出庞氏骗局。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结局并不美好的创业故事,伴随着扑朔迷离的金钱关系,从“梦想”走到了“骗局”。而如今,当巨浪灭顶之际,贾跃亭又身处何方?

下一篇:继苹果之后,谷歌成为新避税大户,2016年避税 上一篇:人民日报评比特币:泡沫明显,所有的优势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