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商品期货近期再现逼仓风波 矛头直指远大物产

文 / 维胜金融2018-11-04 13:06

8月10日,一封30名散户实名向证监会举报期货市场可能存在逼仓的举报书在行业内炸开了锅。一位名为李直的投资者在......

8月10日,一封30名散户实名向证监会举报期货市场可能存在逼仓的举报书在行业内炸开了锅。一位名为李直的投资者在举报书中称,郑商所的玻璃期货1609合约被某大主力机构涉嫌利用资金优势,通过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多个关联账户,通过大单对敲、高频虚挂单撤单等交易手段操纵价格,恶意逼仓。逼仓是指交易一方利用资金优势或仓单优势,主导市场行情向单边运动,导致另一方不断亏损,最终不得不斩仓的交易行为。期货交易市场对于逼空的怀疑并不少见,尤其是小品种更容易被大资金操纵,但从以往的历史来看,大多数存在逼仓怀疑的行情实际上都与

【摘要】 8月10日,一封30名散户实名向证监会举报期货市场可能存在逼仓的举报书在行业内炸开了锅。举报人李直等投资者之所以怀疑玻璃期货被恶意操纵主要依据是近期期货的大幅升水,期现背离严重,并且玻璃期货持仓量出现异常。

8月10日,一封30名散户实名向证监会举报期货市场可能存在逼仓的举报书在行业内炸开了锅。一位名为李直的投资者在举报书中称,郑商所的玻璃期货1609合约被某大主力机构涉嫌利用资金优势,通过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多个关联账户,通过大单对敲、高频虚挂单撤单等交易手段操纵价格,恶意逼仓。逼仓是指交易一方利用资金优势或仓单优势,主导市场行情向单边运动,导致另一方不断亏损,最终不得不斩仓的交易行为。期货交易市场对于逼空的怀疑并不少见,尤其是小品种更容易被大资金操纵,但从以往的历史来看,大多数存在逼仓怀疑的行情实际上都与现货市场的紧缺有关,恶意逼仓并不多见。“逼仓”风波始末:恶意操纵期货价格?有业内人士认为,判定期货品种是否存在逼仓嫌疑,首先要明确品种有哪些类似逼仓的表现,表现的具体情况怎样,而不是马上对是否逼仓进行定性。举报人李直等投资者之所以怀疑玻璃期货被恶意操纵主要依据是近期期货的大幅升水,期现背离严重,并且玻璃期货持仓量出现异常。李直指出,8月9日,武汉最低长利玻璃现货价格折合盘面每吨1170元,大部分折合盘面在每吨1110元至1130元之间,而且成交清淡。而玻璃1609期货合约居然到了离谱的1227元。8月9日,全国比上一日仅仅普涨10元。而玻璃1609期货合约价格却涨了70元。他由此怀疑玻璃期价被人为操纵。逼仓的一个表现确实是期现基差大,,比如近月期货比现货升水20%的情况,但理论上应在正负5%以内。期现基差拉的越大,说明逼仓的可能性越大。李直表示,“玻璃期货从上市到现在,如果没有投机盘参与,进入交割月时都是处于贴水状态,但是在9日涨停期间,FG609合约竟然升水达20%,所以推断有大资金进行操作。”但也有期货人士认为这一推断并不合理。一位期货公司营业部总经理认为,近期玻璃近月合约较远月涨的多的原因为现货稀缺,基本面存在支撑。并且有很多钱去买也不能直接定义为逼仓,一些小品种的种类开工停工比较快,对价格的影响也很大。现货价格暴涨暴跌是有季节性的,化工品很多都是原油的副产品,期货有金融属性金融溢价。李直还在举报信中指出,“玻璃市场多头建立的持仓总量远远超过市场可供应量的买单,把目前所有的交割库库容翻倍都没有盘面上这么多货。仓单数量也处于历史高位。”李直在对6月下旬以来,郑州商品交易所公布的盘后持仓明细进行跟踪统计后发现,大连良运、华泰期货、海通期货、中信期货、申银万国等5个多头席位存在明显的持仓变动数量及方向一致性,李直怀疑上述席位的多头存在联合操纵市场的行为。数据显示,自8月以来,玻璃注册仓单数量确实出现大幅上升。武汉长利、河北德金等交割库注册仓单共计2608张,到8月10日时仓单数量已上升至3769张。李直指出,多头建立的持仓总量远远超过市场可供应的买单,把目前所有的交割库库容算上也没有这么多货。仓单数量也处于历史高位。多头利用仓库库容不足和自己的资金优势,迫使空头无法交出足够的仓单,显然存在恶意逼仓行为。远大物产被推上风口浪尖值得注意的是,此封举报信的矛头直指如意集团下属子公司远大物产,据了解,远大物产是如意集团最核心的成员企业,其主营能源化工、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贸易,在全国各地拥有全资及控股子公司30余家,在海外多个地区设立了业务机构,基本形成了总部在宁波、服务全国、走向世界的战略布局。数据显示,远大物产2013年至2015年期货及电子交易盈利分别为5.95亿元、16.5亿元和18.5亿元。同时,截至2015年底,远大物产的期货保证金规模也高达10.6亿元。据了解,远大物产所处的江浙地区资金不仅活跃程度远高于内地,同时很早便已开始介入到衍生品投资,如上半年螺纹钢暴动时,便曾出现多家江浙席位集中加仓多单。远大物产在期货、现货两个市场的运作已经非常成熟,其在期货市场傲人的业绩或许是将其推向风口浪尖的重要因素。对此,远大物产高层殷某对媒体表示,远大物产并没有玻璃的持仓,更谈不上逼仓。近日,监管层也关注到这一事件,郑商所相关人员回应称,"正在调查该事件,核实违规交易是正常监管行为,并非因为投资人举报"。截止发稿,郑商所还未就此事给予回复。市场中参与逼仓的多为现货贸易商 风险巨大相较于一般的市场主体,现货商具有明显的市场优势地位。市场中参与逼仓的多为中间流动环节的贸易商,他们在掌握价格动向时较其他人有一定的优势,此外由于有中间流动环节的资源,容易形成逼仓的有利条件。此前遇到可能出现逼仓行情时,各大商品交易所曾采取增设交割仓库以防止出现逼仓的情况,比如甲醇、天然橡胶、玉米淀粉等品种。事实上,逼仓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价格操纵者并不能全身而退,有时候得看势头,而且还需要坚持并且有资金优势。据了解,法律法规对证券期货操纵案处罚严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获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转嫁风险,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商品期货近期再现逼仓风波 矛头直指远大物产

下一篇:沥青长线有望维持向上格局 上一篇:南华期货:玻璃日内尝试1460上方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