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管涛:汇率市场化是金融市场开放的重要配套条

文 / 维胜金融2018-03-22 17:24

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以汇率市场化作为......

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以汇率市场化作为配套是重要的条件之一。
 
具体而言,管涛认为,应当培育不同风险偏好的主体共同参与市场、放松交易的限制以及丰富金融衍生品工具。市场中既有套期保值的主体,也有适度投机的主体,这是市场随时能出清的一个重要保证。
 
外汇占款与外储的背离关系
 
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增加40.51亿元人民币至21.49万亿,这也是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占款第二个月出现增长。2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较1月末下降270亿美元,为13个月以来首度下跌。
 
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缘何呈现反向变动?管涛对记者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会计处理的不同。
 
外汇储备余额数是按照市价重估原则,且以美元计价,因此2月份外汇储备规模的小幅回落主要受估值影响。2月以来,美元指数有所回升,欧元、英镑等非美货币对美元有所贬值,因此折算成美元后外汇储备加总就会有所减少。
 
相比之下,外汇占款则不受这些因素影响。“事实上,外汇占款增加还不能简单地等同于资本回流。”管涛认为,从国际收支平衡表上看,经常项目是顺差,2017年资本项目(含净误差与遗漏)仍然是逆差,只不过是经常项目的净流入超过了资本项目的净流出,剔除估值影响后的外汇储备止跌回升。
 
由于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净误差与遗漏长期为负且占比较高,引发了不少误读。在管涛看来,无论从资本项目总差额还是短期资本流动的变化看,净误差与遗漏均影响甚微。2017年,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状况的大幅改善,主要是因为政府及时采取措施,遏制非理性对外投资和购汇,吸引资本回流和结汇。
 
管涛认为,净误差遗漏变化为负中可能存在的统计问题因素是不可忽视的。资本项不同于贸易项,很多交易是通过银行间接申报采集,并且是权责发生制的,比如说进出口延迟或提前收付汇,并没有发生现金收付,银行也就难以获得数据。
 
“也就是说,当资本流动成为国际收支的主要活动的时候,可能原来以银行间接申报为基础的国际收支统计制度就不能完全适应这个需要。”管涛认为,要进一步改善统计方法,提高统计质量。
 
谈到对未来几年资本流动的趋势,管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不包含净误差与遗漏的口径下,去年整体呈现出经常项目与资本项目“双顺差”格局。如果包含净误差与遗漏,国际收支应该是保持经常项目顺差、资本项目逆差的基本格局,这样才会保持国际收支的整体平衡。前些年逆周期调控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对流出加强审核,未来对于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应该会回归监管中性,在微观层面支持依法合规的跨境资金流入和流出。
 
汇率是重要的金融市场开放配套条件
 
管涛认为,未来在金融市场开放方面也有望看到新的进展。金融市场开放前些年已经在有序进行,包括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开放,熊猫债、沪港通、深港通、两地基金互认和债券北向通,以及在研究中的沪伦通等。未来金融市场开放还有多重路径和方式,在开放过程中,包括汇率市场化在内的配套环节改革到位是很重要的条件。
 
去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扩大金融对外开放,首先强调的就是要完善汇率形成机制。
 
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同时强调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只有配套条件到位了,金融对外开放才能持续地向前推进,少走回头路。”管涛称,如果汇率的市场化不到位,就可能会出现政策时而“防流入”、时而“控流出”的反复。他认为,要让汇率增加弹性,还有许多配套的措施要做,比如:培育一个有不同风险偏好的主体共同参与的市场;放松交易的限制;丰富金融衍生品工具。管涛认为,只有有深度和广度的市场,才有充分的流动性,才能够更好地发挥外汇市场的资源配置、价格发现和风险规避等功能。

下一篇:特朗普拟对6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开征25%关税 上一篇:秘鲁“洗车行动”掀高潮,总统库琴斯基弹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