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中国原油期货来了,定价权的支点在哪里?

文 / 2017-06-27 14:23

......

 

 

2017年5月11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发布《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章程》、《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交易规则》,以及其他11个业务细则。这标志着中国原油期货上市迈出了实质步伐,距离正式推出指日可待。

 

原油期货的推出,旨在争夺原油定价权,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加快国内石油行业市场化改革。从期货市场的经验看,一个品种上市是否能发挥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作用,服务实体经济,避免脱实向虚单纯炒价格,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在现货贸易中以该期货品种作为定价依据的市场氛围。

 

笔者认为,随着市场化步伐加快,国内成品油销售领域反而可能比国际石油贸易更容易接受以中国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定价依据,从而倒推中国原油期货更好地被世界石油贸易领域接受,成为重要的定价依据。

 

 

 

中国原油期货得到认可需时间

 

 

现阶段,世界各大石油公司在交易过程中基本以WTI、布伦特、阿曼、迪拜等油种作为计价依据,这些油种均为单一油种,在长期的贸易过程中已经确定了相应的市场定位和与其他油种的升贴水幅度。

 

中国目前推动上市的原油期货标的为中质含硫原油,是一个很宽泛的范围,中东北非流向亚太地区的很多油种均在此范围内,各品种与国内期货市场价格之间的升贴水如何认定,以及升贴水是否能实时反映某油种的供需情况将是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要面临的巨大挑战。

 

国际石油公司熟悉、认可上海能源交易中心制定的升贴水需要一个过程,在认可之前,即便中国石油公司大力推动原油贸易以中国原油价格作为定价依据,国际石油公司仍将大概率处于观望和试水的状态。除此以外,以外汇参与中国原油期货交易将存在一定的折算率,这对于缺少人民币配置的国际石油公司来说,一定程度上也会降低其参与热情。

 

 

 

期货市场宜先对接油站,普及国内定价权

 

 

根据2017年5月发布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改革的若干意见》,将深化下游竞争性环节改革,提升优质油气产品的生产供应能力。成品油零售限价预计未来将逐步放开,加油站经营企业根据运营情况自主制定销售价格。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炼油能力已达7.5亿吨/年,全年汽柴油表观消费量为3.13亿吨,较2015年下滑1%。若按照65%的汽柴油收率和70%的炼油开工率计算,我国炼油行业炼力过剩约1.38亿吨。尽管汽油目前仍是拉动国内油品需求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在特斯拉、共享单车等新型交通工具的冲击下,汽油消费增速也呈现放缓趋势。

 

成品油行业严重的产能过剩状态,造成了明显的买方市场,加油站议价能力强。以北京为例,92#汽油目前零售限价为6.5元/升,油站采购价格基本在4.5元/升左右。高价差给加油站经营企业留出了巨大的降价促销空间,以争取市场份额。2017年以来,市场龙头中石化出于自身经营战略考虑,加入降价促销大军,中石油、中化、中海油、壳牌等纷纷跟进,价格战硝烟弥漫,愈演愈烈。

 

 

 

 

根据上述情况分析,成品油零售限价的放开,将对成品油销售领域产生深远影响。

 

首先,加油站行业价格战将长期出现。成品油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取消零售限价会导致加油站企业在原油价格上涨时互相观望,在龙头企业上涨幅度基础上制定一定折扣率,原油价格下跌时主动降价,为了扩大销量争相比拼降价速度。这就导致零售价格易跌难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不改善,价格战很难停止。

 

其次,加油站调价周期将明显缩短,调价频率将明显升高。现行的成品油调价机制为每10个工作日调整一次,由原来每22个工作日调整衍化而来,预计未来将逐步变为油站业主每日根据经营情况变动挂牌价格,甚至不排除实时变动挂牌价格。

 

第三,成品油产能过剩的压力将从贸易端(分销端)传导到零售端。国家制定零售限价,油站企业销售价格固定,采购价格浮动,产能过剩压力集中在贸易端(分销端),如果国家不参与零售限价制定,则零售变成纯市场化行为,虽然油站企业仍处买方市场,但成品油供应过剩的压力也将朝零售端渗透和传导,过去五年加油站的超高毛利状态将受到抑制和挑战。

 

国家取消零售限价以后,成品油销售行业迫切需要一个定价依据来重塑产业价值链。长期以来,中国的成品油零售价格一直与原油期货价格挂钩,从早期的布伦特、辛塔、迪拜三地原油均价到WTI、布伦特、阿曼,油品零售企业已经习惯参考原油期货价格来跟踪国内零售市场。中国原油期货在国内油品市场改革的关键时点推出,恰恰为油站企业的销售定价提供了良好的参考标的,同时也为油站企业参与套期保值提供了便利条件。在笔者看来,加油站也是现阶段唯一使用中国原油期货有现实意义的行业。

 

油站企业在日常营运以外,可以通过套期保值的手段来优化成本,锁定收益,通过衍生品工具的使用,也有利于油站企业开发多样化、差异化的客户服务产品,改变过去单一降价促销的竞争模式。因此,定价标的由海外原油期货价格变为国内原油期货价格,中国的油站企业一定更乐于接受和易于接受。

 

 

 

站稳油站阵地,才有推广基础

 

                         

 

如果油站企业的销售价格与中国原油期货价格挂钩,为了规避经营风险,则油站经营企业在采购过程中也会倾向于成品油“标定中国期货价格浮动计价+升贴水”的计价方式,炼厂、成品油贸易商(分销商)也势必采取此类模式作为产品销售定价公式。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炼厂、成品油贸易商(分销商)从海外市场采购原油、成品油的过程中,使用中国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定价依据的需求才真正迫切,从而才能倒逼境外石油企业使用中国原油期货工具。

 

否则,如果只是中国石油企业在境外贸易过程中推动中国原油期货的使用,一方面中国石油企业可能面临在购销两端计价规则不一致的情况,导致无法完全规避风险,中国石油企业的推动意愿下降;另一方面也缺少打破既有原油贸易定价规则的内生动力。

 

笔者认为,中国原油期货的推出与中国的石油市场改革发展相互促进,相互借力,互为契机。承载人民币国际化这一历史使命的中国原油期货的健康发展,需要从最终端开始推广和使用,而这又恰恰符合油站企业作为产业链最终端的自身诉求。

 

期货市场的成熟,以及参与主体的成熟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需要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做好顶层设计,同时也需要发改委、商务部等政府部门和行业内龙头企业的指导和引领。只有找好发力点,合力推动,才能使中国原油期货市场物有所值,物尽其用。

 

下一篇:商品夜盘及2017.6.27期货操作提示 上一篇:浅析沪铜期货远近月合约价差与铜价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