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 > 详情文章

互联网资管结束野蛮生长 存量业务6月底前压缩至

文 / 维胜金融2018-04-08 13:53

核心提示: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治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

核心提示: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治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明确资产管理属于特许经营业务,须纳入金融监管;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在网贷备案大限临近之时,《通知》将直接影响部分平台在通过合规整改验收上的难度。
 
互联网资管行业即将终结野蛮生长时代。4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治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资产管理属于特许经营业务,须纳入金融监管;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在网贷备案大限临近之时,《通知》将直接影响部分平台在通过合规整改验收上的难度。
 
非标类资产公开募集被禁止
 
按照《通知》要求,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互联网资管业务属于金融业务,需持牌经营,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但目前不少平台的定向委托产品并无牌照,后续将面临整改。
 
此外,《通知》还明确了“定向委托投资”、“收益权转让”等常见业务模式属于非法金融活动。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计划”“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具体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
 
需要提及的是,部分平台以引流的名义为金交所提供代销等服务,也被要求整改。麻袋理财研究院研究总监路南指出,整个金融行业的非标类资产业务都将受到影响。新规体现的是“去通道”的监管思路,非标类资产杜绝大拆小,不可公开募集,公开募集非标就是非法集资。
 
监管对于这场互联网资管整治风暴早有提及。早在2016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印发《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及跨界从事金融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就已经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现任央行行长易纲也在多个场合就持牌经营问题公开表态。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易纲指出“要坚持持牌经营金融业务,要实现监管全覆盖”,同年易纲在出席“2017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发言时,再次强调“做金融业务,必须要有牌照,要纳入监管,监管要全覆盖”。
 
91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表示,此次新规出台将有力保证网贷平台自觉清理违规的互联网资管业务;也是对网贷平台有一个明确的界定,让网贷平台更加专注于互联网信息中介平台的定位,防止出现浑水摸鱼、打擦边球的现象。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此解读道,在P2P业务监管明确之后,这类业务不允许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来操作,部分平台将上述业务进行拆分,有些平台则主打定向委托融资,此次整治文件对此类业务进行了明确监管,口径较为严格,后续基本没有了操作空间。
 
三个月内存量业务压缩为零
 
留给平台整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通知》要求,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对于未按要求化解存量的机构,应明确为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纳入取缔类进行处置,采取包括注销电信经营许可、封禁网站、下架移动App、吊销工商营业执照,要求从事金融业务的持牌机构不得向其提供各类服务等措施。
 
于百程进一步表示,对于P2P网贷平台来说,平台本身具有上述业务、或者将上述业务剥离、分立为不同实体的平台,监管方会将分立之后的实体视为网贷平台的组成部分,一并进行验收。在网贷平台备案冲刺阶段,该通知对这类平台的备案将产生较大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通知》尤其强调指出,对于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出去,分立为不同实体的,应当将分离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一并进行验收,承接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看来,资管是各类理财业务的统称,目前金融业内并没有一个所谓的资管牌照,需要根据具体销售的产品分别去申请牌照或资质,比如基金销售资质、保险经纪/代理资质、私募资质等等,只要销售的理财产品都拿到了对应的牌照或资质,平台的互联网资管业务就可视作是合规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也认为,此次“动作”体现了金融监管部门防范金融风险坚持“两手抓”方针,即一手抓正规金融机构,一手抓非持牌机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金融监管全覆盖,不留死角和空白点,进而减少监管套利,降低风险隐患。
 
互金集团备案遇阻
 
据悉,验收阶段工作从2018年4月至2018年6月底。验收完毕后,对于已补齐资管业务牌照的机构,由各省整治办出具验收合格意见。对于未持有相关业务牌照,但存量已压缩至零的机构,机构实控人须出具不再从事互联网资管业务的承诺书,并限期办理工商及ICP备案变更等,目前,不少互金平台通过定向委托投资、自动投标工具等形态实现募集资金与底层资产的期限错配,由于清理要求距今仅剩三个月,不少平台将面临流动性压力,在网贷平台备案冲刺阶段,该文件对涉及互联网资管业务的平台备案将产生较大影响。
 
紫马财行CEO唐学庆表示,此前为寻求合规,不少转型综合性互联网金融机构的P2P平台已经完成P2P网贷业务与包括资管业务在内的其他业务的拆分。在网贷合规验收和备案登记的前夕,互金整治办抛出这一新策显得非常突然,鉴于实行综合经营的平台大都是行业头部机构,新策或直接加大这些平台在通过合规整改验收上的难度。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乐视网旗下的乐为金融目前业务涉及“收益权转让”,将面临整改。玖富金融4月3日发布公告称,平台理财产品“惊喜计划第001期”,已于1月9日停售,且存量已消化为0。分析人士认为,玖富金融此举是为了顺应监管要求,合规备案。
 
薛洪言进一步指出,此次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中,互联网资管业务跨度大、涉及到多方监管机构,一度缺乏明确的定位,成为很多平台开展大标业务的“避风港”。在穿透式监管和强监管的环境下,这个口子被堵上是迟早的事情。
 
“把有违规嫌疑的业务剥离,留下一个相对干净的网贷资产以增大备案通过的概率,这是网贷行业内的普遍做法,新规将互联网资管业务清理和网贷平台备案挂钩,对网贷平台有较大的影响,那些提供一站式理财服务的大平台,反而不容易首批拿到备案。”薛洪言说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强调,从目前看,那些存在互金平台集团化公司,其网贷平台备案将非常困难,留给的整改时间也非常紧张,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清理全部违规业务,暂停互联网资管产品,而其他方法例如股权变更都是徒劳。

下一篇:美联储主席支持渐进式升息 上一篇:美国贸易霸凌会造“十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