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蒜农蒜商“很受伤” 周期性魔咒待解

文 / 维胜金融2018-08-10 20:00

在“中国大蒜之乡”金乡县,李建发已种植大蒜十来年,历经过大蒜行情的起起伏伏。” 不过,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

(原标题:蒜农蒜商“很受伤” 周期性魔咒待解)

五六月份是大蒜收获的季节。烈日炎炎之下,蒜农们仍在田间地头忙着收割大蒜,大大小小的蒜商穿梭乡镇街道。在“中国大蒜之乡”山东省金乡县的主要街道上,满载着一袋袋大蒜的车辆来来往往。但一片繁忙之下,蒜农、蒜商其实“很受伤”。

辛苦一年没挣钱

6月6日下午,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金乡县鱼山镇某村。虽已是午后,但仍能感觉到烈日灼伤皮肤的痛。李建发(化名)大爷刚吃完午饭,准备下地干活。无奈烈日炎炎,只能先在地头树荫下和村里的老伙计聊着大蒜收成情况。

在“中国大蒜之乡”金乡县,李建发已种植大蒜十来年,历经过大蒜行情的起起伏伏。谈起今年的行情,李建发及村里的老伙计不时发出无奈的叹息。“价格跌的太厉害。”李建发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去年差不多2元/斤,今年每斤只有七八毛钱。这是近几年最低的价格了。

大蒜价格断崖式下跌,蒜农内心“很受伤”。“今年差不多没挣钱。”一旁的杨寿涛(化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称,现在一亩地大概能产2800斤鲜蒜。按现在的市场价格,能卖2000元左右。但成本太高,从种植到出售,一亩地的成本要超过2000元。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走访的几个村子看到,很多农户家门口整整齐齐地堆放着成堆的大蒜,上面简单覆盖防止大蒜水分过快蒸发的草帘。“大蒜存放时间很长了。价格太低与成本不匹配,只能压着不卖。如果能稍微涨点就卖了。”肖云镇晁庄村蒜农张三友(化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辛苦劳作一年没挣到钱的不止蒜农,销售商的日子也不好过。每年五六月份,王新荣(化名)都会做大蒜经销生意。不过,今年转行开出租车谋生。“相比前两年,现在大蒜种植量太多,供过于求,价格走低。没有利润,所以今年不做大蒜生意了。”王新荣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相比王新荣的撒手,当地大蒜经销商赵先民(化名)的顾虑更多。“库存还有三千多吨。目前市场价格较低,不敢大规模收购,担心很难卖得出去。最近收购来的大蒜基本都是公司员工家里种植的,先解决自己人的大蒜滞销问题。”

引导蒜农合理种植

对于今年大蒜价格的剧烈下滑的原因,山东聚汇集团总经理、原金乡县大蒜产业信息协会常务会长杨桂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过去两年大蒜价格大幅上涨,高价诱惑之下,蒜农纷纷扩大种植量。除主产区外,其他区域也在大量种植,供应过剩严重。

农科院某研究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农民缺乏有效信息引导,盲目种植,同时农业生产本身具备周期性,如果市场供求信息不畅,生产和消费容易严重脱节,造成农产品滞销。

从目前情况看,,农产品市场迫切需要加强信息引导。“难点在于如何引导蒜农合理种植。”杨桂华说。

为破解这一信息“死结”,上述研究员指出,各级政府部门应加强开展农业监测预警工作,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变事后调节为事前引导。同时,让各个环节合理分享利润,避免农业生产的盲目性。

基于类似考量,金乡县借力大数据等互联网技术整合大蒜产业,建设了涵盖全国大蒜产区的信息平台,为大蒜产业健康发展提供了生产决策参考。“从大蒜种植,到上餐桌,整个数据都有。对整个链条上的数据进行整合,形成数据模型对市场进行预判,指导后期的大蒜种植和销售。”杨桂华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2017年5月,从事大蒜大数据服务的济宁市中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其运营的中蒜大数据中心旨在为大蒜产业链提供实时的综合数据。

大数据技术应用难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给大蒜业发展带来了机遇。通过市场终端需求量化指导生产,解决农产品市场信息传送的滞后的问题。但对于金乡县的蒜农而言,这些技术似乎还没有起到作用。

杨桂华说,“金乡的大数据应用仍处于初期阶段,还存在各种问题。比如,种植、质量监管、销售等大数据应用不成熟;数据采集、建模、分析需要巨大的人力、财力支持;农业大数据各成体系,海量数据缺乏统一的整合平台,用户体验差。”

不过,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了解,多数蒜农对大数据没有兴趣,对大蒜大数据的生产指导作用不了解。“种了这么多年大蒜,都是靠经验。”李建发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总是希望能赶上行情好的年份。

“如果蒜农掌握了数据,对市场供需变化情况了解更多,可以合理规划种植面积,减少市场的周期波动。”杨桂华坦言,从目前情况看,大数据要深入到蒜农差距仍很大。

下一篇:蒜价断崖式下跌背后:价格跳水超五成 蒜农勉强保本 上一篇:2018年8月7日丰县大蒜价格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