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学堂 > 详情文章

股债走势分化 股指或将阶段性反弹

文 / 维胜金融2018-08-12 04:06

截至周四,上证指数年内跌幅已逾15%,接近2016年1月低点,存在技术修复需求。从内在驱动来看,股债所面临的宏观核......

  截至周四,上证指数年内跌幅已逾15%,接近2016年1月低点,存在技术修复需求。

  从内在驱动来看,股债所面临的宏观核心矛盾仍在内部,即去杠杆与防风险的动态平衡操作。因外部变量的强化,下半年动态平衡操作将由上半年的单向去杠杆转向去杠杆与稳增长并行,政策边际预期改善。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即结构性宽信用是货币政策微调的重点,结构性宽信用或集中于宽货币定向指导领域内,定向领域既有总量和结构稳增长部分,如基建、先进制造业、消费等,也有结构去杠杆的托底部分,如债转股、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等;结构性宽信用有助缓解信用风险失控和经济下行压力过大预期,对股指形成阶段性底部区域支撑。

  相对结构性宽信用,边际宽货币空间或已有限,目前银行间流动性宽松,市场利率与政策利率已近倒挂,或触及政策削峰填谷底线。同时,中美1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持平,汇率贬值也将抑制宽货币空间,宽货币边际收缩压力将增强,国债期货阶段性上行驱动或减弱,边际调整压力增大。

  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全球制造业PMI已与2017年12月见顶回落,中国制造业PMI处于22个月运行区域底部,国内政策应势调整,为逆周期调控和托底工具,非逆转经济运行预期,因此经济下行预期也将抑制国债期货调整空间。

  综合而言,目前宏观环境处于经济下行与政策托底之间的预期博弈状态,经济下行压力在8—10月期间表现温和,11—12月或有强化;政策后续微调空间在于结构性宽信用空间,宽货币空间将收窄,股债走势将继续分化,,股指存阶段性反弹可能。

下一篇:国债期货服务实体经济意义渐显 上一篇:[期货新闻]基本面疲弱束缚 油脂趋势性上涨行情