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巴菲特26页的致股东信说了些什么

文 / 维胜金融2018-02-25 10:32

北京时间昨日(2月24日)晚,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发表全球投资者......

北京时间昨日(2月24日)晚,“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发表全球投资者期待已久的《致股东信》。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 巴菲特的年度股东信通常是一份好的读物。巴菲特也在此次发布的《致股东信》中分享他对金融和商业的独到见解。
 
在这封长达26页的《致股东信》中,对于外界期待已久的公司接班人问题,巴菲特并未提供更多线索。他在信中称,特朗普税改大幅利好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业绩。此外,由于2017年美国南部遭受数次飓风灾害, 伯克希尔2017年的保险业务受到影响,最后,“股神”还就债市风险向广大投资者发出了警告。
 
 
 
 
 
公司业绩跑赢标普指数
 
巴菲特在《致股东信》的第一部分总结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过去一年的业绩情况,也按照惯例将伯克希尔业绩与标普500指数相对比。
 
《致股东信》中指出,2017年伯克希尔净值增长达653亿美元,这也令A类股和B类股的票面价值增长了23%。2017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23.0%,同期标普500指数的增幅为21.8%,伯克希尔跑赢标普500指数1.2个百分点。而值得注意的是,自巴菲特接管伯克希尔公司以来的的53年间,每股票面价值从19美元涨至21.1750万美元(A类股),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9.1%。而1964-2017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惊人的1088029%(即10880倍以上),而标普500指数的增长为15508%。
 
不过巴菲特也表示,2017年的净值增长并不来自于公司本身,只有360亿美元来自公司运营,剩下的290亿美元增长与去年底美国实行的税改有关。
 
同时巴菲特还在《致股东信》中强调,由于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的实行,在未来的季度和年度报告中将严重扭曲伯克希尔的净收入数字,这很可能会误导投资者。因为这一规定要求公司报告所持有股票的未实现投资收益和亏损的净变化值必须包括在财报的所有净收入数据中,而伯克希尔拥有的1700亿美元的可售股(不包括卡夫亨氏股份)的价值变动可能达到100亿美元甚至更多,因此只关注财报中的“盈利”是不合理的。
 
所持现金和美债高达1160亿美元
 
截止去年9月底的2017年第三财季,伯克希尔公司持现金额高达1090亿美元,较2016年年底增加860亿美元,是2006年底时的两倍多,因此,外界也十分关心伯克希尔公司会如何处理大量的现金。
 
在这封《致股东信》中,巴菲特也提到,截至2017年12月30日,伯克希尔所持现金和美债为1160亿美元,再创公司历史新高,但这个数字比截止去年9月底公布的数据只多了70亿美元,可见现金的增长速度也在放缓。
 
而巴菲特也承认以“合理的收购价格”购买东西已成为一项挑战,这也是伯克希尔拥有1160亿美元现金和政府债券的主要原因。而伯克希尔公司上次完成的重大收购,即对飞机零部件制造商Precision Castparts Corp的收购,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些贪婪的CEO们疯狂购买,这使得收购变得越来越困难,而伯克希尔在收购中通常都是支付现金。”巴菲特说道。
 
同时,巴菲特在信中也提出了自己的收购原则:“在并购上我们遵循一条简单的原则:别人越大胆,我们就越谨慎。”
 
但巴菲特也表示,伯克希尔的目标是大幅增加非保险集团的收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进行一项或多项大型收购。”
 
 
巴菲特:保险业务因飓风损失惨重
 
在此次伯克希尔的《致股东信》发布之前,外界便普遍认为公司的观察者们将会重点关注巴菲特关于再保险市场状况的言论,尤其是代价不菲的巨灾风险——在去年,投保人因美国和加勒比地区的数次飓风灾害索赔超过1000亿美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近些年来,由于保费收入不足,伯克希尔一直在回避这个市场。今年一月份财产保险的再保险费率显示,在承保能力(包括发行巨灾债券等替代做法)充分的状况之下,费率仅以中个位数百分比的速度增长,行业观察人士对此感到失望。
 
然而,伯克希尔却正受益于汽车保险市场的强势增长——伯克希尔旗下的全资子公司Geico公司是美国第二大汽车保险提供商。在2017年的前九个月时间里,Geico公司的汽车保险费用收入同比增长了16%,主要驱动力是有效保单增加近10%。在截至去年九月份为止的财年之中,Geico公司的汽车保险费用收入增长了6%,原因是这个行业部分上调了保险价格以抵消更多的赔偿申请,而其中一些赔偿申请是由于司机在开车的同时打电话而造成了事故产生的。
 
此次的《致股东信》中称,伯克希尔早已在长尾业务(指发生损失的概率较低,但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发生较大损失的业务)成为领军者。 而伯克希尔在长尾业务方面的绝对优势体现在公司浮存金(指保户向保险公司交纳的保费)的增长上。然而对浮存金不利的一面是,长尾业务伴随着风险,带来浮存金 “如潮水般涨落”。
 
例如,去年九月三个大型飓风袭击了美国南部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波多黎各。巴菲特称,他现在猜测飓风产生的保险损失达1000亿美元左右,而且可能远高于这个数字。值得注意的是,三次飓风带来了20亿美元的成本,但在GAAP规则下对伯克希尔的净值影响不足1%,再保险行业的其他很多公司净资产损失却都在7%-15%之间。
 
此外,在2017年以前,伯克希尔已经连续14年实现了承保利润,税前总额达283亿美元,但巴菲特此前就警告称,有一些年份难免会亏损。这一警告在2017年变成了现实:承保税前损失为32亿美元。
 
股神对债市风险发出警告
 
此外,巴菲特并未详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的经济形势,但在一定程度上对美国经济放出乐观看法,并像以往一样对债市风险发出警告。巴菲特还着重指出,投资者们坚持一个简单投资策略的重要性,而不是仅仅追逐回报。
 
“市场有时表现很好,有时表现很糟,可华尔街的手续费从来没少收过。”巴菲特写道。
 
巴菲特在信中写道,未来无论任何时候,股票都比美国短期债券风险要高,甚至高很多;然而,长远来看,如果买入股票时股价估值合理,且投资组合多元化,投资股票会比投资债券面临的风险低很多。
 
巴菲特在信中指出,在寻找独立运营的公司收购时,主要看中以下特质:长期的竞争力,高水平的管理,有形资产的良好回报,诱人的内在增长机会,以及合理的价格。但2017年整个市场上掀起并购狂潮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却找不到价格合适的收购对象。他在信中表示:“在并购上我们遵循一条简单的原则:别人越大胆,我们就越谨慎。
 
巴菲特还呼吁投资者继续持有股票,尽管股市在短期内风险会更大——“对于长线投资者们(投资于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来说,用他们投资组合中债券与股票比例还衡量风险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巴菲特写道。“通常,投资组合中的高等级债券会增加整个组合的风险。”
 
巴菲特对这一策略的怀疑源于他的个人观点,即随着时间的推移,分散化的股票投资组合的风险比债券的风险要小。
 
“那些在2012年声称‘零风险’的长期债券,比长期投资于普通股票的风险要高得多,”巴菲特写道。“在2012年~2017年间,即使是1%的年通胀率,也会降低政府债券的购买力。”

下一篇:吉利买奔驰股份的钱来自哪里?兴业、摩根斯坦 上一篇:利比亚油市动荡,美布两油升至两周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