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新华富时声言:强力反驳“侵权行为”描述

文 / 维胜金融2018-12-06 20:28

新华富时声言:强力反驳“侵权行为”描述-期货频道-和讯网......

  新加坡将于9月5日上市首个中国A股股指期货———基于新华富时A50指数的股指期货,但此举受到中国有关部门的阻击。沪深证券交易所信息公司昨日证实,已向A50指数编制商———新华富时指数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分别起诉其违约和侵权,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已正式立案审查。

  上证所信息网络公司有关负责人昨天向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证实,该公司已接到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的正式通知,法院认为起诉程序符合法律,准予受理。目前,该案正在立案审查中。

  据了解,上证所信息网络有限公司起诉的理由是:新华富时违反了“保证不将全部或部分上证所证券信息传播到许可证指定以外的任何单位和个人及用于许可证指定以外的任何地方和用途,也不得许可他人使用和开发衍生产品等义务”的约定。

  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起诉的理由则为直接侵权,因为在新华富时A50指数构成中,还包含有在深交所上市的股份,而新华富时至今尚未取得深圳信息的授权。

  新华富时:不具诉因

  被推上被告席的新华富时公司昨晚向早报发来简短声明:“新华富时认为此案不具诉因,并将进行强有力的辩驳。我们不认为这一事件将对我公司业务产生影响,同时我们将继续编制新华富时中国A50指数。”

  声明还表示,新华富时指数公司将一如既往,履行把国际标准和做法引入中国市场的使命,并通过提供最符合市场需求的投资工具来促进中国市场的发展。

  但对于不具诉因的理由及如何辩驳,新华富时没有做出更多的解释。新华富时内部工作人员则解释认为,公司编制指数是在“许可的范围内”,不存在侵权的问题。

  新华富时市场部负责人昨日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新华富时董事长、身在伦敦的麦思平将于今日与国内媒体进行电话沟通,对此事做出进一步的回应。

  麦思平昨日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态称,新华富时将继续推进中国A股指数期货的推出。新加坡交易所昨日也表示,尽管在中国国内面临司法挑战,但交易所仍将推进新华富时A50指数期货合约的计划。

  新交所“爱好”

  新加坡交易所素来有抢先上市他国(地区)股指期货的“爱好”。1986年9月,新加坡抢先于日本推出日经225指数期货。两年后的1988年,大阪交易所才上市日经225指数期货。1997年,新交所故伎重演,抢先推出我国台湾市场的指数期货———摩根台指期货。之后的1998年7月21日,我国台湾期交所推出了第一个合约———台湾证交所股价指数期货合约。

  因为具有先发优势,新交所在这两个产品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对该品种股指期货的影响力都不容忽视。

  然而,新交所却在香港股指期货方面却“栽了跟头”,这也是国内诸多专家认为可以采取约束性手段,阻止新交所先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上市A股指数期货的理由之一。

  1993年3月,新交所首度推出香港股指期货合约,但因无法和香港目前交易的恒生指数期货竞争,于1997年8月中止交易。但新交所在1998年11月23日卷土重来,其新产品摩根(MSCI)香港指数期货与香港期交所的恒指期货有99.995%的相关性。

  为了应对新加坡的挑战,香港采取众多防范措施,其中包括削减交易费用等等,但最有效的手段是一度阻止路透社向编制指数的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MSCI)提供即时报价,以使新加坡的香港指数期货交易受阻。2004年交易数据显示,当年香港期交所恒指期货交易量为860万张,但新加坡市场几乎为零。香港期交所成功地“抢回了”股指期货的主导权。

  相关报道:专家:关键在于A50指数合法性

  早报记者 陈其珏 实习生 孙晓旭

  新加坡欲抢先推出以中国A股股指期货一事,在国内市场引发激烈争议。部分观点认为,此举将威胁中国金融市场的定价权和金融安全,为此有必要阻止新加坡交易所“抢跑道”;但也有专家指出,让制度更完善、更规范的新加坡交易所来做股指期货也未必不可。

  “这肯定会对国内市场造成影响,并可能削弱中国对A股市场的定价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韩高峰昨天在接受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内市场和新加坡交易所分别准备推出的以A300和A50指数为标的的股指期货孰优孰劣并不重要,问题的关键在于谁先推出这一期货,因为先推者肯定会占先机。

  他认为,一旦新加坡交易所抢先推出A股股指期货,会给投资者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同时,由于新加坡本身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金融贸易中心,,该期货产品可能迅速在市场上获得稳固的地位,其影响力将盖过国内的股指期货产品。一旦出现这一幕,新加坡交易所将在很大程度上拥有对中国A股市场的定价权,实力雄厚的外资机构也可借此操纵我国股价。

  东银期货公司副总经理刘仲元认为,新交所在股指期货上的“抢跑道”行为,将给我国的股指期货乃至证券市场造成重大的负面作用,选择阻击方式无可厚非。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国际上的指数产品通常是完全的市场化运作,由第三方提供。而我国目前是将具有官方背景的中证指数公司编制的沪深300指数作为未来股指期货的标的指数,由第三方编制的指数均被排斥在外,这是导致新华富时此次与新加坡交易所达成协议的一个原因。

  “在双方合同约定不清的情况下,中国拥有对此案的管辖权。”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曲峰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按照我国《证券法》规定,证券交易所是证券交易信息的专有权人与管理者。

  他指出,此案的关键在于A50指数的合法性。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新华富时只是取得了上证所授予的指数编制权,无权将指数挪作他用。此外,A50指数涵盖了目前国内A股市场的50支蓝筹股,其中也包括在深交所上市的股票。但新华富时只和上证所签订了《证券信息使用许可证》,因此新华富时在此案中还涉嫌越权操作。

    

下一篇:许哲、陈世亮、郭谊谦,人民币、A50交易机会分 上一篇:做一手国债期货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