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文字速记:境外交易所高层论坛的圆桌讨论

文 / 维胜金融2018-12-02 23:09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上午好!很荣幸主持境外交易所高层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

  主持人-陈晗: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上午好!很荣幸主持境外交易所高层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有请: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国际部资深董事总经理William Knottenbelt;欧洲期货交易所副首席执行官Michael Peters;香港交易所行政总李小加先生;洲际交易所新加坡期货交易所和清算首席执行官Lucas Schmeddes;新加坡交易所执行副总裁冼显明先生。

  2018年是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取得重要进展的一年,中国在金融的各个领域宣布了一系列加大对外开放的措施,目前各项措施正在加强落实,2018年也是中国期货市场在历经25年的建立和发展之后,对外开放元年。刚才各位境内交易所老总已经讲到,中国期货交易所在国际化方面做出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在座的各位老总来自各个国际期货交易所,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中国的对外开放、开放共赢、共发展,我想请问各位老总关于开放方面的问题,你们相信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以为中国的期货市场的开放取得一些经验的借鉴。

  第一个问题我想请问所有的交易所的老总,从交易所国际拓展的经验来看,主要有对外并购、国际交易所参股合作、设立地区性的分支机构、建立全球的会员网络等多种方式,在2000年以前,交易所大多是通过产品的创新、拓展国际会员网络、提升交易所的国际竞争力。2000年之后,国际交易所掀起了跨境并购的热潮,有的交易所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股权合作的方式迅速扩大影响力和规模,涌现了多家全球性的国际交易所集团,从交易所的发展经验来看,国际交易所的国际化发展模式存在多种方式,多种方式之间有哪些优劣,另外如何看待国际交易所和当地交易所之间的竞争合作关系,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可以分享。

  从李小加总开始,各位交易所老总来依次回答这个共同的问题。

  李小加:我觉得过去这些年全世界的交易所首先要想清楚股票交易所和期货交易所,或者说大宗商品交易所,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股票交易所一般来说都是当地交易所,以“地头蛇”为主的当地的公司、当地的投资者加上国际的投资介入,因此股票交易所在全世界有将近100个,这种交易所一般都不会全球化,一般也不会因为股票交易所互相的有大规模的兼并收购,除非是在本市场之内,比如说美国的众多交易所最后变成两大交易所,然后现在有大量的电子交易所。国际上的兼并收购来看,传统的因为股票而大规模扩张的不大。但是FICC由于是对一个货币定价,对一个市场的大宗商品定价,这是全球化的,因为美元是强势货币,然后有欧元、日元,所以在FICC上应该是全球将来就变成5—6家全球交易所,今天大家基本上要么是为美元定价,要么是为欧元或者是日元定价,所以我认为交易所兼并收购的趋势,就是股票交易所继续以大量的数量存在,债券交易所、大宗商品交易所在未来10年将会集中在五六个全球的交易所,所以对我们在座的内地交易所、香港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东京交易所来说,我们怎么样能够成为一个在亚洲时段具有全球影响力的FICC交易所,这应该是未来交易所兼并收购的趋势。

  从港交所来看,我们在外面只收购了伦敦金属交易所,因为对我们来说,我们在FICC、债券、美元方面,不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和在座的几个已经成形的大规模交易所竞争,我们和内地交易所一起唯一的机会就是当中国的经济、中国的金融、人民币成为全世界的强势货币之一的时候,在这个大的过程中,全世界的人民都要拥有人民币资产,全世界的公司都希望用人民币的国债作为它的现金管理工具,不是简单地投资的时候,人民币的国际化有可能重塑全世界的FICC交易所的市场格局,使得能够在亚洲时段产生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FICC交易所。股票交易所方面,上海、深圳是中国最大的交易所,香港是跨境中外结合的交易所,菲律宾也永远会有它的股票交易所,泰国也会有它的股票交易所。要是由一个股票交易所来统领全球,这是没有可能性的。

  冼显明:你们两位讲得太快了,我的华语不行,我就用英语来回答。

  我们是在世界的一个角落,如果我们也要国际化,那就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30年前我们要确保美元能够在所有的经济体都通用,用美元来进行资金、石油、国际商务的活动。谁是美元的中心呢?不光是纽约和伦敦,30年前美元的中心是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它就决定了如果要国际化,它就必须要确保他们可以获得美元,能够用美元来套保,所以他们在新加坡开办了一个交易所。建立起交易所的效果其实并不是以国际化为目的,国际化只是一个进程,它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是一个手段。李小加刚刚讲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一定会继续国际化,这也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下一篇:做多人民币期货合约 澳元短期看涨 | 云核变量本周操盘攻略 上一篇:金山论期:夜盘及10月22日商品期货操作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