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投机的演变:从为人不齿到被容忍

文 / 维胜金融2018-09-16 15:06

《财富之轮》——从为人不齿到受人尊敬的投机史(美)查尔斯·R.盖斯特 著吕彦儒 崔世春 李成军 译上海财经大学出......

投机的演变:从为人不齿到被容忍

投机的演变:从为人不齿到被容忍

  《财富之轮》  ——从为人不齿到受人尊敬的投机史  (美)查尔斯·R.盖斯特 著  吕彦儒 崔世春 李成军 译  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  2016年4月出版

  ——读查尔斯·R.盖斯特《财富之轮》

  ⊙潘启雯

  19世纪晚期,芝加哥的一个漆黑夜晚,几个蓄意抢劫的流氓准备跟偶遇的一位老人搭讪。当他们发现这位老人不是别人而是“老哈奇”——本杰明·哈钦森,即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一个传奇池内交易商时,撒腿就逃。这为老人永远留下了他的钱和吹牛的权利……这就是19世纪商品交易商的威力。

  期货交易是安排谷物和其他基本商品,延期交割或者远期交割的一种古老方式。起初,这种交易因到货时交易而知名。在交易中,买主购买合约,其合约规定,农场主的谷类作物在不远未来的某个日期交货。约定价为某个特定日期的价格。如果价格下跌了,买主仍有义务按约定价格购买;而如作物歉收,那即使农场主不得不到别处购买,也仍须按约定价格交付谷物。这即是期货市场的起源,本是保护农产品交易的一种契约方式。但期货交易商从一开始就没有遵守这一标准,他们不把这当作延期交割的贸易方式,而是在商品上投机。他们并不想要实物商品(当时的农产品),他们感兴趣的仅仅是以高于他们合约买入价的价格卖出合约。同样,他们也是贪婪的空头,常常卖出合约,随后再以更低价格买回,从价格下跌中获利。这与期货交易商真正的目的有着天壤之别。由此,期货市场的发展史,就彻底变成了“投机”史。

  当时的批评家们声称,池内交易是为那些暗中做手脚以使自己有可能成功获利的赌徒们而准备的。无论买进卖出,他们都不按交易基本法则,却利用相互勾结和操纵市场来谋生。19世纪和20世纪的美国农场主们成功地利用了这种看法,却从未成功说服立法者们改变或废除期货交易,尽管他们曾经几乎成功说服了立法者。在《财富之轮——从为人不齿到受人尊敬的投机史》的作者盖斯特看来,自从美国南北战争前期货交易在圣路易斯和芝加哥开展以来就存在挥之不去的持续混乱,是其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依赖于公开叫价的交易制度的任何一个市场——在这种市场上,交易商们在交易区域即交易池(Pit)内通过声音和手势信号彼此交流,注定要受到批评。就其所要执行的重要的经济功能而言,它看来像是个靠不住的场所。

  《财富之轮》对美国150余年期货市场的发展历程,按不同时期分章详细梳理和评述,时间跨度之长久、历史资料之丰富、人物言论之鲜活,,在已有研究美国期货投机发展史的著述中罕有。著者查尔斯·R.盖斯特曾是伦敦商业金融区资本市场分析家和投资银行家。纵横对比整理史料,他发现,到南北战争结束时,池内交易商们的声誉已得到了提高。在战争爆发前,哈钦森以每年1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一个席位并开始交易。他注意到,小麦价格受金价的影响。因此,他研究黄金,并按他在这一贵金属方面所观察到的趋势交易小麦。这两种商品的价格几乎不间断上涨。哈钦森尽其所能囤积了他所能买得起的小麦合约,然后在其他交易商们叫嚷着要买进更多的时候开始悄悄出售。当小麦价格达到顶峰时,哈钦森大胆卖空了更多合约。当小麦价格下跌时,他补进,赚了一大笔钱。整个交易已为世人所熟悉,但哈钦森依靠外部经济数据交易决策的做法却是全新的。当一名场内交易商在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厅里纠缠并恳求他解释,他到底是怎么知道价格会下跌时,总是沉默寡言的哈钦森只是转过身去厉声说:“黄金!还有战争!”

  在充斥着许多经典的囤积居奇和市场操纵行动的19世纪落下帷幕后,20世纪又在相似的大规模市场投机的声调之中粉墨登场。然而,当投机商渐渐退出人们视野时,新闻舆论的诟病和争取提高交易池标准的运动又登上了中心舞台。尽管进步主义处于全盛时期,但环绕着哈钦森等人的传奇依然博得了新一代池内交易商的赞赏。

  盖斯特发现,当期货交易成为“牛仔资本主义”(cowboy capitalism)的鲜明特征时,各种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没有任何限制,而游戏规则似乎只在交易过程中才被制定出来。多头们和空头们面对面经历着各种各样的“枪战”,更强壮、更敏捷地幸存下来。农场主们反对期货交易所,因为那些神话和大量金钱据说是在囤积居奇和空头袭击这两个恰恰截然相反的交易过程中被制造出来的。当特别机灵的池内交易商把囤积居奇和空头袭击在同一交易中结合起来时,要准确地说出正在发生什么事就变得非常困难了。

下一篇:预计美国小麦期货30日开盘走高 上一篇:[芝加哥期市]CBOT小麦期货回落,因获利了结而收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